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90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正在用身体撞钟的几个人身上已经血肉横飞。诡异得是他们伤口出来四溅的鲜血全部都被口那古钟吸走,那口锈迹斑斑的古钟好像有一种巨大的吸力一般,竟然在半空中将向外飞溅的鲜血又吸了回来。
  这些鲜血溅到了古钟上之后,迅速的渗入到了古钟上面的铜锈之上。随后这些铜锈竟然开始向外扩张,片刻之后,刚才因为吴勉脚踢而落剥铜锈的钟身竟然再度被铜锈填满。而古钟上面则见不到一点血迹……
  不过这个人没有一点感念好处的意思,反而对着身后抓住他的黑大个子又抓又咬。乎似将那个救了他性命的人当成了杀父仇人一般……
  “你二姨夫的!尿了不算你还拉了,老子这是一双新鞋……”百无求虽然是妖物,可也受不了这个。加上刚才没有防备,等到自己脚面上被这个人滴答上了尿汁。这才急忙将这人扔到了地上,随后从地上拔起来一把乱草,压着恶心擦拭着自己的鞋面。
  “广仁、火山昨晚还在……”张茂才的话有些出乎归不归的意料,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老家伙又继续说道:“他们俩什么时候登的岛?上来之后都干什么了?”
  “说来这事儿也是怪了,他们俩是两天之前突然出现在岛上的,没人看到他们是什么时候上岛的。前天突然就从岛上走下来了……”张茂才不敢得罪面前的活神仙,有什么便说了什么出来:“不过这两个人使钱使得阔绰,下来之后在码头上找了孟广他们家。巴掌大小的一块金饼子仍在桌子上,借他们家厢房睡两天。那么大的一块金饼子,要卖多少珠子才能换来?
  当时,泗水号留在岛上收珠子的两位管事也眼红了,当天傍晚就去他找们俩聊天了。我大哥说姓广的应该也是收珠子的,抢了泗水号的声音。他说这样才好,反正我们都是采珠子的,他们两家谁给的钱多,我们的珠子就卖给谁……”
  之后,在归不归的询问之下,张茂才又将岛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队老家伙的用处不大,最后老家伙指着码头外面停靠的船队,道说:“那几艘船上有泗水号的热门,你去找他们。就说一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头开了口,说让你到船上去找刘喜、孙小川他们俩,去要两块金饼子。如果他们俩有话要问你的话,让他们再加一块金饼子,就说是归不归亲口说的。”
  “多谢老神仙……”张茂才也不敢多说,又对着归不归磕了几个响头之后,这才向着岛外走去。
  这时候,吴勉和两只妖物这才显出了身形。看着下半身裹着归不归外衣的张茂才背影,百无求皱着眉头说道:“老家伙,你说这个张茂才如果知道了这个南山岛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会怎么样?拿了几块金饼又怎么样?”
  “好歹给南山岛留下一点香火吧。”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和吴勉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古钟的旁边。再次看了一眼古钟之后,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吴勉说道:“炼制这古钟的人是个天才,比当年的百里熙还要天才。用钟声引来岛里的距离,让他们用自己的鲜血打开暗道,这个连福徐都想不到……”
  “如果这里面真像你说的那样,是个坟墓的话,引人下去做什么?”吴勉围着古钟转了一圈之后,用指甲在另外一只手心当中划破了一个伤口。随后将掌心的鲜血溅在了古钟上面……
  刚才五个人当中,几乎每个人都用了不少的鲜血。现在看着吴勉只是随随便便对着古钟甩了几下手,加上他长生不老的能力很快便复原了伤口。总共也没有几滴鲜血溅到了古钟上……

  “小爷叔,你这样可是不行,刚才老子看的清楚,五个人差不多一人二斤的血都糊上去了。人家可是干了,你这就是抿了一口,这可差着意思……”光着脚的百无求凑了过来,指着古钟继续说道:“怎么也要溅上一半的血的,他们五个人一人二斤就是……七……八,挺多的吧。小爷叔,老子给你出个主意。你在手腕的大脉上再来这么一下,那就差不多你干什么?老子说你给自己来了一下,不是让你把老子豁出去……老家伙,你就这么干看着吗?劝劝你叔叔……”

  就在百无求胡说八道的时候,左手突然被吴勉抓住。随后白发男人用指甲划破了它的手腕,看着鲜血涌泉一样的喷到了古钟上,饶是粗枝大叶的百无求,这个时候也被吓得脸色发白。吓得它都忘了要从白发男人的手里挣脱出来。
  “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好说嘛……”这个时候,归不归脸色纠结的走了过来。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老家伙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差不多了,其实不用那么多的血,依着老人家我看,把这口钟磨的匀点就成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两只手将百无求手腕冒出来的鲜血涂抹在古钟的各个位置。
  “老家伙!让你叔叔松手啊。大家都是亲戚礼道的,老子我犯浑伤了他就不合适了……”看着自己手腕子哗哗冒血,百无求心里也在哆嗦。骨子里又不敢对吴勉下手,只能冲着归不归说两句。希望这个老家伙能把话说开。
  没有想到百无求手腕鲜血刚刚抹在古钟上,刚才那道缝隙再次打开。看到了缝隙再次打开之后,百无求终于送了口气。归不归也冲了过来,使用术法帮着自己的便宜儿子止了血,看着白发男人走到了缝隙边缘之后,他在自己便宜儿子的耳边低声说道:“这条地缝救了他,刚才这条地缝再晚出现一会,老人家我就和你小爷叔翻脸了……欺负到你的头上了,当我老人家死了吗?”

  这时候,吴勉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老家伙,给你个机会,你不是好奇这是谁的墓吗?现在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了……”
  “现在老人家我的好奇心也没有那么重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其实我们现在回去,找徐福来处理还来得及……”
  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纵身向着缝隙的中央跳了下去。归不归连阻止的话都没有说出来,白发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缝隙当中。
  “老人家我也没说不下去啊……”归不归嘟囔了一句之后,也跟着走到了缝隙旁边,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两只妖物,老家伙继续说道:“早晚你会因为这个脾气吃亏的,老人家我的话都没说完……算了,一起吧,相互也好又个照应。”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跟在吴勉的身边,抱着小任叁从上面的缝隙跳了下去。最后站在缝隙上面,喊了半天之后都没有人回应的百无求也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二人二妖顺着缝隙跳了下去之后,缝隙再次合拢古钟所在的凹地也变得寂静了起来。半晌之后,一个人影从下面走了上来。看着凹地当中已经合拢的缝隙之后,这个人微微一笑,随后咬破了手指,在古钟的某个部位抹了一下。随后就见刚才的缝隙再度打开,这人没有丝毫的犹豫,纵身顺着缝隙跳了下来。
  顺着缝隙跳下来之后,这人稳稳的落到了地面。这里他不是第一次下来,虽然出于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当中,这个人影还是轻车熟路在黑暗当中穿行。向前跑出去半晌之后,眼前突然多了一个小白点。
  日期:2018-03-2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