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2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紧接着的第二眼,他就立刻推翻了这个评价,因为他对上了一双生平仅见的迷人眼眸。
  标准的杏眼,白的如雪,黑的如墨,如一汪无尘秋水,溢满了浓浓的情意,楚楚动人。
  当初听李善芳介绍说这女孩儿随便一个媚眼就能让心动,他还不以为然,因为他身边的每个女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李善芳说的太粗糙了,这哪儿是“随便一个媚眼”,明明是时时刻刻都在抛媚眼好吗?
  当然,李善芳最后的总结非常精准——传说中的狐狸精也不过如此了。
  “先生,您是……姐姐!你怎么来啦?”
  见萧晋站在门外看着自己发呆,谭小戟似乎早已习惯了,表情中没有丝毫异样,开口刚问到一半,发现了谭小钺,笑容立刻就在脸上绽放,甜甜的唤了一声。

  生平第一次,萧晋在见到一个陌生姑娘的笑脸后想哭。不是他主观的想,而是谭小戟的笑脸美到了让人心碎的地步,什么百花齐放、倾国倾城都不足以形容,唯有囚龙山里夜空上那条璀璨的银河可以与之相媲美。
  不行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了!萧晋,你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当初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当面时,你不也照样该怎么戏弄就怎么戏弄吗?怎么现在面对一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就开始心猿意马,家里的女人还少么?你有点出息好不好!
  在心里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顿,他深吸口气,强行让目光恢复了清明。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作祟,这一冷静下来,再去看谭小戟,就发现她不过是一个很美很诱人的女孩儿罢了,仿佛之前那一切的感觉都是幻象一般。
  “这位是萧先生,夫人请来给奶奶检查身体的华医。”面对妹妹的亲昵,谭小钺的态度依然还是冷冰冰的。
  谭小戟早就习惯了,所以并没有怎么失落,对萧晋微弯了弯腰,说:“萧先生,怠慢了,请进。”
  萧晋点点头,抬腿走进屋里,与女孩儿擦肩而过时忽然脑海中一声霹雳,猛地转过脸,神色凝重且阴沉的盯住了她的双眼。
  谭小戟仿佛被他吓了一跳,弱弱的问:“萧、萧先生,怎么了?”
  萧晋眯了眯眼,摇头,一语不发的向室内走去。
  明白了,怪不得第一眼觉得不过尔尔,第二眼惊为天人,冷静下来之后又恢复了尔尔。说到底,不管培养谭小戟的机构有多么高明,其主导者终究还是人,是人就不可能摆脱的掉人的局限性。

  谭小戟是很漂亮,但“漂亮”的概念是非理性且因人而异的,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世界上所有的美女都不过是恰好符合这个时期人们的审美标准罢了。
  也因此,真正要把人迷的神魂颠倒,光靠一张脸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那人对那张脸渴望已久。
  这也就是说,谭小戟的魅惑需要外在条件的辅助,比如恰好能够引起他人心神共振的声音频率,再比如一双无时不刻都在用眼波施展着简单催眠的眼睛。
  是的,谭小戟真正勾人的地方,就是她被刻意培养到已经成为本能的催眠术。
  她的声音音调、说话方式、乃至换气的时机都绝对经过精心的计算和艰苦的锻炼。同理,她的眼神、眼波也百分百不是天然。
  人终究不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但人足够聪明、或者说比妖怪还要变态,有的是办法无限接近于传说。

  怪不得全世界的富豪都对“超级玩偶”那么的趋之若鹜,五百万美金换来小钺小戟这对姐妹,价格实在是太良心了。
  “打我孙子的人就是你?”
  一道苍老中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萧晋的思绪。他收起心神,目光聚焦在了客厅中主位里的老太太身上。
  鞠了一躬,他说:“老夫人您好!我叫萧晋。是的,打您孙子的就是我。”
  “不错,”老太太点头冷笑,“在老太婆的家门前打我孙子,还敢大摇大摆进来的,你还是头一个,倒是有种!”

  老太太姓邵,叫邵念琼,出自书香门第,留过洋,挨过斗,关过监,算是经历过生死磨难,比起一代枭雄谭正信来也不遑多让,所以性情谦和中带着霸道,即便已经年过花甲,也丝毫不输须眉。
  所谓“居移气,养移体”,没有谁的气质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邵念琼的父母是归国学者,所以不管是在国外还是国内,她的幼年生活都很是富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谭正信那种土狗一样的老流氓连见都不可能见到她,更不用说娶了。
  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邵念琼十几岁时,那场著名的浩劫开始了,还带着国外生活习气的父母瞬间就成了阶下囚并很快惨死狱中,而少女时期的她却凭着无上的毅力熬过了数年非人的折磨,这种坚韧,确实足以令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男人汗颜。
  再后来,虽然父母被平反,她却已经一贫如洗,以才女之身,屈居在饭馆当杂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被谭正信看上了。

  可以说,谭正信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她这个贤内助功不可没。
  这样一位有才华、有毅力、坚强且倔强的女性,怎么可能会容忍处处不如自己的丈夫三妻四妾?也就是因为不舍得丢下儿子,否则的话,她离开谭家的时间至少还得再提前十年。
  老太太值得让人敬佩,同样也让人非常的头疼。
  脑海里飞速的转着这些从李善芳那里得来的信息,萧晋淡淡一笑,说:“老夫人,晚辈既然敢在您的家门口动手,自然有晚辈的道理,这跟有没有种是没什么关系的。”
  邵念琼端起面前的茶碗抿了一口,道:“我自己的孙子我知道,你肯定有你的道理,说不定他确实很该打,但是,无论如何,你都在我的家门口打了我的孙子,说你个‘不敬长者’不算冤枉你吧?!”

  萧晋眉头一挑,苦笑着摇摇头:“您说的没错,是晚辈失礼了。”
  “嗯,敢作敢当,有错能认,怪不得能入我那个媳妇儿的眼。”邵念琼放下茶碗,口气随意的说,“不过,错了就得认罚。小钺,替奶奶扇他两个耳光!”
  谭小钺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但紧接着便流露出微微兴奋的神色来,对萧晋弯了下腰,说:“萧先生,对不起,得罪了。”
  最后一个“了”字刚刚被吐出来的时候,她就动了。几乎是瞬息之间,右手便带着破风之声从身侧来到了萧晋耳旁。
  萧晋抬起左臂格挡,右拳如蛟龙出海一般,直捣谭小钺的前胸。
  这倒不是他有意占人家便宜,谭小钺本来就是个飞机场,摸起来估计跟男人差不了多少,更何况,他料定谭小钺不会被他摸到。
  然而,他料错了。
  谭小钺非但没有闪躲或者阻拦,身体反而还前进了几分,同时,右手顺着他格挡的左臂一绕一滑,四根手指就拍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不是萧晋的拳头先一步将她击退,打在他脸上的就不会是手指而是掌心了。
  不过是扇个耳光而已,就用出了同归于尽的架势,果然不愧是被专门精心培养出来的超级玩偶,主人的命令就是神谕,执行起来绝不会打半点折扣。
  日期:2018-02-0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