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8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5 10:15:07
  我费力站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回头一看,刚才踢我那个乡民已经退到两米开外,眼神古怪盯着我,明显老弥舅舅最后那句话把他唬住了。
  “走呢。”少年朝那头一指:“过克说话。”
  我喘息几口,低头瞄了那只死牛一眼,它纹丝不动,双眼瞪着,眼珠已经变成了深色,看来这次真的死了。
  “曲—古—压—古—”
  我脑子里突然又冒出这个声音,不由头皮一阵恶寒。
  “走呢!”少年推我一把。

  我回过神,这时老弥舅舅跟阿乌叔已经一前一后朝黑房子走去,小比,矮个,还有几个乡民跟了几步,明显想过去看热闹,阿乌叔回头喝道:“莫过来!老弥舅舅说了,他要办事!”
  几个乡民全部停住。
  老弥舅舅朝阿乌叔耳语一句,阿乌叔又大声道:“老弥舅舅说了,把牛抬走嘎,还有,车子开到边边克,各人回克睡瞌睡啰,莫再出来惹事!”
  日期:2018-07-05 11:04:33
  走到“黑屋”跟前,是个木头房子,外面涂成黑色,阿乌叔打开门,电筒一照,里面有两台奇形怪状的机器,地上全是白色粉末,一股谷糠的霉味,像是一个打米房。
  “请坐。”老弥舅舅朝地上一指。
  我一屁股坐下,背靠在一台机器上,周身无力。

  “电筒。”
  阿乌叔赶紧递过去。
  老弥舅舅左手拿住,朝我脸部照来,光线刺眼,我赶紧去挡。
  “莫动!”
  他右手已经缓缓伸出,五指张开,手心对着我,在距离我额头3公分的地方停住,缓缓划了一个圆圈,就像在凌空抚摸我额头一般。
  一股异样感觉袭来,就像脑子里在流动着一股“电流”,我只感觉迷迷糊糊,双眼缓缓合上。
  突然,眉心处一凉,睁眼一看,他右手中指已经伸出,指尖正摁在我眉心处。
  忽—

  一股“强电”猛然袭来,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幅画面:一片黑青色的水,幽深阴暗,水里躺了一个“怪人”,周身罩着一件白色长袍,四肢展开,如同已经溺死,镜头瞬间拉近,“怪人”突然睁开双眼,里面全是黑色,它嘴巴也同时张开,形成“O”形!
  忽—
  画面突然消失,整个过程感觉不到2秒钟。
  “嗯!”有人闷哼一声。

  睁眼一看,老弥舅舅似乎撞上了一个巨大的弹簧,面朝我,猛然弹开,一下弹到3米开外,“蓬”一声撞在门上。
  电筒掉落在地,“骨碌碌”在地上打转,光圈也跟着急速转动。
  “老弥舅舅!”阿乌叔惊呼一声。
  黑暗中只见老弥舅舅面朝我,靠在门板上,右手直直伸在半空,如同凝固一般。
  “老弥舅舅!”少年赶紧扶住他。
  “喝!”老弥舅舅突然猛喝一声,声音尖利,如同女人尖叫声。
  阿乌叔跟少年都呆住了。
  “电筒。”老弥舅舅道。
  少年赶紧捡起电筒,老弥舅舅已经把右手缩回来,放在鼻子底下,来回转动,死死盯住。
  “照这儿。”
  少年闻言,光圈一晃,照在老弥舅舅右手上。
  远远的,我看见他右手呈“握拳”状,只有中指直直伸出。
  “我个**!”阿乌叔突然惊呼一声。

  这时我也瞬间发现,那根中指竟然通体变成恐怖的黑色,就像才被什么东西焚烧过一般。
  老弥舅舅抬起头,黑色中指朝我点了一下。
  “甲波。”他道:“他身上有甲波。”
  日期:2018-07-05 21:59:04
  这句话一出,我顿时吓一惊。
  他说什么?我身上有甲波,就是瞿国祥说的那个…鬼?
  瞬间我脑子里跳出一幅画面:二楼窗口,直直耸立一个阴森森的“人形”,上身黑皮夹克,下面毛线裤,而衣服里面没有头,手,脚,甚至身体,什么也没有,空无一物,然而“它”却明明站在那里。

  按瞿国祥说的,那就是甲波,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东西,就是它活生生撕走了马主任的三块头皮,余红霞失踪也跟它有莫大关系,而瞿国祥就是为了对付它才到昭通来的,它应该就在二楼那口衣柜里面,怎么会跑到我身上?
  我一时有些懵,就想坐起来。
  “莫动!”阿乌叔猛喝一声。
  我一凛,屁股抬起一半。
  “真有那东西?”黑暗中阿乌叔声音惊惧:“格瞧错了?”
  老弥舅舅盯着我,不动。
  “那就合了!”阿乌叔点点头,不停喘气:“牛眼珠珠就是看到了他身上那个才流血的。”
  “牛是哪家的?”老弥舅舅忽问。
  “阿莫家的。”
  “哪阵子死的?”
  “他们说是昨天呢,有说晌午,有说天黑掉的时候。”
  “合喽!”老弥舅舅点点头:“上个月阿鲁婆婆家送过鬼,怕是就用的那头牛”
  日期:2018-07-05 22:03:36

  “是呢!是呢!”阿乌叔很兴奋,突然脸色一变:“不对呢,他一个外地人,为哪样身上有那东西?”
  说完厉声问我:“你哪点来的?”
  我重新坐下,头疼欲裂,嘴巴张了张挤不出一个字。
  “对喽!那个有刀的!”阿乌叔像想起什么:“他还有三个同伙!”

  “同伙?”老弥舅舅一愣:“在哪点?”
  “两个男的一个姑娘,刚才溜走掉了,罗究他们四个追过克,哪知道有个男的身上有刀刀,摸出来就把吉吉跟小沙马全部捅了!”
  老弥舅舅沉吟数秒,抬手看了看那根中指,黑暗中那顶巨大的黑色帽子遮住了他的脸。
  “拿出来。”他朝少年努了努嘴巴。

  少年一声不吭,打开小木箱,摸出一卷白纱布,一个小塑料瓶,老弥舅舅扯下两截纱布,一长一短,长的一截递给少年,短的一截把右手中指死死缠上数圈,在根部打了一个死结。
  旁边,少年面无表情把塑料瓶盖子打开,摊开左手,挤出一大坨土黄色药膏。
  “咋样?格痛?”阿乌叔很关心。
  老弥舅舅一言不发,左手抓住那根中指,停了七八秒,突然“叽”一声怪叫!
  我猝不及防,就见他抓住朝后中指,狠狠朝手背方向一掰,“喀”的一声脆响,中指已经掰断,向后抵住了手背。

  “嚯!”阿乌叔大惊。
  我也吓一跳,他在干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