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2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没有想到会这样,所以萧晋那一拳的力气还是挺重的,实实在在挨了一下的谭小钺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深吸口气压**内翻腾不安的气血,刚要再冲上前去,却听邵念琼在这时又出声道:“好了,小钺,可以了。”
  谭小钺收起架势,忍了又忍,最终还是重重咳嗽了几声,小脸儿也由白变成了红。谭小戟慌忙上前扶住她,担忧地说:“姐姐,你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院吧!”
  与之前的声音口气不同,她这句话里充满了真挚的情感,其诱惑力自然也呈几何倍数激增,饶是萧晋已经看透了她的秘密,心中还是本能的一阵悸动。再看邵念琼身边的谭鸿鹿,眼珠子已经发直了,表情就像是下一刻便会冲上去将谭小戟抱在怀里疼爱一般。
  “滚开!”谭小钺无情的推开妹妹,冷冷地训斥道:“你的工作是关注我吗?”
  “对不起!”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谭小戟的脸上没有丝毫委屈,反而满是惶恐和惭愧,还向姐姐深深地弯腰致歉。
  “变态啊!”萧晋心中大呼,“这样逆来顺受又充满了诱惑的小美女,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你的身手不错,确实有资格不把老太婆放在眼里。”这时,就听邵念琼开口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打我的孙子了。”

  这老太太虽然不是那种会溺爱孩子的弱智老人,但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萧晋再次为自己接下这个活的难度苦笑一声,说:“他口出不逊,不但辱骂了我,还侮辱了我姐,也就是他的母亲。”
  邵念琼闻言脸色一沉,“小鹿,他说的可是真的?”
  “假的!他撒谎!”谭鸿鹿想都不想就辩解道,“孙儿只骂了他一个人。”
  邵念琼叹了口气,“小戟,两个耳光。”

  “是,奶奶。”谭小戟弯了弯腰,再抬起脸时,神色就变得无比冰冷,就像是突然被谭小钺附体了一样。
  只见她径直走到谭鸿鹿身前,又弯了下腰,说:“失礼了,少爷。”然后抬手就是啪啪两个耳光,声音清脆,显然并没有留手。
  萧晋仔细观察着谭鸿鹿的表情,见他羞愤的眼神里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兴奋,心中就暗道:果然,这家伙已经彻底迷恋上了谭小戟,还他娘的是个抖M,连挨打都像是在享受一样。
  麻烦啊!这谭家的一老一少都是麻烦!
  “萧先生,请坐。”邵念琼伸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沙发,又对谭小戟道:“看茶。”
  萧晋道了谢,屁股刚刚才在沙发上坐定,就听老太太突然说道:“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愿意在这儿待着,就陪老太婆说说话,不愿意的话,喝了茶就走吧!善芳让你来的目的,最好提都不要提,明白吗?”
  萧晋一怔,问:“您知道晚辈是来做什么的?”
  “还能是什么?”邵念琼轻蔑的笑,“难不成,你真是来给我看病的?”
  邵念琼的话让萧晋非常郁闷,却又无可奈何。华医难学难精,但凡名医,几乎就没有四十岁以下的,以至于一般人都会看人年纪来判断医生的医术高明与否,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句话,放在华医这个职业上都快要成真理了。
  也就是因为萧家的《养丹诀》足够珍贵,他才能小小年纪就通晓医理,这情况属于特殊中的特殊,天下间仅此一例,总被人看轻也是理所当然。
  “首先,老夫人您猜得没错,善芳姐确实拜托了晚辈劝您回家。”萧晋撇撇嘴,说,“其次,请允许晚辈向您孙子表示一下歉意,因为打他的那两个耳光里,有一个挺冤的。”

  “怎么个冤法儿?”邵念琼问。
  “在刚刚见到晚辈时,您的孙儿也认为晚辈不可能是华医,这才对晚辈有所侮辱。”萧晋淡笑说,“原本,晚辈以为那是他的劣性使然,现在见如此明事理的老夫人您居然也是同样的看法,晚辈才知道,他那样说是有情可原的。”
  邵念琼闻言一怔,随即便哈哈大笑。
  笑完,她盯住萧晋的脸,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道:“自从老太婆搬出来住,已经有二十年没有被人指责过不是了,萧先生敢当面骂我们祖孙俩狗眼看人低,真真是好胆!”
  说到这里,她伸出了手腕,接着又道:“来吧!老太婆倒要看看你是真有本事,还是胆大妄为!”

  萧晋叹了口气,掏出脉枕搁在老太太的手腕下面,苦笑着说:“晚辈真不该答应善芳姐接下这个差事呀!
  打了您的孙子不说,还让您先入为主的将晚辈给划到‘不待见’的那个范围里了,不过是为自己被看轻而表达了一下不满,就背上一个骂您‘狗眼看人低’的罪名,上哪儿说理去呢?”
  话说的幽怨,他切脉的手指却没有丝毫犹豫,所以邵念琼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仿佛下一刻,他的脸上就会开出花儿来一样。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萧晋的眉头高高一挑,收回手,没有先说话,而是拿起老太太面前的茶碗,掀起盖子闻了闻,才笑着说:“怪不得老夫人会看不起我,原来您也是位医道中人呀!”
  邵念琼脸上闪过一丝讶异,问:“此话何解?”
  “老夫人您这是在考我么?”萧晋收起脉枕,说,“您年轻那会儿肯定遭受过极大的痛苦和磨难,以至于身体气血都亏虚的厉害,尽管这几十年优渥的生活补回来不少,但仍然是不够的。
  平日里稍微劳累一点便会头昏脑涨,一点小病就能卧床不起,夏秋整日整日的昏昏欲睡没有精神,而在寒冷的冬天,守着火炉都可能会浑身发冷,一年四季之中,唯有春天万物显出生机之时是最佳的治疗时间。
  现在正值春日,您喝的茶水中又都是对您症状的补药,显然您也是非常了解这一点的,若非医道中人,又怎么可能?”
  邵念琼的眼中已经露出了赞赏之色,却还是说道:“这可不见得,老太婆已经病了那么多年,中西医都看过不少,各种药物也多到可以当饭吃,手里有这么一个药茶方子,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当然不奇怪,只是如果您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方子,现在就算还没有痊愈,起码也应该好的七七八八了,但按照您现在的脉象来看,离痊愈可还差得远。
  而若是您近期才得到这么一个方子,善芳姐不应该不知道,那晚辈自然也不应该不知道。”

  邵念琼呵呵一笑,揶揄道:“照你这么说,既然我懂医,为什么不早早的给自己开这个方子,偏要等到七老八十再治?还是说,萧先生认为老太婆是近期才医术大成的么?”
  “确实是这样。”萧晋点头,“准确来讲,应该是老夫人您几十年来一直都在以身试药,这从您身子整体很虚但某些脏器却又非常健康上就可以得到证明。
  而晚辈认为您是最近这一两年才成功摸索出最佳的药物配伍来,则是因为您的这个方子里有两味药用的非常大胆且奇怪,但偏偏又很对您的症状,除了您根据自己的情况反复摸索出来这一点之外,晚辈想不出别的可能。
  日期:2018-02-0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