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4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灌木主要包括矮紫樱、黄刺玫、金叶女贞、金叶莸、迎春和连翘几大类,这些是按种植面积计算株数,工程审计人员通常会随机抽样检查。
  园艺绿化要做手脚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品种以次充好。不同的树苗价格相差甚大,名贵树木动辄上万、几十万,而普通树木从几十到几百都有。从园艺绿化视觉和效果考虑,通常方案是以普通树木为主,间以名贵树木。即使同为普通树木,价格差异也有几十倍,可在普通人眼里都是树,根本看不出区别。
  第二,降低种植密度。招标文件里虽对种植密度提出具体要求,实际施工中不可能非常严格地执行,一方面工程审计人员不可能一棵棵测量,而是随机抽取,本身就存在取巧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只要达成默契,工程审计人员会知趣地选取施工方指定区域,从而皆大欢喜。
  第三,降低工程质量。土层、树坑深度、土壤保养效果、排水施工质量、打孔精确度等等,直接关系到绿化植物存活率,但只要捱过合同规定的免费保养期,接下来都算自然损耗,保养要单独收费,因此施工方通常会把握好其中的分寸,基本做到验收时生机勃勃,之后陆续枯萎,需要不断地加大投入。
  驱车来到三号标段,方晟和朱正阳开始实地测量。虽叫不出树木和灌木的名称,但两人曾多次到村镇企业调查、采集数据,自有一套办法:将类型不同的品种画成图样进行编号,然后任意挑选某段区域后逐个统计。
  两小时后粗略结果出来了:不但树木、灌木品种与招标文件严重不符,种植密度也远远达不到标准!

  再统计相邻的二号标段,质量明显高出一截,种植密度与审计报告数据基本相符,树木品种、数量纵有误差也基本在可接受范围。
  方晟沉着脸叫来以程庚明为首的景区管理办公室全体工作人员,命令他们继续测量三号和五号标段,既让他们感受实地验收的重要性,也叫他们反省验收工作中存在的过失。
  忙到中午,一行人在阳光曝晒下个个汗流浃背,累得直喘气,但统计结果更令所有人心头沉甸甸的:
  三号、五号两个标段施工情况与招标文件严重不符,且启明星审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造假行为!
  “方书记,这件事我们有责任,回去就认真反省……”范晓灵是验收小组组长,出了问题当然要责无旁贷。
  方晟沉声道:“这会儿大家都在,先查清一个问题,是谁决定启明星审计事务所做三号和五号标段?”
  沉默半晌,一位叫弈静如的工作人员沮丧地举手:“方书记,是我……”
  “为什么安排启明星同时对两家黄海本地施工方进行审计?连接公路园艺绿化共五个标段,三个中标价高于一百万的分别给省城三家事务所,那个很合理;但剩下两家为何都给启明星?梧湘两家事务所没时间?水平不够?还是没给你塞红包?!”
  这句话说得非常重,弈静如差点哭起来,委屈地说:
  “方书记……不是我,而是……”
  弈静如差点哭起来,委屈地说:“方书记……不是我,而是……刘县长亲自打电话安排的……”

  原来是常委副县长刘华。
  范晓灵俏脸涨得通红,怒道:“就算刘县长安排,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景区管理办公室事务太多太繁杂,稍不留神就容易忽略过去,从而留下隐患。
  弈静如哭丧着脸说:“刘县长特意交待他会跟方书记打招呼,让我别张扬……”

  方晟冷冷道:“我从未接过刘县长的电话!”
  这下糟了,叫做死无对证:弈静如没法证明刘华到底说没说过跟方晟打招呼;刘华不可能承认要给方晟打电话,甚至都不可能给弈静如打过电话。
  没有书面证明,口说无凭。
  弈静如快瘫倒在地了,程庚明断然道:“小弈同志停职检查,书面说明情况!”
  手下出岔子,他脸上也无光,尽管是方晟的心腹,心腹也得靠成绩说话,而不是成天给靠山捅漏子。
  朱正阳看看方晟,道:“方书记,三家正常审计且施工合格的工程款照常批准,这两家是不是暂缓?”
  方晟思索良久,道:“暂缓,组织再审计!”
  宏泰和旭园听说工程款手续被暂压,且还要再审计,立即派人到程庚明那边大吵大闹,此时朱正阳已暗中查明两家公司法人代表都是县里混江湖的小马仔,幕后主子正是刘副县长的儿子,刘桂文!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工程技术员出身的刘华,凭借精明的商业头脑、夸夸其谈的口才,以及善于钻营、比常人厚上三分的脸皮,先后担任工程助理、工程队长、建筑公司材料科科长、建筑公司副经理、经理、建设局副局长,结识本土派大佬陈冒俊后更是如虎添翼,不到两年挤走原局长拨正,然后提拔副县长。在肖治雄已当上常务副县长,眼看进常委无望的情况下,陈冒俊联合其它本土派大力举荐,让刘华硬是以常委副县长身份进入领导班子。

  几十年官场生涯使刘华深知一个道理:混官场太难了!如履薄冰地前进每一步,对上要奉承讨好,看领导眼色行事,稍有不慎就被打入冷官,从此升迁无望;对下小心提防,不能落下把柄,收点礼捞点钱还得三思而行,弄不好一份举报信要折腾几个月。
  儿子不能走自己的老路!
  从当建筑公司经理开始,在他授意下,刘桂文秘密注册了十多家公司,起初仅仅分包建筑公司经营范围内工程。之后刘华的官做得越来越大,胃口也越来越大,刘桂文暗中控制的公司也越来越多,工程不论大小,一律通吃。若有不知趣的外地建筑商来抢生意,就不惜低价中标,先把对方挤出黄海。
  在刘氏父子精心经营下,县里建设局、交通局、审计局,以及大小建筑公司、审计事务所等干部子弟纷纷加盟,编织成一条组织严密、分工精确的利益链,无论哪个工程,都少不了他们活跃的身影,通过暗中运作攫取暴利。
  相比而言,方晟主持的沿海观光带建设算是块硬骨头,在富有经验的怡冠公司协助下,制定了一整套要求严格、监督周密、严防串标的招投标体系,前期刘氏父子毫无准备,凭老经验办事,结果铩羽而归,在利润率的公路建设和桥梁工程中一无所得。
  眼看景区工程全面拉开,刘氏父子坐不住了,决定用低价竞标方式打压对手,外来施工单位成本高,如果再没赚头自然乖乖撤退。然而方晟引入省城和梧湘两地事务所进行工程审计,以及明显带有方晟色彩的“再审计”霸王条款,使得他们心存忌惮,只敢把中标价控制在一百万之内,这样便于操作。
  广种薄收,只要跟审计事务所串通好,以他们娴熟的手法一百万工程赚个三十万没问题,单沿海观光大道和连接公路七个标段就净赚两百多万,还不错。
  谁料到方晟真是火眼金睛,这样天衣无缝的手法都能看出破绽,还要求再审计。刘氏父子自然明白,他们做的工程根本经不起推敲,何况是作风踏实、技术力量雄厚的省城事务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