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7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些慌乱,赶紧用力抽出双脚。
  “格听见了?”瘦子惊惶的声音:“你们格听见了?牛说人话了!”
  “说人话?”有人不相信:“你莫黑我们!”
  “真说了!你格听见?你格听见?”
  “刚才是叫了一声……”矮个的声音。
  我这时已经抽出双脚,赶紧朝后退,就想爬起来。

  “坐下!”
  有人厉声喝道,同时我后脑被重重锤了一下。
  日期:2018-07-04 15:28:05
  回头一看,身后已经围了一圈人,高高矮矮,黑暗中看不见各人表情,但感觉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盯着我跟那头死牛。
  我没办法,只好坐下,看了一眼死牛,它就在我前方一米处,纹丝不动,如同一块黑色巨石。
  “这牛多久死的?”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问。
  “昨天晌午。”有人回答。
  “某呢!”有人很快否定:“是昨天吃夜饭时候死的,得病死的,就死在阿莫家坝子上呢……”
  “怕是当时没死呢。”有人在猜测:“死牛为哪样会拗?”

  “小比你说它说人话?”是瓮声瓮气的声音:“恁怪?怕是听错了。”
  “某听错呢!”瘦子争辩:“骗你做哪样?它真说了一句人话呢?嘎二哥你说!你说!格是?格是?”
  “嘎二哥,格是?”有人在问。
  “你们说**呢!”是瓮声瓮气那人,明显不相信:“牛呢,格会说人话?某乱讲!它说了哪样小比你说!”
  “像是……”瘦子小比在回忆:“像是——曲——”

  “曲阔阿阔。”一人忽道。
  “是呢是呢!”小比喜道:“嘎二哥听清楚了,就是曲阔阿阔!”
  听到这里,我不由看了小比跟嘎二哥一眼,看来他们也听到了,就是这四个音节,只不过我离得近,听得更清晰,是“曲古压古”!
  “嗬嗬!说得跟真的一样呢!”瓮声瓮气那人嘲笑道:“我不信一头死牛还会说人话!罗究,去把牛嘴巴撬开,看是牛嘴巴还是人嘴巴!”

  一个人朝我走来,应该是“罗究”。
  “莫过克!”有人忽道。
  话音未落,一个人走出圈子。
  日期:2018-07-04 15:36:24
  是个矮壮男子,头上缠了厚厚一圈黑色的布。
  “做哪样阿乌叔?”瓮声瓮气那人问。

  阿乌叔不搭理那人,问嘎二哥:“你听到牛说哪样?”
  “曲阔阿阔。”
  “听错了。应该是曲古压古。”
  地上,我一惊,不由瞪视阿乌叔。

  “你格瞧好了?”阿乌叔朝我一指:“牛是朝着他说的?”
  嘎二哥瞟我一眼,迟疑一下,点点头:“是呢。”
  “朝他说的?”阿乌叔又问小比。
  “是呢。”小比回答:“牛就跪在他跟前朝他说的。”
  “格瞧清楚了?”
  “是呢。瞧清楚了!”
  阿乌叔看我一眼,眼神有些不友好,接着他回过头,面朝人群,双臂张开。
  “听我呢!都莫过克!”他对小比道:“搞快!去叫你老弥舅舅来!”
  小比一愣:“老弥舅舅?”
  “是呢!搞快!”
  小比满脸狐疑,看我一眼,几步跳下路基,跑上草甸,朝那头一座黑色大山跑去。
  “你搞哪样阿乌叔?”矮个边问边朝我走了一步:“你搞哪样要请老弥舅舅来?”
  “莫过克!”阿乌叔朝我一指:“这小伙有问题。”
  日期:2018-07-04 20:04:25
  我坐在马路中间,浑身像散了架。
  一米开外,死牛一动不动趴着,脑袋就像被砍断一样下垂,中间脖子扯了足足半米长,一股股恶臭传来,熏得我想吐。
  其实这股恶臭一直都在,还异常浓烈,只不过之前打斗激烈,都没闻到,现在冷风从草甸那头刮过来,一下感觉恶臭扑鼻。
  那群乡民仍围在我跟死牛周围,隔了3米左右,都静静盯着我没说话,黑暗中高高矮矮就像一座座石像。
  七八米开外,“昌河”停在路边,车灯直直照射远方,车内后排斜躺了一个人,我认出是之前那个被捅伤的人。

  “来喽!”矮个忽道。
  我一凛,抬头一看,只见300米开外的草甸上出现三条黑影,前面一人打着手电筒,正急速朝这头跑来。
  日期:2018-07-04 21:13:43
  三人跑近,前面一人正是小比。
  后面跟了一个老头,一个少年,老头“呼哧呼哧”喘气,身材瘦小,只有一米四左右,披一件黑色斗篷,脑袋上裹了一层布,黑暗中看不见脸。
  少年跟他差不多高,穿一件无袖衫子,背了一个小木箱。

  “老弥舅舅......”好几个人招呼一声,语调恭敬。
  “就他。”小比把电筒朝我一晃。
  阿乌叔迎上去,对老弥舅舅“叽叽咕咕”低语,老弥舅舅一言不发。
  过会儿他摆摆手,阿乌叔赶紧退后几步,老弥舅舅在死牛跟前缓缓蹲下,右手五指张开,在一只牛眼睛表面缓缓划了一个圆圈,忽然说道:“神布。”

  那少年赶紧打开木箱,从内摸出一包东西,老弥舅舅接过,一抖,是一块黑色的布,他将黑布轻轻将整个牛头盖上,跪下来,嘴里咕噜咕噜说了一句,抖抖索索站起来。
  他转过身,正对我:“电筒。”
  我眼前一晃,小比的电筒已经直直打在我脸上。
  我下意识伸手去挡,一只鸡爪突然伸过来,一把抓住我手腕,冰冷刺骨,接着一张脸缓缓探过来,背光,只看见一对白蒙蒙的眼睛,正是老弥舅舅,“鸡爪”是他左手。
  他盯了我十多秒,松开手,左右一望。
  “带他到那儿克。”他朝不远处一栋黑色房子一指:“我要问话呢。”
  他说话咿咿呀呀,像个老太婆。
  “滚起来!”我背上挨了一脚。
  “莫打他呢。”老弥舅舅咿咿呀呀道:“小心被他下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