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4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由朝书包瞟了一眼,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有一把电筒,还有口罩,麻绳,几张地图,还有几个奇形怪状的铁制工具,全部锈迹斑斑。
  我暗暗心惊:看来可以确定了,他们就是盗墓的!

  我靠!以前只在书上还有电影里看到这类人,没想到今天我亲眼看见了,而且就站在我跟前。
  “你不要有怨言。”田鸡忽然道。
  “什么?”
  “这都是江湖规矩。”田鸡冷冷道:“等办完事就还给你。还有,不会要你白干,完了后有一笔辛苦费,不多,都按规矩来,我们经费也紧张。”
  日期:2018-07-03 14:58:43
  回到饭桌上,表哥看了一眼田鸡鼻子,咧嘴笑了笑,没吱声。
  代三姐则一直耷拉着脑袋,闷头吃东西,脸色很难看,看样子刚才也跟我一样,遭到表哥的“审问”,也不知道她现在立场怎么样,要是已经被表哥收服,那我一个人更不是他们的对手。
  4个人默默吃喝一阵,表哥叫田鸡摸出一个地图册,是《四川地图册》,翻到“雷波县”一页,给我看“石盘镇”的位置,这个镇在县城以北,位于“XX县”跟“XX县”之间,过去大致有70多公里,只有一根路进镇,一根路出镇,看来也属于一个比较偏僻的小镇。
  吃完饭,看了看墙上挂钟,已经快9点了。
  这里漏掉一个细节,之前我身上有一个BB机,也被一并搜走了。
  出了饭馆门,表哥说头晕,叫我来开。
  全部上了车,田鸡坐在副驾,表哥跟代三姐坐后排,出了县城,朝北边开,周围漆黑一片,我开了大灯,只看见前面一条灰白色的马路,朝前面延伸看不见尽头,两边则是空旷无比的草甸,草甸那头,都是黑色大山,山上有火光点点,散落在各处,应该是当地乡民的民居。
  开了一阵,后面传来脱裤子的声音,接着代三姐开始喘息,表哥时不时低声笑,听声音,二人竟然在后面干起来。
  我不由看了田鸡一眼,他两眼闭上,面无表情,鼻孔下面兀自塞着纸卷,嘴巴张开在“忽忽”出气,似乎睡着了。
  我心里“突”的一下:跳车!跑!
  顿时呼吸急促起来,支起耳朵听后排,那对狗男女发出“嗯嗯嘤嘤”的声音,明显已经“入戏”,正是好机会!
  我不由右手把住方向盘,左手悄悄伸到车门把手上,同时右眼朝田鸡瞟。
  田鸡猛然睁开眼,似乎有所察觉!
  我大惊,来不及细想,左手狠命一拧,车门顿时开了一条缝。
  “刹车!”田鸡突然尖叫。
  话音未落,左车头“蓬”一下撞到一个巨物,车身一歪,朝右边侧翻过去。

  日期:2018-07-03 15:24:51
  惊呼声中,我不及细想,双手抓住方向盘朝左边猛打。
  面包车剧烈一抖,终于稳住,又朝前窜出五六米,死死刹住。
  “咋了?”代三姐的声音,抖得厉害。
  我也惊魂未定,回头去看,外面一片漆黑,只见后面的路面七八米处躺了一坨巨大的黑影,像是某种巨型动物。
  “撞死人啦?”代三姐声音还在抖。
  “我去看一下。”
  边说,我边打开车门。
  这时只听到那边一阵嘈杂声,只见那坨“黑影”周围突然冒出几个人头,晃来晃去,而马路左边的草甸上,远远的看见几条黑影朝这边疾驰而来,边跑边喊叫。
  “莫下去!”田鸡一把抓住我。
  我诧异回头:“咋了?”

  “莫去!有问题。”
  日期:2018-07-03 16:27:16
  我一头雾水,这时脚步声响,回头一看,几条“黑影”朝我们冲来,边跑边吼叫,是当地方言,一句也听不懂。
  “快!走!”田鸡尖吼一声。
  “是棒棒!”表哥也低吼一声:“快快快!走走走走走!”
  我有些懵,来不及细想,立马去点火,发动机“嗤——”一声,没反应。
  “电瓶没电了!”田鸡急道:“走走走!下车!”

  说完他推开右边车门跳下去,表哥跟代三姐也手忙脚乱推车门朝外跳,我迟疑了一下,也跳下去,脑后只听一个人大喝一声:“想跑嘎!”,声到人到,一双大手已经死死把我衣服揪住。
  日期:2018-07-03 16:28:26
  只听车子那头,代三姐惨叫一声,回头一看,那头已经人影幢幢,三个黑色人影已经把表哥跟代三姐团团包围,女人的头发被死死揪住,身体摁在车门上。
  “放手!”

  田鸡尖叫一声,身子一纵,已经跟一条“黑影”扭打在一起。
  “建水!不要乱来!”表哥喝了一声。
  田鸡朝外一跳,一下跳出圈子,站在车头灯光处,双手下垂,一动不动。
  我一愣,莫非他叫“田建水”?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表哥高举双手。

  这时又围过来4个“黑影”,这下看得真切,都是当地乡民,都穿着同一种暗红色的土布长衫,高矮胖瘦不一,都一脸凶狠,有两个手里面还拿着锄头跟铁镐。
  “撞死了牛还想跑嘎?”一个矮个乡民指着表哥鼻子。
  表哥咧嘴一笑:“撞了啥?”
  “我们的牛格瞧见啰?”矮个乡民朝那个“巨影”一指:“走,过克瞧瞧!”
  日期:2018-07-03 16:29:41

  我一惊,扭头一看,果然,那个“巨影”有两只角,背脊骨蜿蜒起伏,果然是一头牛。
  “死啦?”表哥朝那头望了一眼,又朝我笑道:“你看你,不好生开车,这下好了,嗬嗬!”
  “走!”矮个朝那头指了指:“过克瞧,看咋个说!”
  表哥不动,咧嘴一笑:“要是撞死了你们准备怎么说?”
  “咋个说?”矮个眼睛一瞪:“赔钱!”

  “多少?”
  矮个伸出右手掌,展开。
  “500?”
  “啪!”的一下,表哥脸上已经狠狠挨了一耳光。
  表哥一愣,咧嘴笑道:“你打我干啥?又不是我在开车,嗬嗬!”

  “500!你耍我们嘎!”矮个指着表哥鼻子:“5000!一分不少!”
  “5000?”表哥嘴巴张的老大:“不能少点?”
  “啪”一声,他脸上又挨了一下,只听矮个怒道:“你格是想赖钱?一头牛卖多少钱你不知道?我们还要搬回克你不给点搬运费?”
  “又打我,嘿嘿!”
  表哥依然不反抗,笑着朝我一指:“你找他。他是司机。”
  日期:2018-07-03 16:37:36
  矮个扫视我一眼,命令道:“抓过来!”

  几个乡民冲过来,抓手的抓手,揪头发的揪头发,把我扯到车子那边。
  矮个恶狠狠打量我一眼:“你开的车嘎?”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不该承认,旁边表哥抢先道:“就他开的。赔钱你找他。我们都是乘客。”
  我大惊,正要反驳,左脸已经狠狠挨了一下。
  “格是你开车?”矮个狠狠瞪我,露出一口残缺不齐的黄牙。

  “我——”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是他。他是司机。”表哥指了指田鸡跟代三姐:“我们都是坐车的,到屏山县,每个人80块钱。”
  旁边田鸡点点头:“嗯。我是8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