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2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便你。”
  表哥看我一眼,收敛住笑容:“不说废话。我问你,那个石兽到底怎么回事你再给我说一遍,一个字不准漏。”
  “我都给他说了。”代三姐一指田鸡。
  “再说一遍。”
  代三姐喘口气,坐起来:“我要喝水。”

  日期:2018-07-01 14:20:59
  我找了一瓶矿泉水,丢给她。
  代三姐喝了几口,喘息一阵,头发兀自凌乱。
  “最开始是今年2月。”她道:“她——就是余红霞说她手头有一个东西,就是那个佛头兽,她想出手,叫我找人打听有没人有兴趣,我就给曾三儿还有胡胖子说了,有一天胡胖子就找到余红霞,说,想看货,余红霞说要回去商量,就是石盘镇,那个石兽一直在镇上,但我们都不知道在哪个人手里头,余红霞嘴巴很紧,一直没说,后来她就回去了,第二天就把东西抱上来,胡胖子他们看了一下,就问她是从哪儿搞来的,余红霞一开始嘴巴严,不说,后来说了一句,是她情人搞来的,他不让她说,我们就问那个人是谁,她神神秘秘的不吭声,后来她就把东西又抱回去了,然后就过了好几个月,后来你们就来了。”

  “嗯。”表哥点点头:“她当时为什么又不卖了,她原话怎么说的?”
  “她原话——”代三姐想了想:“她当时就说那头已经找到买主了,人家交了定金。”
  “就那个重庆大老板?”
  “嗯。”

  “没说是重庆干啥的?”
  “没有。就只说了是重庆那边来的,是她情夫在联系,她完全不知情。”
  “以你的估计——”表哥凑过来:“她情夫是谁?”
  “你都问了三遍了!”代三姐摇摇头:“我真不知道。她嘴巴向来就很严实,再说了,石盘镇那边我也不熟。”

  “嗯。”表哥点点头,转头朝我咧嘴一笑:“这下好了,你也脱不了手了。”
  我一愣:“什么?”
  “尸体是不是马主任?”
  我一凛:“不知道。我没见过他本人。”
  “估计就是他。”
  “他......他怎么会......他明明在县医院啊?”
  “有人在背后操作。”表哥顿了顿:“本来只想麻烦你去县医院找马主任摸摸情况,现在好了,不用去了。”
  “那我——”
  “你现在不要妄想走人。”表哥森然道:“现在死了一个人,你我都在现场,江湖规矩,我们是不可能放你走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现在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活我活,你亡我亡。”
  我瞪着他,只感觉整个身体往下坠。
  “我再给你明说。”表哥取下墨镜,哈了一口气,戴上:“我们目前在调查一件事,涉及到一个东西,就是那个佛头兽,它跟十年前两条人命有关,现在它到了哪个人手里我们也不知道,没办法,只有先到石盘镇,找到余红霞情夫再说。”

  日期:2018-07-01 14:49:27
  我无力倒在靠背上。
  面包车很快启动,出了县城,上了跨江大桥,只见一轮血红色夕阳挂在天边,金沙江在下面“忽忽”奔腾,远处有一艘巨大的铁驳船,“呜——”传来汽笛鸣叫,幽远苍凉。
  我却没心情欣赏如此美景,脑子里轰轰作响。
  现在事情的性质突然严重起来,本来之前表哥叫我去“办事”,我也认为无非就是让我当个“内奸”,把瞿国祥那头的情况随时通报给他们,没想到在“农机局”宿舍,竟然见到一具尸体,本来以为是余红霞,没想到却是一具男尸,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马良才!

  这太诡异了,马良才不是在县医院输液吗,为何死在“农机局”余红霞的宿舍?
  而且,竟然戴着丨乳丨罩,穿着丨内丨裤,还涂抹上女人的指甲油?
  这种死法,又隐藏着什么可怖的寓意?
  我无法回答,我只知道,现在我已经陷入了一条贼船,除了有两个穷凶极恶的同伙,最让我恐惧的,我根本不知道这条“船”会驶向何方?
  “呜呜——”又是一声汽笛鸣叫。
  我不由抬头一看,天边,夕阳已经没入大山背后,远远的江面上,铁驳船只剩下一道朦胧黑影。

  日期:2018-07-01 15:42:55
  过了金沙江,进入四川“雷波县”境内。
  又开了半小时,进入县城,天已经黑了,在路边找了一家烧菜馆,点了几个菜,表哥问我喝不喝酒,我本来没心情,表哥就给自己点了3瓶啤酒,田鸡找老板要了半斤“枸杞酒”,二人干了几杯,我忍不住,就要了3两“枸杞酒”。
  3个人干了一杯,表哥摸出烟来,一人一杆,代三姐也要了一杆去。
  抽了几口,代三姐终于问:“喂喂喂,那个......丨乳丨罩跟丨内丨裤怎么回事?”
  “你确定是余红霞的?”表哥叼着烟。
  “嗯。”

  “唔。”表哥转头问田鸡:“你怎么说?”
  田鸡右手慢慢转动酒杯,两眼也死盯着酒杯,像没听见。
  表哥看向我:“对了,那姓瞿的叫什么?”
  问完这句,他目光突然移到我额头处,似乎在很注意的看一样东西。
  “瞿国祥。”我回答。
  “瞿国祥......昆明的?”
  “是。”
  “是个什么?道士还是阴阳先生?”
  “不知道。”我顿了顿:“我是他们请来开车的。只是听说他们说什么‘驱鬼’之类,具体是什么人我真不知道。”
  “嗯。”表哥点点头:“他们做了什么法事没有?就是驱鬼的那些法事?”
  “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表哥笑了笑:“那你为啥来找余红霞,这个你总知道吧。”
  “瞿国祥叫我来找的,只说她是一个鸡,跟马主任出事有关系,其他的我就......”
  “鸡?”表哥头一伸,凑到代三姐胸口“忽忽”一嗅,笑道:“嗯,这就是传说中的鸡胸了,嗯,好多肉,哈哈哈!”
  “讨厌!”代三姐胀红脸,左手轻轻敲了表哥后脑勺一下。
  旁边田鸡突然道:“替死鬼!”
  表哥抬起头:“什么?”
  “两个人都是替死鬼!”田鸡鼓起眼睛:“他,还有那个女疯子。”
  日期:2018-07-01 16:19:15
  “女疯子?谁?”
  田鸡看我一眼,站起来:“走。出去说。”
  表哥一脸疑惑,还是站起来,二人走到馆子门口,脑袋凑到一起。

  我知道他们有秘密要说,也不在意,端起酒杯喝。
  代三姐看了那头一眼,哼一声。
  我没理她,低头吃肉,代三姐突然凑过来,低声问:“喂!你听懂没有?”
  我一愣:“什么?”
  “他说谁是替死鬼?什么女疯子?”
  我摇摇头:“不知道。”

  代三姐坐回去,一脸茫然,突然叹口气:“唉!我不该跟来的。”
  我抬头看她,没吭声。
  代三姐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饭桌:“你说,我们会不会被通缉?”
  我没吭声。
  “你说,他们到时候会不会把我们卖了?”
  我还是没吭声。
  代三姐突然抬起头,一脸紧张朝周围看了看,双手环抱住自己,就像很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