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6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本地派角度出发,用惨败来形容也不过分。虽说付连天和侯宫升明哲保身,避免受到陈冒俊等人牵连。但侯宫升原地不动,当前政法委的地位大不如昔;付连天转到政协岗位等于高高挂起,两人在常委会都处于边缘位置。
  紧紧跟随韩子学的方贵宏和凡镇宇双双被贬,这是官运,因为陈冒俊等本地派惹的祸太大,负面影响太恶劣,县领导班子里必须有人负责,他俩一个负责组织人事,一个负责纪委监督,只能作为替罪羊。退一步说到人大政协也不错,至少不用再勾心斗角成天算计。
  相比之下韩子学上任后大力提携的少壮派大放异彩。方晟众望所归拿到最有实权的常务副县长一职;房朝阳则如愿以偿担任组织部长;庄彬的常委副县长也自有所得;齐志建和郑冲原本只是副镇长,韩子学上任后青睐有加,以火箭般速度一步步提拔,虽不象方晟那样引人注目,但短短四年时间从副科级升至副处级,非普通干部所能及。不过有知情人指出,少壮派各有各的背景,只不过经韩子学的手提拔而已,进入常委会后心里都有一本账,未必象以前本地派那样劲往一处使,说不定相互之间还存在微妙的竞争。

  韩子学提拔为梧湘市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应该是意外之喜,一方面说明省市两级对他领导下的黄海经济发展成绩是满意的,虽然闹出陈冒俊等人的丑闻与大案,那是多年积弊,并非在韩子学手里形成;另一方面与许玉贤发挥的作用密不可分,因为方晟早从他嘴里打探到对韩子学印象不错,关键时刻常委会有没有力挺,效果肯定大不一样。
  至于杭真,他的心态很复杂。他的家就在梧湘,此次调回市里在中枢机关担任副秘书长,还从副处升为正处,按说应该知足。可他隐隐知道,同为正处级,副秘书长与县长相差甚远。往小里说,副秘书长只分管正府里面几个科室,上面还得看秘书长、分管副市长的脸色,而县长负责全县行政事务,即使县委书记一把抓的组织人事也有权干涉,可谓位高权重;往大里说,象他这样四十多岁年龄,在县长位置上还有提拔的想象空间,而副秘书长,大概就这样干到退二线了。

  在空降部队中,黄海官场只对曾卫华和蒋树川闻知一二。
  以前黄海干部都说韩子学难伺候,作风霸道,曾卫华要加个“更”字。他的根据地在梧湘市万水县,从镇长、局长、县长到县委书记,几乎每年干部测评里都有一句话:
  希望该同志加强班子团结,注意处理好上下级关系,多思考、采纳同事的意见建议……
  奇怪的是风评如此恶劣,考察意见如此之差的他,居然稳当当在万水县当了六年县委书记。若非此次要为省委组织部重点培养干部腾位置,还会继续稳坐钓鱼台。
  梧湘市常委会最终拍板曾卫华任黄海县委书记的理由也很奇葩:此次黄海县领导班子外来干部多、年轻干部多,基层经验和领导经验都有待提高,需要有曾卫华这样老成持重、有多年县委书记经验的老同志压住阵脚、把握方向。
  可明知会造成这种局面,为何一下子空降五名新常委?所有人都似乎有意无意回避这个问题。
  蒋树川原是梧湘纪委监察二室主任,外号“蒋铁板”,形容他尤如铁板一块,不听任何说情、打招呼,哪怕自己的分管领导出面都不管用。监察二室主要负责市直机关和国企,近几年虽没出大案要案,但凡他经手的案子都办得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他的性格决定了在官场上不讨巧,关键时刻没人力挺,年近五十的他几乎注定仕途止步于监察室主任。然而市常委会讨论黄海县纪委书记人选时,在达成共识从梧湘空降的前提下,有人提出蒋树川,理由是黄海局势错综复杂,对于讲究自主性和独立性的纪委,需要有蒋树川不讲情面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好同志。
  很奇怪,之前确定每个人选都经过激烈争论,反而是毫无背景、没向常委会成员打过招呼的蒋树川全票通过。
  由此可见曾卫华和蒋树川是梧湘市委寄予厚望,作为黄海领导班子中流砥柱来看待的。
  那么空降部队的其他三位——于铁涯、邱海波、樊红雨又是什么来头?
  黄海官场没人知道。
  大家只从丰部长在大会上的简介中隐约猜到于铁涯可能在某县担任过领导,具体职务不得而知;邱海波和樊红雨都来自京都,至于哪个衙门出来的,原来是什么职务,都是秘密。
  年龄倒是确定的,于铁涯36岁,邱海波35岁,樊红雨33岁——作为女干部,这个年龄非常罕见,况且她身材高挑,相貌端庄标致,具有典型京都传统世家的那种大家风范。

  加上方晟32岁、庄彬37岁、房朝阳38岁、齐志建36岁、郑冲35岁,四十岁以下的常委竟占了8人,难怪梧湘市委对过于年轻化的领导班子忧心忡忡,一反常规火线提拔49岁的蒋树川。
  此时坐在主席台上的方晟与台下所有干部一样,对于铁涯等三人的情况一无所知,更对曾卫华的领导风格、施政方向摸不着脑袋,不过他心里有底的是,顶多到晚上,爱妮娅会把空降部队所有人的底细打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突然而来的人事调整,事先全无消息,可见省市两级保密工作做到实处,也说明这次调整的重要程度,既然上层如此重视,更透折出于铁涯等三人来历不凡。
  眼看沿海观光带雏形已成,森林公园运营顺利,都跑过来抢胜利果实么?方晟不由掀起一阵反感。

  丰部长宣布结束并提出几点期望,接下来韩子学、杭真两位离任的老领导作告别演说,新上任的常委则表态发言。由于事前均无准备,且此次调整情况特殊,所有发言的都抛却往昔长篇大论,仅按官样文章简单客套几句,表下决心而已,四十分钟后便散了会。
  送走丰部长一行,县委办和正府办两办主任忙得焦头烂额,紧急安排县领导们的办公室,外地干部还要准备宿舍,手机、电话打得发烫。曾卫华却突然通知所有常委立即开会!
  这会儿是上午十一点四十,离下班只有二十分钟,他居然召集开会!
  方晟明白,曾卫华是要显示县委书记的权威,给常委班子来个下马威。没说什么,捧着茶杯来到会议室。
  长长的会议桌正中,曾卫华的位置空着,按惯例左右应该坐县长和副书记,然后正府任职的依次挨县长往后排,县委任职的挨副书记往后排,发言也是如此,从高到低,职务级别相同的资历在前,这是官场规矩。
  可空降部队没按规矩坐。于铁涯、邱海波和樊红雨三人坐在一起低头谈笑,蒋树川面无表情坐在旁边,仿佛睡着了似的。对面则是庄彬、房朝阳、齐志建和郑冲,示威似的也小声开着玩笑。

  方晟心里“格登”一声,暗想这可不是好兆头。遂默默挨蒋树川坐下,接着侯宫升等人进来,见此阵势也颇为惊诧,各自挑个位置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