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5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情况危急,没工夫磨蹭,”肖伟诚道,“快把他俩交出来,冬哥派人护送你离开黄海,再晚就来不及了!”

  “离黄海?我哪儿都不去!”
  “我爸和陈叔已经跟你爸说妥了,去英国,付家丫头在那边接应!”
  刘桂文惨笑:“在黄海我刘桂文还能混个人模狗样,到英国算什么狗屁?不去,我哪儿都不去!”
  肖伟诚是关键时刻有决断的人,否则陈建冬不会让他亲自出马处理这等棘手事,当即问了一句:

  “那两位你也坚决不交?”
  刘桂文道:“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肖伟诚眼中闪过一道杀气,抬手喝道:“动手!”
  几乎同时,肖伟诚带的三名手下闪电般从怀里掏出已装好消音器的手枪,象事先商量好似的一个瞄准一个,“卟卟卟”数声枪响过后,保镖们先后倒地,只剩下呆若木鸡的刘桂文!

  “你……你……你敢真杀……杀人……”他结结巴巴道,完全懵了。
  肖伟诚满脸杀气:“你以为现在还是喝茶聊天的时候?专案组已堵到小区门口,眼看就要抄家灭族!”
  他顺手夺过手下枪顶在刘桂文太阳穴,一字一顿道:“给你两秒钟,他俩藏在哪里?”
  见肖伟诚面色狰狞,双目赤红,知道他已杀红了眼,根本不在乎多杀一个,刘桂文怂了,低声道:
  “地下室……”
  肖伟诚恶狠狠道:“一起去,若看不到人,躺在地上的尸体就是你!”

  五个人往地下室方向走,走到半途刘桂文想起钥匙还在娇娇那里,遂敲开卧室门,等拿到钥匙,肖伟诚使个眼色,“卟”一枪,娇娇甚至来不及哼一声便气绝而亡。
  有刚才几位保镖的死,刘桂文对死亡已经麻木,顺从地带着他们来到地下室,打开防盗门,肖伟诚手下立即冲进去,里面只响起短暂的求饶和惨叫声,随即归于平静。
  “都死了,该护送我离开吧?”刘桂文木然道,此刻浑浑噩噩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己灌醉,什么都不想。
  肖伟诚微笑着点点头:“是的,现在轮到你了!”
  话音未落,“卟”,一颗子丨弹丨正中刘桂文额头,他双目圆瞪着肖伟诚,坚持站在原地两三秒钟才卟嗵倒地。
  “撤!”

  车子怒吼着箭一般冲向别墅区后门时,老黄和小李堪堪跑到门口,凭着职业敏感已嗅到浓浓的血腥味,知道一切都完结了!
  然而车子速度太快,加之天色已晚,连车牌号都没看清。
  六条人命全是枪杀,并且是很明显的杀人灭口,这是轰动双江省的特大命案,当晚县公丨安丨局灯火通明,副县长兼局长耿规主持的案情分析会,从晚上十一点开到凌晨五点。河滨花园别墅区更是全面戒严,刑警们在刘桂文家取指纹、脚印,做血迹分析,模拟行凶场景,并以别墅为中心调阅沿途监控。
  小区保安和彪形大汉也被连夜审讯,追查幕后指使,不过这种事正主通常不会直接出面,而是通过七拐八弯的关系,只能以妨碍公务、聚众行凶等罪名多关几天。
  警方向死者家属通报情况时,意外发现常委副县长刘华失踪!韩书记紧张万分,当即要求在全县地毯式搜索,直至凌晨三点多钟,东郊宾馆传来消息,发现商务套间有名男尸!
  韩书记亲自赶到现场,揭开殓布后不由两眼发黑:果然是刘华!
  刘华也死了!

  据初步勘查结果,刘华死于心脏病骤发,但随后刑侦专家发现他咽喉和手腕有青紫,衣服尽管熨贴但明显有整理过的痕迹,怀疑他被强制灌入导致心脏骤停的药物。
  宾馆方面说不清事情始末,商务套间是上午有人通过电话预定,傍晚两名戴着墨镜的客人先行抵达,服务员接待过程中并无交谈,还有位客人隔了四十多分钟赶到,同样戴着墨镜表情严肃。由于宾馆安全通道直达停车场,因此前台不清楚客人何时离开,乘坐什么交通工具。
  堂堂县委领导班子成员、常委副县长死于非命,且涉及前期调查的工程案子,对黄海、对县委书记的声誉不啻于一次沉重打击!
  韩书记夜不成寐,独自在办公室坐到天明。
  出乎意料,梧湘市委接到黄海县报告后,并未指责韩书记领导不力,也没委派新常委,仅要求县里做好统筹安排,维护社会治安和大局稳定。

  愈是这样,以韩书记为首的领导们愈是不安。几乎所有人都猜测梧湘市委对黄海的不满已达到极点,先是童彪接二连三掉链子,然后刘华捅出天大的案子,县委领导班子威信已降至冰点。因此梧湘市委不动则已,动则要有大手术,县常委班子面临重大调整!
  身为班长,韩子学自然责无旁贷,必须负领导责任。不过官场上领导责任最微妙,上级想保你的时候,领导责任后面加个“但”,然后说一堆推诿塞责的话,这事儿就算结束了;上级想拿掉你,领导责任就是天大的责任,给你上纲上线到原则高度,宛若一张巨网令人动弹不得。
  所以能否保住县委书记位置关键在于上面的态度,但此时“上面”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市委常委班子,当然书记和市长的态度最重要。
  论派系,韩子学身上没有任何标签。秦阳在梧湘历任市长和书记九年时间,性格不愠不火,基本是按规矩、按程序做事,与所有人都保持几分距离,没得罪什么人,也没大力提携过什么人。据称市常委班子里有一位,另外两位县委书记、一位县长号称是他的心腹,韩子学私下了解后关系也泛泛。至于许玉贤,除了上次与方晟个别谈话时仔细询问过,其它场合都是公事公办,没有对韩子学表露过特别的热情。

  其他市委常委,有两位与韩子学私交不错,关键时候也能说几句,事实上韩子学能从县长位置提拔到黄海当书记,就是那两位力挺的结果。不过做到厅级位置,凡事就得讲究分寸和火候,不能逆势而为。明知存在过失还硬着头皮说好,那种情况县常委会可能有,市常委会绝对不会出现。
  杭真也异常忐忑。按说老领导已打过招呼,可为什么这次不调整到位?县领导班子同时缺县长、常委副县长却不补到位,在官场是很罕见的。是市里没达成一致,还是对自己暂代期间表现不满意?杭真心里乱糟糟,简直无心工作。
  但最心惊肉跳的还数陈冒俊和肖治雄。昨晚险象环生完成了灭口行动,暂时切断刘氏父子身上的线索,谁知道那个见鬼的大数据分析系统又琢磨出什么问题?刘华死亡现场有无疏漏,肖伟诚整个行动是否留下破绽,都令他们提心吊胆。今早陈建冬还不知趣提起收拾方晟的话题,被陈冒俊训斥一通,说目前都得夹起尾巴做人,少招惹麻烦!
  相比之下其他几位常委略为安心些。
  事至如今侯宫升暗自钦佩自己让儿子从政是正确的,哪怕混得不怎地,只要经济方面不出问题,凭雷打不动的死工资足够混生活,总比刘桂文死于非命,陈建冬、肖伟诚几个惶惶如没头苍蝇好得多。自从为了方晟叛离本地派,虽说后来稍稍修补关系,但毕竟不如从前,也因祸得福避免卷入漩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