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9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喀”一声老弥舅舅又朝前面一掰,“喀”又朝后面一掰,接着狠命一扯,中指瞬间断裂,连着纱布扯下来。
  “药!”他急吼,几乎同时,一股血从掰断处喷出。

  少年左手一翻,药膏一下敷在伤口处,血很快就浸透出来。
  “不够!”
  少年手忙脚乱,又挤出一大坨,尽数敷上伤口,接着三两下把那块长纱布裹上去。
  “合了!”老弥舅舅长舒口气。

  旁边,阿乌叔两眼瞪圆,都看呆了。
  日期:2018-07-05 22:12:58
  老弥舅舅举起断指,边转边看,双眼发出怪光,就像在欣赏一个宝物。
  看了一阵,递给少年,少年小心翼翼用纱布重新包好,放入小木箱,他则缓步走过来,在我面前一米处站定。
  “从哪点来?”他弯腰问。
  我迟疑一下:“昆明?”
  “昆明?”老弥舅舅似乎不信,抬手指了指我眉心处:“你这个指头印印咋回事?”

  我一愣:“什么指头印印?”
  边说我边去摸。
  “莫动!”他一把拦住:“你这里有个印印你不知道?”
  我心念急转:早上在二楼,瞿国祥驱鬼的时候,就是因为这里麻了一下,被他认为我是“苏尼”,莫非就因为那一“麻”,我那里就出现一个指印?
  还有,刚才这老头用中指就摸了一下这里,我就像被高压电电了一下一样,而他中指竟然烧焦了,我的天!我眉心到底出现了一块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大的威力,简直匪夷所思!
  我顿时急起来:“我这儿有个印子?你看见了?什么样子?”
  老你舅舅一脸怀疑:“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是什么?”

  “你格做了法事?”
  我一凛:“法事…什么法事?”
  “曲古压古?”
  “什么?”
  “曲古压古!你格懂?”
  “曲…啥意思?我真不懂!”
  “真不懂?合!合呢!”
  他突然冷笑两声,面朝我,竟一步一步的,缓缓倒退回去。
  我懵了:怎么说了一半就走了?
  “喂!”我一时张口结舌:“老.舅舅?”
  他已经退到门口,我急了,站起来就想追过去。
  “某过来!”他指着我道。
  我跨了两步:“喂!先说清楚!喂!”
  “格想活命?”他道。
  我一愣:“什么?”
  “格想活命?”
  我定住:什么意思?活命?莫非我要.
  “想活命就坐下克!”
  他声音咿咿呀呀,但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威严,我一时手足无措,退后几步,摸索着机器缓缓坐倒。

  旁边阿乌叔小声道:“把他弄到村子克格好?”
  “某呢!”老弥舅舅摇摇头。
  说完他转身出门,少年也跟出去,阿乌叔指了指我:“坐下克!”,说完也闪到门外。
  “蓬”一声门关闭,我重新陷入黑暗。
  日期:2018-07-05 23:12:45
  我长长喘口气,脑子里乱成浆糊。
  周围一股米糠的霉臭味,门外面,隐隐听到有人在说话,应该是他们三个,我周身酸疼,也懒得起来偷听。
  不行,得好生想一想今天的事,理理思路!
  昨晚上从昆明出发,早上6点到XX县,之后参与了瞿国祥的“驱鬼”。
  过程中眉心处我记得麻了两下,被瞿国祥发现,他说我是“苏尼”。
  之后,我两次看见那个“甲波”。
  下午去找余红霞,误打误撞碰上代三姐,他们以为我是来洽谈那尊“佛头兽”的生意人,之后跟随表哥他们去“农机局”宿舍找余红霞,结果,里面是一具男尸,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马主任。
  之后,开车去石盘镇,寻找余红霞跟她那位神秘的“情夫”。
  最后,撞死一头牛,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其他就不说了,自从在衣柜旁边看见那个“甲波”,我确定,我的世界观已经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日期:2018-07-05 23:19:48
  这不是幻觉,这是我亲眼目睹,而现场瞿国祥,宋学杰,还有老蔡,加上我4个人都亲眼看见了,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东西。
  至于瞿国祥说我是“苏尼”,我到现在仍然半信半疑,莫非就是眉心处麻了一下,我居然就变成了“苏尼”,一种驱鬼的人?
  我记得从我有意识开始,别说驱鬼了,就连普通的什么拜佛,算命,老家清明时候的祭祖,我都是能躲就躲,感觉跟那方面完全扯不上关系,怎么突然在瞿国祥口中我就变成“苏尼”了,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重大误会?

  不对!
  就在刚才,那头死牛,就在我面前,活了。
  而且,还对着我,说了一句人类说的话。
  而就在十分钟前,老弥舅舅的一根手指,因为触碰到我的眉心,被活生生烧成碳!

  这都是活生生的事实。
  我只感到毛骨悚然:莫非,二楼上的那个“甲波”,真的附体在了我身上?
  就是它,重伤了老弥舅舅?
  这会是一个什么东西,怎么如此凶灵?

  我的个老天,王松你怎么会遇上这种事儿?
  我吞了一口口水,只感到周身一阵恶寒,而屋内也突然阴森起来,我赶紧把身子缩成一团,左右一看,漆黑不见五指,隐隐看到一些奇怪的物件轮廓。
  甲波.狐臭!
  对了,按代三姐所说,余红霞从今年2月开始身体出现狐臭,而马良才从22号跟她上床后,也出现了狐臭的现象,是不是说明,附上了甲波,身上就会有狐臭?
  想到这里,我赶紧抬起胳膊,一闻,一股汗臭,又抬起另外一只,还是没有。
  我松口气,正想闻一闻**,眉心突然一麻。
  不好!
  我立马瞪大双眼,扫视周围的黑暗。
  鼻子里忽然开始出现一股怪味,夹杂在霉臭味当中。
  我“忽忽”一嗅,肯定不是霉臭,而是.
  不好!
  我“忽”一下站起来:是狐臭!
  莫非是幻觉?

  我脊背死死抵住身后机器,右手在周围胡乱摸索,想找一根防身的棍棒,同时所有注意力集中到鼻子上。
  只感觉那股臭气愈发浓烈,不是幻觉,来自我脑袋的左上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