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5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车内有两名嫌犯,身高一米七三至七六之间,年龄四十五至五十五周岁;
  2、车子驶入金阳花园小区后被废弃,至警方找到这辆车时已拆得支离破碎,车内未能提取到有价值的指纹、足迹等。
  二是血案发生后从河滨花园别墅后门逃逸的灰白色面包车,在大街上超速行驶二十多分钟后,驶入最繁华的商业大厦地下停车场,由于内部监控资料均被人为破坏,刑警队根据停车场出口两侧监控判断,面包车里的几名嫌犯至少分坐两辆车潜逃。
  因为商业大厦车流量太大,几乎每分钟起码两三辆车出入,刑警队放弃了进一步调阅监控沿途追踪的设想。
  三是尽管刘华父子临死前的通话记录被删得干干净净,但刑警们破解刘桂文的小情人娇娇的手机密码,从里面找到三段语音聊天文件,从时间分析差不多就是案发当天与闺蜜的通话记录。
  第一段发生在下午三点多钟,娇娇带着哭腔说刘桂文居然打她,起因不过看不惯两个躲在她别墅的臭男人,而且打过之后正眼都没看她,急冲冲离开。她开始觉得依靠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不靠谱,打算过几天磨笔钱远走高飞。闺蜜则劝说世上哪有什么好男人,无非冲着女孩子的姿色而已,趁着年轻讨他欢心,多骗几个养老钱,三十岁后再找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嫁掉不迟。娇娇心情好了些,开玩笑说老实巴交的男人有什么错,非得跟我们这种烂女人结婚?

  第二段是傍晚六点多钟,娇娇说有人在别墅外跟保镖对峙,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担心和不安,似乎大祸临头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问闺蜜怎么办。闺蜜说男人之间的事女人少掺和,你只管反锁好门,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就行。这时娇娇含糊说什么地下室,钥匙几个词,然后匆匆结束通话。
  第三段也是最重要的一段,是娇娇临死前两三分钟的通话记录。她说保镖把两个臭男人藏进地下室,却把钥匙交给她,还说老板(即刘桂文)关照的。她亲眼看到刘桂文把守在别墅外的几个人请进客厅,觉得很不妥当——凭她混过江湖的粗浅经验,都感到几个人面带杀气,刘桂文为何如此糊涂?接着闺蜜问了句很重要的话:
  你认识他们吗?
  对于闺蜜的问话,娇娇似乎有些犹豫,先说刘桂文很少带她见朋友,偶尔一两次也都是建筑圈子里的工头、老板,上档次的几乎没有;然后说刚才为首的那个有点面熟,以前她在酒吧推销红酒时见过,也是做大生意的,好像还是某个县领导的儿子……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娇娇慌慌张张停止说话并将这段语音发送出去,显然,开门后她即将遭到当头一枪,一条青春鲜活的生命轧然而止。

  这段对话给了严华杰很大的启发,决心组织人手从头梳理得到的几条线索。
  既然之前漫天撒网的办法不奏效,严华杰认为不如反其道而行之,锁定两至三个嫌疑人进行定向追踪。名单自然胸有成竹,刘桂文和陈建冬、肖伟诚是众所周知的官二代,大手笔经商大把赚钱,只须排查案发当天陈建冬和肖伟诚的动向,便可复原现场真相。
  然而此时急于求成的严华杰犯了个错误。
  他太相信手下那班刑警队员,本能地不想让专案组参与。谁料到调查工作尚未展开,公丨安丨局大院里已传遍严华杰要动县领导的风声,耿规闻讯大怒,立即把他叫过去询问。严华杰当然不承认,一口咬定只是想围绕刘桂文身边朋友做些文章,耿规沉着脸说但愿如此。
  饶是如此,当晚严华杰还是做了些准备,将其中隐密而核心的资料悄悄移交给邱组长。夜里,严华杰办公室意外失火,大批资料和影音文件被付之一炬!
  耿规再度大怒,临时召开局党组会议,指责严华杰罔顾档案管理和安全常识,下班前不及时将办案资料交到档案室或证物保管室,造成重大损失,导致案情无法继续进行,鉴于严华杰所犯的严重错误,必须立即停职反省,待党组会议正式研究处分方案!

  听完严华杰的述说,方晟摇头叹道:“你确实操之过急,被对手抓住破绽一击成功,事已如此也没别的办法……耿规那个家伙是陈冒俊一手提携,从刑警队长到副局长、局长,然后在县常委会上为他争取到副县长的职务,你流露出要查陈建冬的想法,难怪他疯狂打压……”
  严华杰不安地说:“按照他在党组会上罗织的罪名,撤职、降级都有可能,我们之前的努力和心血将毁于一旦,怎么办?”
  方晟沉思良久,道:“不必紧张,处理你这样的副科级干部,单凭他耿规说了不算,我会找韩书记和方部长顶一阵子;同时再拜托邱组长把你借用到专案组,暂时避过风头,正好腾出时间全力追查陈建冬和肖伟诚。”
  “明知遭到局党组内部处理,还点名借用,好像有故意打脸的味道,专案组愿意为了我得罪耿规?”严华杰惴惴问。

  “我请白翎出面。”
  听到她的名字,严华杰顿时放下心来,坐了会儿,将杯里的茶喝完方起身离开。方晟拨通白翎的手机,她先是挂断,过了会儿才回过来,埋怨道:
  “夜里被你折磨死了,坐在飞机上睡得比猪还沉,连小宝哭闹声都听不到,还是空姐看不过去把我叫醒,到现在都腰酸背痛。”
  他得意地大笑,男人的自尊心得到极度满足:“谁叫你让我证明什么清白,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对了,这会儿在医院?爷爷身体如何?”
  “还好,爷爷看到小宝精神明显好转很多,刚才我还喂了他小半碗稀饭,”白翎欣喜地说,“前两天他米水不沾,连医生都觉得无力回天,看来小宝让爷爷振作起来了。”
  “那就好,你在医院多陪陪,老人家戎马生涯大半辈子,不就图个儿孙满堂嘛。”
  “好啊,你是不是暗示有你的功劳?”
  方晟道:“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呸!恬不知耻!”
  “有件事要麻烦你跟邱组长打声招呼……”
  方晟遂将严华杰的事说了一遍,白翎爽快地说:
  “没问题,邱组长这点面子还要给的,说不定过阵子我还回专案组呢。”
  方晟松了口气。白翎就这点好,只要是他的事一律无原则支持。
  见已过了正府食堂午饭时间,索性在茶馆订了个套餐,吃完后半躺着休息到上班时间,踩着鼓点再次来到韩书记办公室。
  他回报的重点自然不是严华杰是否违反办案纪律,而是隐约暗示陈建冬被列为调查对象,耿规听说后压着不让查,为此与严华杰发生冲突。
  陈建冬等官二代的不良行径,韩书记当然早有耳闻,不过政治家有政治家的难处,很多时候不能单凭满腔热血,更不可能打着正义和公道的名义为所欲为,而要权衡和算计,妥协与忍让。
  对于刘华父子突兀被杀,韩书记也怀疑陈冒俊等人背后搞鬼,但怀疑归怀疑,没有确凿证据摆在面前,县委书记绝对不能轻易表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