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1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30 15:03:48
  人头的脸正对墙壁,寸头,明显是个男的!
  而他头上,头顶处,以及两侧,分别贴着三块白纱布,用透明胶布粘住,里面兀自渗透出血。
  “妈呀!”身后代三姐惨叫一声:“这谁?”
  “靠!不是余红霞!”表哥瞬间也发现了。
  我也心惊肉跳,本来以为床单里就是余红霞,我已经做好了准备,马上会近距离目睹一具女尸,没想到里面竟然是个男人!
  我靠着玻璃门,不敢走近,盯着那颗人头,这时看得清晰,此人蒜头鼻子,嘴巴微微张开,双眼露出一条缝隙,露出一个惊诧的表情。
  表哥深呼吸一口,命令田鸡:“看一下死没有?”
  田鸡一言不发,面不改色,缓缓蹲下来,伸出右手食指跟中指,在人头的鼻子底下探了一下,又去下巴处探了探。
  “嗯。”他点点头。
  我身子一抖,是一具男尸!
  “认不认识?”表哥问代三姐。
  代三姐簌簌发抖:“没......没见过。”
  “怎么回事?”表哥面沉如水:“你不是说你走的时候余红霞在厕所吗,怎么变了个人?”
  “不知道......”代三姐缓缓往地上滑。
  “当时怎么回事,就你走的时候?”

  “我......”代三姐有气无力:“我当时......当时就看见她坐在马桶上,我就......我就叫了她几声,她没反应,我......我就......”
  “她当时是不是也蒙着床单,像刚才那样?”
  “是......是......”
  “你当时几点离开的?”
  “就......就6点过,没到7点。”
  “之后再也没回来过?”
  “没有。”代三姐吞了吞口水:“我当时想报警,是曾三儿说,你不让报,说你马上就要来,叫我们先不要......先不要......”
  “嗯。”表哥一脸阴沉。
  田鸡突然鼻子里“忽忽”几下,又凑过去,在“人头”周围嗅了几下。

  “狐臭。”他看了一眼表哥。
  表哥一凛,蹲下去,也“忽忽”嗅了两下,点点头:“嗯。跟你那个味道一模一样。”
  “古墓。”田鸡嘴里挤出两个字。
  表哥点点头:“你的意思,他也进去过?”

  田鸡盯着“人头”:“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会不会是小庄的朋友?”
  田鸡缓缓摇头:“不知道。”
  边说,边伸出手,抓住“人头”上一块纱布,猛的一扯。
  我眉心处突然一麻。
  这时纱布已经扯开,我看得清晰,纱布下面是一块邮票大小的缺口,露出白森森的头盖骨,像是被一把刀活活削走一般。
  “一,二,三。”田鸡指了指“人头”:“三块头皮没了。”
  我身子一晃。
  “那个姓马的。”表哥点点头。
  日期:2018-06-30 20:20:12
  表哥回头看着我:“是不是他?”
  我口干舌燥:“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你们不是来帮他驱鬼吗?”
  “我没见过他。他当时已经住进县医院了。那姓瞿的见过。”
  表哥不置可否,回头盯着那个“人头”:“你怎么说?”
  他在问田鸡。
  田鸡皱了皱眉:“是不是姓马的先不说,余红霞哪里去了?”

  表哥明显一凛,思索几秒,对代三姐道:“去!看她掉的头发还不在?”
  代三姐半蹲在地上,双手死死勾住门框,嘴巴半张,一脸痴呆状,似乎没听见。
  “你去!”
  我点点头,转身跑到客厅,左右一看,卧室就在右边,门开着,我几步冲进去,一下看到一张大床,上面有两床铺盖,都凌乱无比。
  我定了定神,一把掀开一床,没有,再掀开另一床,也没有。
  “妈呀!”
  厕所那边有人尖叫,是代三姐。

  我吓一跳,回身冲出卧室,就看见代三姐仰面倒在厕所门口,就像被谁狠狠推出来一般。
  发生什么事?
  我顿时气紧,几步冲过去,厕所里面,表哥跟田鸡仍然蹲在那里,而男尸身上的床单不知何时被撩开了,露出一具无比奇诡的尸身。
  日期:2018-07-01 11:45:37
  昨晚发了一段,删了。
  我不知道原因,也许是对于那具男尸的描述触碰到某种审查禁忌,我很想跳过这段,但肯定不行,思前想后,我决定对描述做一个模糊处理。
  日期:2018-07-01 12:07:40
  男尸赤条条侧卧在地上,大腹便便,白皮嫩肉,一看就是个保养得体的中年男。
  而让我头皮发麻的是,尸体竟然戴着丨乳丨罩,穿一根女性丨内丨裤,因为屁股太大,绷得死死,挤出来半截黑乎乎的XX。
  “三姐!”表哥低吼一声:“丨乳丨罩裤子谁的?”
  代三姐披头散发,缓缓坐起来,颤抖道:“余红霞的。”
  “都是她的?”
  “嗯。”代三姐突然挣扎着站起来,哀嚎道:“不行!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等一下!”田鸡忽道,边说,边把被单一扯,整个儿从男尸腿部扯开,露出两条光溜溜的脚,只见十根脚趾上都涂抹了黑色指甲油,跟毛茸茸的小腿一对比,显得无比怪异。
  田鸡伸手在一根脚趾上一蹭,缩回来,看了看,又嗅了一下。
  “怎么样?”表哥问。
  “才抹的。不到三个小时。”
  表哥一凛:“有人来过?”
  “嗯。”
  “你估计是谁?”

  田鸡皱眉沉思几秒:“那个人。”
  “她情夫?”
  田鸡不语。
  表哥沉思数秒,抬头问我:“卧室咋样?”
  我口干舌燥,双脚发软,摇摇头。
  “啥意思?”表哥站起来:“没看见头发?”
  “嗯。床上没有。”
  “一根也没有?”

  “有几根,零零碎碎。”
  田鸡也站起来:“被那人取走了!”
  “好手段!干净利落!嘿嘿!”表哥冷笑数声:“走!”
  日期:2018-07-01 13:19:30
  田鸡一扯被单,盖住尸体,跟表哥迅速走出。
  代三姐摇摇欲坠:“走了?”
  “走!”表哥一扯她。
  “尸体......咋办?”

  “不关你事。”表哥想了想:“你收拾一下。短时间不会回来了。”
  “我......没东西。”代三姐呜咽一句,身子软软的,往下滑。
  表哥死死揪住她,出了屋门,我赶紧也跟上,田鸡最后出来,环视一眼屋子,把门关上。
  4人鱼贯下楼,上了面包车,代三姐往后排仰面倒下,嘴巴半张,双眼无神。

  我也一屁股坐下,靠着靠背,如同虚脱。
  表哥一言不发,启动车子,很快开出“农机局”宿舍大门,拐了几个弯,在一个僻静处停下。
  他回过头,看了看代三姐:“你先回去。”
  代三姐有气无力问:“你呢?”
  “我们——去石盘镇。”
  “我也去。”
  “你去?”表哥咧嘴一笑;“不怕曾三儿吃醋?”
  “管他屁事!”代三姐坐起来:“我跟你走。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你还缠上我了,嘿嘿嘿!”表哥坏笑道:“不怕我吃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