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4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云镇是铁板一块是吧?我……”
  陈冒俊正待反击,韩书记不悦阻止道:

  “都少说两句!关于园艺绿化项目,还有谁要发表看法?”
  付连天举手:“我有话要说。园艺绿化项目产生的争议,其实只是小事,两个标段加起来不到两百万,与沿海观光带一期投资几十亿相比算什么?我想说的是,随着前期工程不断完工,后期新工程陆续开工,以及二期、三期建设,总投资将达到百亿甚至更多,作为黄海领导班子,我们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他说的高度和角度都很新颖,常委们被吸引住了,目不转睛看着他。
  “从技术和经验上讲,无庸讳言,省城、梧湘施工质量和水平肯定胜过黄海本地企业,别说施工人员整体素质,就是机械设备都比不过人家,但是,作为黄海领导层难道眼睁睁看着上百亿的蛋糕被外来企业瓜分?若不抓住难得机遇扶持本地企业,今后拿什么走出去,加入到更宏伟的沿海经济带建设浪潮?我觉得从这个角度出发,县里要出台相应扶持政策,适当倾斜和照顾本地企业,让他们在竞争中发展,在发展中做大做强,将来能与外来企业真正地一决高低!”

  侯宫升态度暧昧地说了句:“付常委的话值得深思。”
  “牺牲质量来扶持本地企业?”方部长不以为然摇摇头。
  凡镇宇则从纪委的监督职能来分析问题:“如何区分以权谋私和政策扶持?恐怕更容易出乱子,不如统一质量标准。”
  付常委反唇相讥:“照你们的说法,本地企业只有坐在家里等死?”
  很少发言的房书记温和地反驳:“那倒未必。黄海棉纺厂、吴又钢丝绳厂就凭借创新意识和技术优势,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据绝对份额,还打入国际市场。做企业倘若抱着弱者心态,指望正府出台政策扶持,永远无法成为强者。”
  “个案说明不了问题。”付常委拉长脸道。
  眼看形成僵局,方晟再度开口,却讲的与当前话题无关的事:
  “刚刚接到消息,站在商业大厦楼顶那位讨薪民工的身份已查明,名叫张小锋,无业游民,从未参与园艺绿化工程施工,据交代昨晚有人给了三百块钱,要他以民工身份站到商业大厦楼顶讨薪,吸引公众注意,并许诺事发之后再给两百;另外连续两天在正府大门外讨薪的民工及家属也有报酬,有人答应站满一天发两百,拉一个人加入再奖五十!”
  杭真皱眉道:“这样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不是民工讨薪,而是有组织的上丨访丨行为!”
  刘华连忙说:“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拖欠工资是事实。”
  方晟恍若未闻,继续说:“两桩事实说明什么?不是县里是否出台扶持政策的问题,而是本地企业彼此勾结,严重扰乱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企图牟取暴利的问题!不错,表面看确实是小事,无非间距大点,少几棵树,能相差多少钱?但外来企业没这么干!人家严格按照合同履约,遵循订好的契约来做,我们睁只眼闭只眼就是对外来企业不公平!再者,宏泰和旭园可不是第一次采取低价中标然后以次充好的伎俩,单连接公路和观光大道就有五个标段,据我所知,县里主持的直通森林公园县道建设工程,他们中了七个标段,如果凡书记有兴趣不妨查一查,里面水很深呐。”

  凡镇宇不动声色道:“森林公园县道绿化工程一共二十三个标段,两家居然拿下七个,接近三分之一,很有意思。”
  他虽身为纪委书记,却不便自行决定是否介入,要等老大发话。
  韩书记当即下达命令:“宏泰和旭园有名堂,镇宇书记关心一下!”
  相当于直接命令纪委介入调查了!
  刘华没想到事态急转而下,大惊失色,仓惶地看了看陈冒俊。此时陈冒俊也如热锅上的蚂蚁,知道此举将导致严重后果,但刘华吃相太难看,做得也忒露骨,被方晟抓到把柄直击要害,他也无计可施,只能无力地补充一句:
  “要注意保护本地企业热情,打击面不宜太大。”

  常委会结束不久,宏泰公司迅速遣散人员,销毁财务资料,关闭门店,邱老板连滚带爬来到旭园公司。
  因为宏泰只租了临街一间店面,所有工程档案、卷宗和账簿都存在旭园——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刘桂文,邱老板和江老板只是幌子而已。
  江老板亲自动手,在后院挖了个坑,将一批批资料捧出来焚烧,两间办公室四台碎纸机同时工作,工作人员穿梭往来忙个不停。
  晚上七点多钟,四五辆警车呼啸而至,堵住旭园公司前后门,十多名丨警丨察冲进去,喝令“不准动”“双手放到脑后”,正在后院的邱江两位老板立即从秘密开的暗门溜到幽暗深遂的巷子里,**名员工有动作快的趁夜幕翻墙而逃,屋里的只得束手就擒。

  此次出手的并非县纪委,而是邱组长率领的专案组。
  小李主持的大数据分析系统通过数据追索和合并,发现肖氏父子筹集九千万现金收购远方厂股份时,由于时间仓促,又必须保持隐匿,防止被人民银行反洗钱系统盯上,不得不借用大量企业账户,其中就有刘桂文实际控制的几家建筑公司。
  邱组长等人进一步查明,肖氏父子与刘氏父子控制的企业,以及陈建冬控制的华度集团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单是洗钱,有时相互拆借资金,有时合伙做更大的生意,甚至涉及到梧湘个别市领导。
  实际上经过数年侦查,专案组已基本锁定陈氏父子是洗钱集团在黄海的主要代理人!
  数年前陈建冬出面与方晟谈判,为换取方晟离开赵尧尧,提出给一百万现金外加县城某局副局长位置,当时他这样说“一百万全部给现金,要是怕上面查,我还负责帮你洗得干干净净”!
  事后方晟转述给白翎,引起专案组警觉。
  “洗钱”这个词尽管大家都听说过,但真正懂的人少,敢随随便便承诺把一百万洗得干干净净,起码说明他是行家。
  以此为线索逆向搜索,专案组便确立了黄海以陈氏父子为核心的洗钱组织的存在,而且大数据分析表明,从外围流入黄海,和黄海流出的数目庞大的洗钱资金,无论流转多少次,做多少手脚,总会从华度集团控制的账户上经过一次,这也是洗钱必须的“扎口”环节。

  专案组之所以迟迟没有出手,主要因为陈建冬隐藏最深,从账面几乎查不出破绽。
  专案组在等机会,要么不动,一动则要将盘踞黄海多年的陈、肖、刘三大利益集团一网打尽!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突然,竟是方晟强行打开侦查的突破口。
  回到三滩镇,朱正阳非拉方晟一起吃晚饭,说介绍个铁杆朋友,叫牧雨秋,两人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同班,无话不谈,感情比跟老婆还深。
  方晟听得不对味,警惕地说:“你俩再好,关我毛事?不老实交待我不去,回宿舍陪尧尧。”
  朱正阳拚命拖住他,涎笑道:“老实说吧,我也是真没办法。他毕业后跟着他老子到晋西省开煤矿,赚了好大一笔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