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51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来都是别人迎接他,他哪里迎接过别人!首长来的话,迎接工作自有其他人去安排,也轮不到他操心。这下碰上了要迎接同级别搭档这种事情,他一下子忘了也是情有可原。
  飞训基地值班室那边的军官何其聪明,哪怕根本就没派车命令,他也连忙回答道:“王参谋,车在路上了!”
  王国庆很自然的留下来陪着那几位校官等车,李牧招呼谢顺荣上了红旗H7,专职驾驶员李泽文一脚油门就先走了。
  “李校长,劳驾你亲自来接,过意不去。”
  车上,谢顺荣笑呵呵的对李牧说。
  他们俩坐在后排那里,中间是中央扶手,左翼柔软舒服,腿部空间足够大,坐着是很舒服的。李牧注意到的一点是,谢顺荣是自己走到左边坐在左边的位置上的。部队同样是很讲究座次的地方,左尊右卑。
  对于谢顺荣这种拿自己当老大的自觉性,李牧只是心里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按照党内职务算的话,他坐主位,那也是符合规矩的。
  听着谢顺荣假惺惺的话语,李牧心里叹气。这种款式下去,工作怎么搞。他越发的忧心忡忡了,他就是那么一个从来不为自己考虑的人,一心想着的都是工作。只要对工作有利,他不在乎你怎么瞧不起他。那么多年,除了在家人尤其是女儿这些事情上面他表现出霸道的作风,其他方面从来都是很好说话的。
  “谢政委,你客气了。咱俩是搭档,不存在这些。”李牧说。
  谢顺荣呵呵笑了笑,说,“是啊,咱们是搭档。李校长,你啊,我是久仰大名,说实话,上级派我来这里工作,我是有压力的。往后的工作怎么开展,我是想和你深入的谈一谈的。”
  李路道,“不急,你先安顿下来。上级决定建立海军航空兵大学,目的之一是为了满足海军航空兵部队尤其是舰载机部队的需求。说实话,时间是很紧迫的,任务是很重大的。咱们主官之间,确实的要好好的分配一下工作。”
  微微颌首,谢顺荣说,“嗯,是要的。李校长,你看这样行不行,马上召开个丨党丨委常委会,好好的谈论一下。当然,开丨党丨委常委会之前,咱们先充分沟通沟通。”
  “这么急?”李路一愣。
  谢顺荣笑呵呵的说,“我没关系的,一路都是专机,比之前坐火车好多了。”
  “呵呵,那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李路笑了笑说,已经可有可无的状态了。这个谢顺荣,上来就咄咄逼人。马上召开丨党丨委常委会是为了什么,李路不用分析都知道——下马威,确立他作为党高官的权威以及主导地位。
  这个工作没法干了。
  一路无话送谢顺荣到二号院,下车后,谢顺荣看见门口那里牌子上的“2”字,眉头皱了皱,指了指,问李路,“李校长,我住这里?”

  李路道,“是的。”
  谢顺荣摆了摆手,说,“这么大的院子浪费了,我孤家寡人的,随便搞个小套间就可以。”
  这是闹情绪了。
  还真的是闹情绪。
  谢顺荣心里在想着,我堂堂党高官,你让我住二号院,像什么话!但是很显然,作为高级干部之间的对话,他不可能直白的说。而且,话里话外他这么说其实已经暗示得很清楚,并且也很隐晦地表达了自己不满。
  换成别人,领会了精神后立马的就会作出调整,把一号院让出来。
  李牧还真的会让出来,一点问题没有,他从来不在乎这种面子工程。他李牧住在哪里,哪里就是一号院,同样一把枪在其他高级将领的枪套里是象征物,但是在他李牧手里就是杀敌的利器。
  牛逼不牛逼,与住几号院没关系,而在于具体的个人。
  李牧敢举着八一战术改对全军官兵说我李牧是个人战斗能力最强悍的,他谢顺荣敢吗,其他人敢吗?
  同样一支枪,不同的地方要看是拿在谁的手里。
  但是!
  此时此刻,李牧不会让出来。

  他-妈-的惯得你!
  李路笑了笑,说,“哦,谢政委的家属不过来?”
  谢顺荣顺着回答,“不过来,在京城带孙子。”
  “哦,那行,我让人安排个好点的套间,宽敞一些的,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院子,确实有些冷清,呵呵。”李牧说着就指了指那边忍着笑的李泽文,道,“给院部打电话,让他们赶紧的给谢政委安排个单人套间。”
  谢顺荣整个人都愣了,一口老血到了喉咙那里强忍着才没喷出来。这他-妈-的什么人啊怎么听不明白我意思!他差点就要开口说我的意思是让你把一号院给我这位党高官住你怎么就听不明白人话呢!

  可是这话怎么说?
  刚才可是你自己提出要求说要住套间的!
  这个郁闷,让谢顺荣胸口处的老血一上一下的,哑巴吃黄连的滋味也不过如此啊!
  这下怎么搞,看着李路真的下达了命令,谢顺荣是哭也哭不出来发脾气也没发脾气的理由,一口气堵在胸口那里,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李牧指了指干部小区那边,道,“谢政委,套间都在那边,中层干部住的地方,这样,小李先跟着你,配给你的车这几天是战术研究委员会裴主任在用,明天他的配车到了再给你安排,驾驶员你再挑一个。我还有个会,先走一步,回头再聊。”

  说完李牧就背着手走了。
  留下谢顺荣站在那里心里不知道作何感想。
  李泽文站在驾驶座边上的位置向木头一样等待着,心里却是笑开了花。这谢政委也真是的,也不打听打听咱们校长是什么人。什么都没搞清楚上来就给校长上眼药,这不是犯贱呢吗?
  尽管跟着李牧的时间不长,但是李泽文非常的清楚校长的脾气。他现在让人给谢政委安排单人套间绝对不是做做样子的!他是来真的!
  换成其他人,可能就是说说而已,哪怕是真的安排,到时候也会找个台阶顺势的让谢政委住进二号院子。这样既表明了自己不好惹的意思,也让谢政委有个台阶下。

  但是,李牧这里绝对不会如此!
  他会惯你?
  他惯过谁!
  问题是他这么做,你还没有任何理由去责怪。他可以说,那可是谢政委自己要求的啊,堂堂正军级领导干部不愿意住将军院子要住单人套间,我虽然很费解,但是对这种发扬风格的行为是百分之一百赞成并且支持的!
  谢顺荣想到最后,都有些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的冲动了。
  话已经说出去了,还能收回来吗?
  这样的话能收回来吗?

  好意思收回来吗?
  他的无奈与憋屈旁人很难想象。
  李泽文看谢顺荣在那里发愣了好一阵子,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请示道,“首长,咱们下面去哪里?”
  谢顺荣深深呼吸了一口,没好气的一挥手,“干部小区!”
  “是!”
  李泽文就赶紧的去开车门了。
  气得谢顺荣甚至忘了配车的事情——什么!我的配车给别人坐了让我先等着!?
  其实,他的配车就在那里,李牧这么说,是因为他的态度!上来就拿一把手的架子。李牧要是副校长,他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是别忘了,李牧是正校长,真正的行政一把手。这要是作战部队,军事主官无论如何都是比政治主官大一些的,尽管级别相同,甚至政治主官担任的是党高官一职。
  日期:2018-02-06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