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3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肯定不知道他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我一愣,抬头看她,她一脸复杂表情。
  “干啥的?”我忍不住问。
  “他们——盗墓的。”
  日期:2018-07-03 10:39:39
  盗墓!
  我暗暗心惊:其实之前表哥跟田鸡对话时候,就提到了一座“古墓”,我就隐隐感觉不对劲,现在竟然由代三姐亲口说出来,看来这二人确定是盗墓贼无疑了,不过代三姐这个时候给我说这个有些奇怪,她不是跟他们是一伙的吗,怎么对我这个外人说这些?
  于是我不动声色:“盗墓,嗯,你怎么知道?”
  代三姐朝门外看了看,表哥跟田鸡还站在那儿低声密谈,没注意我们这边。

  “实话给你说了。”代三姐压低声音:“他们这次来就是因为93年时候他们盗墓的时候死了两个人。”
  我一凛:“怎么回事?”
  “是胡胖子给我说的,田鸡是他狱友,他们两个以前一起坐过牢,在保山哪个监狱,他说田鸡在93年跟几个也是盗墓的,一起进了一座古墓,在保山还是怒江州,反正就在那一带,结果说出来后被什么东西附体了,死了两个,田鸡也差点死。”
  “附体?咋回事?”
  “说是……说是跟那种狐臭有关,就是余红霞身上那个狐臭,说那两个人死之前身上也有这种气味。”
  “同一个味道?”
  “不知道。”
  “人有狐臭很正常嘛,特别你们女人。”

  “屁个正常!”桌子底下,代三姐狠狠踢了我一下:“你懂个屁!她那个狐臭怪得很,她以前没有。”
  “余红霞?”
  “她是从今年2月份身上开始闻到的。”
  日期:2018-07-03 11:02:04

  “2月份?”
  “嗯。就是她找胡胖子帮忙卖那个佛头兽,就那个时间段。”
  “这么奇怪?”我想到一事:“对了,那佛头兽咋回事?你见过没有,啥样子?”
  “这么大。”代三姐比划了一下:“通体黑青色,脑袋像佛的脑袋,身体像狗,但四只脚都是蹄子,趴在地上,对了,后面左边蹄子是断了的。”
  根据代三姐比划,那石兽跟一只真狗差不多大。

  “这么大。有多重?”
  “几十斤嘛。40多斤。”
  “表哥他们为啥想看那东西他们说没有?”
  “没说。我想多半也跟那次盗墓还有死那两个人有关系。”代三姐从桌子底下踢我一脚:“所以你要小心,我担心——”
  她说了一半没说。
  我瞟了一眼门外,表哥正低头沉思,田鸡回头望了我们一眼。
  “担心什么?”我冷笑一声:“你给我说这些干啥?你们不是一伙吗?”

  “屁个一伙!”代三姐表情复杂:“他们两个!哼!他们这种人我清楚得很,都蹲过号子,心肠都黑!特别是那个眼镜,就那个姓田的,听胖子说以前在XX市杀过人,只是没杀死,重伤,判了8年,今年5月份才出来的!”
  “那,表哥呢?”
  “他?”代三姐脸上突然泛起潮红:“哼!油嘴滑舌!说的天花乱坠,指不定哪天就把你卖了!哼!”
  这时门口表哥跟田鸡走了进来。
  “喂喂!”代三姐又在桌子下踢了我一脚,低声急道:“我们说好!不要分开行动!小心当替死鬼!”
  我顿时明白过来:正是刚才田鸡说到“替死鬼”,引起了代三姐的警惕,看来她之前非要跟着来,说什么“表哥去哪儿她去哪儿”,基本属于头脑发热,典型的“犯花痴”。
  不过表哥这个人,虽说认识他也就几个小时,但看得出来此人头脑缜密,做事冷静,该下手时候绝不犹豫,他怎么会同意代三姐一起跟来,还有我,车子已经在他们手上,照理说我也没什么用处了,他们为何非要“挟持”我来?

  此行险恶!我得想个办法溜掉!
  这时表哥大喇喇坐下来:“久等了哈哈!来,喝酒!”
  我很机械的干了一杯,田鸡站起来,对我道:“走。”
  我一愣:“走哪儿去?”
  “厕所去。给你说个事。”
  日期:2018-07-03 14:11:12
  我坐着不动:“什么事?就在这儿说!”

  代三姐也很紧张,看了看我,瞄了田鸡一眼。
  田鸡一把揪住我肩膀:“少啰嗦!起来!”
  他声音很小,但很尖利,旁边一张桌子的食客都扭头过来观望。
  我暗暗心惊:看这架势,刚才他二人一定商量好了一件事,肯定是怎么对付我,肯定不是好事,要是现在我扯嗓子叫救命,肯定能跑脱!
  想到这层,我立马张了张嘴巴,喉咙里咕咕几声,却喊不出口。
  “放心吧小王。”表哥慢吞吞抽一口烟:“田兄弟要是想弄你刚才在车上就弄了,弄死了把车一停,往金沙江里面一扔,人不知鬼不觉,绝不会在这种场合。”
  我朝周围一看,有两三桌人,心想他说的也对,虽说很难听但的确是事实。

  于是很不情愿站起来,跟着田鸡朝堂子后面走,厕所很小,很阴暗,周围没人。
  在厕所门口站定,田鸡转过身:“她刚才给你说什么?”
  我一凛:“没——没说什么。”
  “你给我记住,跟我们一起办事一定要老老实实。”田鸡手一伸:“现在把身上东西摸出来。”
  日期:2018-07-03 14:15:28
  我一愣:“啥东西?”
  “身上所有东西。钱包,手机,身份证。”
  我有些恼怒:“为什么?”

  “规矩。”
  “啥规矩?”
  “少他妈废话!”田鸡伸手就去摸我的裤兜。
  “我草!”
  我大怒,伸手去挡,田鸡手一晃,晃到我裆部,一下把我XX抓住。
  “妈卖X!”我疼的眼泪都流出来,往后一缩,那地方却被他死死抓住,感觉他还在加力,我不由惨叫出声。
  “听不听话?”他冷冷道。
  我怒火冲天,一圈狠狠砸在他面部,“蓬”一声,他眼镜歪在一边,只感觉他脸上的骨头又冷又硬,像冰块。
  田鸡一声不吭,手上用力,我疼的勾下腰。
  “听不听话?”
  我疼的撕心裂肺,赶紧求饶:“哎哟......听听听......哎哟你放手!”

  田鸡一言不发,手一松,我赶紧往后一缩,疼的蹲在地上。
  “那好。全部摸出来!”
  田鸡左手伸出,右手一擦鼻子,两个鼻孔瞬间流出两道鲜血。
  我暗暗恐惧:这人似乎没有痛感,刚才那一拳把我的手都打疼了,他却屁事没有,看他下手如此狠毒,我虽说比他高半个头,但我感觉我不是他对手,说得不好听,比如现在地上有一把砍刀,就算我拿在手里,我不见得敢朝他砍下去,可是眼前这个人就不同了,别看他斯斯文文,刀子真要到了他手里,他会一秒钟不考虑就砍上来,而且一砍就是往死里砍。
  我摸着XX,缩在墙角,足足两分钟才好一点。
  也没办法,只得摸出身上全部东西,一个钱夹,里面有200多块钱,还有身份证,驾照,此外还有一包“红塔山”,一个打火机,一串门钥匙,通通摸出来。
  田鸡的鼻孔还在流血,他一脸冷漠,摸出一张纸,揉成两坨,胡乱塞进鼻孔,又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把我所有东西装进去,拉开他那个帆布书包往里面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