《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6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他浑身长嘴都说不清,家族不得不动用关系把他调回京都,挂了一年半闲职重新下来。家族方面的考虑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再说想要今后仕途有大发展,履历必须齐全,少不了基层县长、县委书记等经历。还有,高层众所周知于家在双江吃过亏,如果于铁涯能凭自身实力站稳脚跟,无异为今后重用加分。”
  “不过于家明知跟我有过节,偏偏把要培养的子弟送来,岂非伸脖子挨刀?”
  爱妮娅叹道:“不是被陈冒俊事件搅得天下大乱么?本来高层之间达成默契,等省市县三级换届时,你家一个,我家一个,不欺公平地往基层安排自家人,于铁涯的首选也不是黄海。可陈建冬那个愣头青搞什么暗杀,连带着把陈冒俊几个都抓进去,打乱了原来的部署。为防止后面再发生变化,于家宁可抢先将于铁涯安排到位,选来选去,似乎最容易出政绩的地方就是黄海。”
  “很好,我会好好配合他的!”方晟咬牙切齿道。
  “别乱来!”爱妮娅警告道,“之前我就说过,于家固然做得过分,也有人家的道理,你不可以因此跟于家结仇。还有,于铁涯是赵尧尧父亲的哥哥的儿子,是于老爷子最看重的长孙,得罪他等于挑衅整个于家,后果你自己掂量。”

  “说说而已,邱海波呢?”
  “京都邱家,赫赫有名的红色贵族之一,与于家既有合作也有竞争,关系扑朔迷离。邱海波在海外留学后一直在发改委任职,提拔到副处级后也应该混基层工作经历了,便选择到双江,本来他想到县里任县长,省里酝酿后认为他基层经验不足,不足担纲责任重大的县长一职,遂委任为相对务虚的副书记,所以某种程度讲他带着怨气来黄海。”
  难怪常委会上敢挑战曾卫华,原来是个不怕事大的主儿。方晟又问:
  “还有一位,樊红雨?”
  “团系干部,妙龄少丨妇丨,正当虎狼之年,你可当心点,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方晟哭笑不得:“瞧你说的,真把我当作色狼了。”

  “你的表现很象,”她轻轻一句旋即转开,“怎么说你面临真正的考验呢,这位也来自红色贵族——宋家,她是宋家第三代长子宋仁槿的老婆,当然樊家来头也不小,就是白家的冤家对头……”
  “哪个白家?”
  “你在装糊涂不是?白翎!当初白老爷子与樊老爷子指腹为婚,将白翎许配给樊静,如今双方都有悔婚的意思,又不敢开口,苦了白翎……”
  方晟抱头道:“老天,这关系也太……太乱了……”
  “乱的还在后头,赵尧尧与于家决裂,那桩婚姻流产后,你猜那位船舶专家娶了谁?邱海波的表妹!”

  “等等,让我静会儿!”方晟连忙叫停,梳理混乱的思绪后说,“你的意思是,空降的三位明里暗里都跟我不对付?”
  爱妮娅笑道:“谁叫你惹那些情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方晟气结:“我可是老实巴交的好人,从没招谁惹谁。”
  “关键是你动了别人的奶酪,不找你找谁?”
  “这次调整,省里……何省长怎么看?”

  “迫于压力,同时也为自身利益,台前幕后做了些交换,都在情理之中吧,”她说,“对于几大家族扎堆来到黄海,省市两级都很无奈,对外释放的信号是只要不影响黄海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随他们怎么闹腾。”
  方晟道:“神仙们不出手,那我放心多了。”
  “嗯,尽量别惹他们,但欺负到头上也不要退让,尽管奋起反击,具体把握个尺度就行,毕竟,如今你是地头蛇,他们再强悍也要礼让三分。”
  “唉,提到地头蛇我正头疼呢,黄海这边把我作为本地派代表了,好像不是好兆头。”
  “我觉得不错,”爱妮娅出人意料地说,“能成为某派势力代表人物,本身就是一种威望和信任,今后万一有人想动你,须考虑由此产生的影响,就象陈冒俊当了十多年本地派代表,若非自身不过硬谁奈何得了?”
  她总能从全新角度考虑问题,方晟暗自叹服,觉得跟她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两名副县长的任命隔了三天才下来,分别是:
  严华杰任黄海县副县长兼公丨安丨局长;
  任钟山任黄海县副县长。
  在外界看来严华杰以公丨安丨局长身份上挂副县长是顺理成章的事,其实没那么简单。市常委会研究时有人以严华杰年龄太轻、资历不够、提拔步调太快为由阻止,韩子学反驳说与黄海那几位常委相比,严华杰算什么?然后许玉贤顺势拍板,说我们就需要严华杰这样有冲劲、关键时刻稳得住的年轻干部。在两名常委力挺下,严华杰才勉强过关。事后韩子学打电话告诉方晟,方晟自然感谢万分,知道韩子学是报答自己在许玉贤面前说了好话。

  任钟山是市委书记秦阳的秘书,眼看秦阳快退二线,一直急着找个合适的位置,开始琢磨到黄海弄个副书记或常务副县长,没想到竞争如此激烈,连说话的份儿都没有,又不甘心到其它死气沉沉的县里捱日子,无奈之下只得委委屈屈弄个非常委的副县长。
  副县长配齐后,于铁涯随即召开县长办公会。
  黄海县原来属于经济落后地区,副县长配备职数也相应减少,只有一正六副,其中严华杰主要精力在公丨安丨局,不参与分管其它事务,因此五名副县长分工都比较吃重。
  会议主题是讨论县正府领导分工,其实一个萝卜一个坑,基本上早就落实下来,只不过以县长办公会形式书面确定并发红头文件。本来纯粹走过场的事,谁知会议刚开始于铁涯就开了第一枪,淡淡地说:

  “我看了前期正府班子分工文件,感觉方县长既负责常务分工,又抓景区管委会太吃力,是不是稍微调整一下分工给其他同志压压担子?”
  话音刚落,任钟山就附合道:“于县长太体谅下属了,大家都知道方县长原来在景区管委会干得很辛苦,如果再全面接手常务分工,确实压力太大。”
  会前于铁涯个别找过任钟山,暗示如果调整分工,将把金融、保险、烟草、盐业等热门系统分给他,任钟山长期在市机关当秘书,哪知基层权力斗争的弯弯道道,当即爽快答应。
  方晟轻飘飘道:“压力也是动力。”
  庄彬听出来了,于铁涯事先压根没跟方晟沟通,是搞突然袭击,意在削弱方晟的权力,当即跳出来说:“我反对!常务副县长分工范畴虽谈不上法定,也是很严肃而且保持相对稳定的,非但省市领导和相关部门知晓,县镇村三级基层组织和社会公众都了然于心,贸然调整将引起不必要的混乱,况且……”

  “好了,”于铁涯抬手打断他滔滔不绝,本来只是试探,根本没打算硬碰硬,遂道,“只是不成熟的想法,不行就算了……下面谈谈近期正府重点工作……”
  于铁涯率先发动的接触战经庄彬强硬反击,及时后撤,避免第一次县长办公会就撕破脸。但方晟已感受到对方内心满满的敌意,知道今后不可能和平相处。
  晚上回到紫金花园小区——即赵尧尧之前买的房子,现在已正式从三滩镇搬回来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