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167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目光一直留在靳容琛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炙热的原因让靳容琛有所察觉,他睁开眼睛,一下子受不了这光亮,一会儿才缓过来,入目的便是纪曼平静的脸庞。

  “靳容琛,你让我知道了你对我的恨,究竟到了哪个地步!”
  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靳容琛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他见过生气的,开心的,隐忍的,见过很多种的样子,唯独没有见过如此平静的她。
  纪曼当着他的面把衣服穿上,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也不给他一个眼神,直接离开了酒店。靳容琛觉得心里一阵空荡,还有些疼。
  纪曼回到了自己租房子的地方,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最后又来见纪一兰。纪一兰正在化妆,看见纪曼一脸平淡得跟死人似的脸说道:
  “几十年不见你来一次,你这又是怎么了?”
  “我想离开。”
  “离开?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只要可以远离这里。”
  纪一兰听纪曼这么说就知道纪曼估计是受什么刺激了,或者说发生了什么大事。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脸严肃的对纪曼说道:
  “我不同意!纪曼你可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我现在又是什么处境!”
  纪一兰的计划还没有完成,纪曼对于她来说还有很大的重要,让纪曼走了这怎么可以。她的这话听在纪曼的耳朵里,是那么讽刺,为了完成她自己的计划,不顾自己女儿的意愿,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纪一兰都不曾询问一句。
  纪曼笑得苦涩,不说话,转身离开。纪一兰看着她的背影,拿出手机拨通靳容琛的话,响了许久才被接通,那边的声音冷漠而且十分不耐烦。
  “说!”
  “靳容琛,纪曼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怎么了?”
  “她说她要离开,一副没了魂魄的样子……”
  她的话音还没落,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纪一兰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想好歹有人会阻止纪曼离开,也就放下心了。
  那边靳容琛挂掉电话后拿起西装就往纪曼住的地方去。哪里已经人去楼空,凡是关于纪曼的东西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又开车追到机场,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失神的纪曼。
  她拉着个行李箱,在人群中排着队,他想上前拉住纪曼,最后只是紧了紧双手,在远处看着她。他亲手把她送到别人的床上,虽然最后没有成功,可是换做任何一个有尊严的女人都无法忍受。

  一直到纪曼登机,靳容琛的眼神都还留在她的身上,人群中的纪曼好像有了感性7似的回过头,可是等回头的时候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飞机很快就起飞了,,靳容琛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飞机失神,直到最后消失在他的眼里,他才回过神。
  也罢,这里的战火硝烟的地方终究是不适合她,走了也好,远离这里的纷争,到那边她或许会过得更开心!靳容琛此刻的心里根本没有想到要不要报复,他只是希望纪曼能够远离这里的一切。
  纪曼望着窗外的风景失神,手机关机之前她给杜子越发了一个信息说自己要去美国。所以经过长途飞行后下飞机便看到了接机的杜子越。
  他笑得温和,对纪曼的到来感到非常开心。而纪曼见到他后,扑在她的怀里不管不顾的哭了起来,像是要把这么久以来受到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
  周围的人充满好奇的看着她们,对眼前的这一幕感到非常不解,有的人看杜子越的眼神非常古怪。这一幕让杜子越有些尴尬,手足无措的看着纪曼,宽慰道:

  “我的小祖宗,你别哭了行不,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怎么了呢。”
  纪曼抬起头,抽抽搭搭的说道:
  “我现在是真的没有人要了,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只有靠你收留了,”
  “当然可以了,只要你不嫌弃。”
  听了杜子越的话纪曼这才破涕为笑,只是不管怎么做,脸上的忧郁怎么也散不了,杜子越把她安排在了酒店。原本想要给纪曼找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可是纪曼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只好找了机场最近的酒店,安顿纪曼。
  “你还不走吗?”
  安顿好纪曼后,杜子越一副不打算走的样子,刚刚听杜子越只要了一间套房,他不走,难不成两人睡在一起。

  看纪曼的那个样子就知道纪曼想歪了,无奈的弹了弹她的额头:
  “想什么呢,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走,蠢样子,不小心迷路了怎么办?”
  “杜子越!你找死是吧。”
  纪曼气急,竟然敢说她蠢,杜子越这才笑着打哈哈,一副认怂的样子说道:
  “别,我错了,我真不放心你,我在地上将就一晚,明天带着你去熟悉环境,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纪曼当然相信杜子越的人品,他都这么说了,自己自然是不好推脱的。就这样,一个床上一个床下,一夜无话。
  这一个晚上有人睡的好有人睡得不好,杜子越虽然不知道纪曼为什么来美国了,可是那样子多半是跟靳容琛有关。这让他的心里,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笑,纪曼如今就在他的身边。哭,能让纪曼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靳容琛。
  纪曼也说不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停留的是靳容琛那张冷酷英俊的脸,以及自从两人相识后一路过来的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样,不断的回荡着,最后留下的,是靳容琛把她送到张友的床上。

  想到这里,纪曼的眼角不自觉的滑下泪水,心里一片苦涩,一片寒冷。怀着这样的想法,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杜子越昨晚保持着什么姿势睡的,第二天醒来还是什么姿势的,恬静的画面给人一种现世安好的感觉。没过多久,杜子越也醒了过来,像是没有习惯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一般,发愣了半天才回过神,笑得有些傻。真好,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喜欢的人。
  “噗嗤,怎么了?思春了不是?笑得这么邪恶。”
  “对啊,思你,你要不要让我思嘛。”
  两人带着玩笑的打趣让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起来,原本都还有些不自然,可是这么一开玩笑,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一般。
  “啧啧,杜子越,你还真是个正人君子啊,我还在想着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第二天怎么收拾你呢,唉~”

  纪曼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杜子越什么人是什么人品,他自然还是可以相信的,要不然的话昨晚她就不会同意他和自己在同一个房间里。
  纪曼还有心情开玩笑,证明比起昨天纪曼的心情也算好了些许,至少不会再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他也不会去问纪曼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纪曼愿意,肯定会告诉他,如果不愿意,他就不该多问,让纪曼徒增烦恼。
  日期:2018-07-07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