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4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正阳立即和程庚明赶到宏泰、旭园在观光大道的三个标段建设工地,如所预料的,现场一片狼藉,早上刚送来的几卡车苗木已被哄抢一空,工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正商量去县里上丨访丨讨要工资。朱正阳将他们召集起来,当众宣布景区管理办公室的临时措施,保证决不拖欠大家一分钱。
  工人们情绪这才平息下来。
  方晟赶到县里参加宏泰和旭园违规建设案情通报会,韩书记、杭真等全体常委参加,邱组长和凡镇宇作专题回报。
  邱组长介绍两家公司属于典型的皮包公司,通常采取超出常规的低价中标,然后转包给个体苗圃主、植物园,通过降低等级、以次充好、拉大株距等手法牟利暴利,再与启明星等事务所沆瀣一气,提供虚假审计报告,当然少不了拉拢委托方负责人、财务主管等,因此两家的工程验收、工程审计和付款一路绿灯,从没出过差错。
  从查封账户情况看,两家银行户头余额加起来不足一百块,且公司无固定资产、库存材料等可用于抵债的资产,因此无力结算前期所欠工程款、工资和往来款项。
  凡镇宇简要说明纪委检查组进驻直通森林公园县道工程指挥部后初步掌握的情况,主要有三点:
  一是宏泰和旭园所中七个标段均为低价中标,且转包给个体苗圃主、植物园,操作手法基本与观光大道类似,目前所涉标段已勒令停工;
  二是招投标前工程指挥部个别领导涉嫌透露、暗示标底,并指示工作人员配合宏泰和旭园现场违规调整报价;
  三是工程指挥部、建设局和财政局所涉十一名干部已被双规,具体案情仍在调查中。
  一次性双规十一名干部,在黄海历史上尚属首次,参会人员心情都很沉重,特别是陈冒俊等人心情更是忐忑,不知这场由方晟掀起的廉政风暴要刮多大,查多深,抓多少干部。
  肖治雄环视众人,道:“我提个意见。有工程必出大案,修公路必揪贪官,好像成了惯例,这回很不幸被黄海摊上了。县里当然要一查到底,及时遏制不正之风,给蠢蠢欲动的贪腐者敲一记警钟,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但矫枉不必过正,黄海干部主流是积极正面的,各项工程也在顺利有序推进,因此要注意控制负面影响,适当控制调查范围,能由黄海内部消化的问题尽量留在家里解决,不必牵扯太多。”

  他暗示查处点到为止,尽量不要上报梧湘甚至惊动省里。
  戴部长主管宣传,深以为然道:“前期县里对沿海观光带工程建设的报道低调而平实,没有象以往那样树典型,开展系列宣讲;如今出了问题,编辑们却忙不迭做热点跟踪,会给老百姓造成什么印象?黄海无好人!我也觉得适当控制为好。”
  戴部长难得附合肖治雄的意见,也是就事论事,从舆论导向和新闻控制角度出发。
  所有人当中杭真最怕黄海闹出大的负面新闻,也点头说:“两位说得对,该严查的必须深挖到底,但把握好分寸,毕竟沿海观光带建设才开了个头,防止省里一看,好家伙,刚刚投十几个亿就闹成这样,如果几百亿放到黄海不得翻天?不能让省市领导造成这样的印象。”
  “同意。”
  又有三位常委同时表示支持,陈冒俊、刘华,还有一位居然是方部长。

  方部长之所以站在本地派这边,实在有难苦衷。对纪委书记来说,查处干部越多越能体现成绩,但对组织部长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
  人家会质疑,这么多干部出问题,当初组织部怎么考察的?有没有带病提拔现象?有没有拉关系走后门?
  况且被双规的十一名干部当中,确实有两名科级干部是今年刚提拔,颇有直接打脸的味道。如果扩大调查面,方部长真担心牵扯出越来越多的干部,毕竟组织部的任用提拔并非完美无瑕……
  “是啊,黄海本来就以落后闻名,再捅个大案子,以后在梧湘抬不起头了。”付连天也表明态度。

  侯宫升含含糊糊道:“还是要向前看嘛。”
  就算侯宫升持中立态度,支持点到为止,不再扩大调查范围的已有七票,超过半数!
  常委会开成这样,颇出乎韩书记意料。原先他以为大家听了邱组长和凡镇宇的报告,会个个义愤填膺,表示坚决彻查到底,揪出幕后真凶,谁知常委们各有各有小算盘,最终竟达成完全相反的共识。
  人心才是最大的变数!
  韩书记暗暗感慨,扫了扫会议室,道:“没有不同意见吗?”
  未表明态度的房朝阳、庄彬不约而同朝方晟看,陈冒俊心头一惊,心想这是什么世道,刚入常委会的方晟竟成为他俩的领头羊?
  方晟平静地说:“我反对!”
  声音不高,却使众人心头一震!
  因为已有七至八票支持在先,此时反对非但不起任何效果,还会得罪大多数常委,实为不智。
  但方晟既然明确反对,又让他们觉得难测深浅——这小子总有神出鬼没的手段,否则岂能在省纪委采取双规措施后被客客气气送回家。
  韩书记眼睛一亮,问道:“谈谈你的想法。”
  “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好像一个姓邱,一个姓江,据查注册前是到处滋事、充当打手的无业游民,没有正当收入,基本靠父母养老金混日子,家庭条件也一般,家里至今还是二十几寸的老式彩电,”说到这里方晟抬高声音,“把他俩作为主犯,就算常委会全票通过,能堵住黄海几十万民众悠悠之口?”
  庄彬不失时机插了一句:“现在网络传播消息比报纸、电视快得多,别以为老百姓不晓得内幕。”
  方晟继续说:“家丑不能外扬,可省市领导是聋子还是瞎子?黄海领导班子不主动回报,上面就一无所知?沿海观光带工程资金要为两家公司兜底,必然要详细向怡冠说明情况,怡冠必然要向发改委报告,这是自然而然的事,除非县财政很硬气地拿五百万出来!”
  杭真苦笑:“五百块都没有。”
  “对于邱、江两位一无所有的法人代表,别说老百姓,就是上级领导们都会奇怪于一个问题,既然公司账上正常没钱,招投标保证金从何而来?工程垫资从何而来?最终拿到工程款又流向哪里?各位领导,谁能回答这几个简单的问题?”
  会场里鸦雀无声。
  良久,列席会议的邱组长干咳一声——他是列席报告专案组调查情况的,按说不该发言,但方晟挑起的话题令他不得不说话。
  “各位常委,刚才方常委的疑问……其实也是专案组追查的重点,从昨晚到今早也取得一点突破,但很多线索、证据需要梳理和核实,因此没列入报告内容。通过大数据分析系统,我们已摸清所有与两家公司存在资金往来的账户,并进一步跟踪调查,初步锁定几个嫌疑企业和嫌疑人……”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一笑,象卖关子似的轧然停住。

  刘华心一颤,脸色苍白,手足冷得象死人。
  他心中有数,倘若层层追查下去,必定会牵出刘桂文注册的那些公司,只需横向对比排查,很容易锁定刘桂文。毕竟这些年做得太顺太大,难免有些得意忘形,渐渐失去了警惕和防范,有时都懒得搞形式上的掩饰,特别是账务流水方面,着急用钱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打款,哪里想到通过不同渠道分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