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0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30 11:21:56
  我有些懵。
  一分钟之前,我还被他们拳打脚踢,最后还想要我的命,现在,却马上变脸了,什么“自己人”,什么“必须我去办”,这些人一看就是操社会的人,矮胖子跟瘦子曾三儿就算了,表哥跟田鸡,看他们一脸的戾气,多半还有案底,现在我落在他们手上,反抗是没用的了,只有先答应下来,之后再随机应变。

  “办什么?”我已经拿定主意。
  “你们从昆明来的?”
  我一愣:“是。”
  “开车来的?”
  “嗯。”
  “车子停哪里?”
  我一下警惕起来:“停——你问这个干什么?”
  表哥伸出手:“钥匙给我。”

  我没办法,解下钥匙递给他,他看了看:“昌河面包。嘿嘿,正好。”
  我隐隐感到不妙,没吭声。
  “你停哪里?”
  我犹豫一下,现在只有老实相告,挺过这一关再说。
  “就那个茶厂办事处门口。”
  表哥点点头,叫代三姐开门,矮胖子跟曾三儿走进来,表哥把钥匙交给矮胖子,说了地址,矮胖子转身出门。

  “来。委屈你一下。”
  表哥拉开旁边一道门:“先进去休息,把血擦干净了,待会儿还有出去办事。”
  我只好站起来,拿起卷纸,走进房间,门“蓬”一声在我身后关闭。
  日期:2018-06-30 11:52:12
  里面是卧室,只有一张床,一个衣帽架,一个梳妆台,显得空空荡荡。

  地上丢了一个用过的避丨孕丨套,到处是一股霉臭,看来那“代三姐”多半也是鸡,这儿是她跟嫖客办事的地方。
  我看了看窗户,有铁栏,掰了一下,纹丝不动,叹口气,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在梳妆镜上检查了一下伤势,右太阳穴伤情最重,有一道一寸多长的血口,还好,基本凝固,胡乱擦了擦血,倒在床上。
  现在看来,那个“鸡”就是叫余红霞了,此人不但涉及到马主任的案子,还跟一尊什么“佛头兽”有关,听表哥他们的口气,似乎怀疑我是来跟余红霞做一笔交易的,交易的目标就是“佛头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让表哥他们如此紧张,如临大敌?

  还有,刚才代三姐说了一句话,说“余红霞就是被那东西吓死了。”
  莫非,余红霞已经死了?
  我使劲摇摇脑袋,现在情况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混乱,感觉整件事情已经不是“驱鬼”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还涉及到另外一件性质更严重的事。
  现在,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了。
  宽下心,也不想睡觉,倒在床上支起耳朵听外面客厅的声音。
  只听有人在收拾打烂的碗盆,有人在低声说话,像是表哥跟田鸡,听不清楚内容。
  摸出传呼机看了看,已经5点一刻了,也不知道石梅回去报信没有,瞿国祥他们会不会找过来。

  迷迷糊糊一阵,只听客厅脚步声乱响,接着卧室门开了。
  “走。”田鸡命令我。
  我只好走出去,矮胖子已经回来了,把钥匙交给表哥,接着表哥跟田鸡把我夹在中间出了门,代三姐也跟上来。
  走到院坝,我一眼看见我那辆“昌河”。
  上了车,表哥坐到驾驶室,我们三个坐在后面。
  车子很快开出,代三姐不停指路,拐来拐去,前面出现一个老家属区,门口写了“XX县农机局”字样。

  进了小区,在一栋三层红砖楼前停住。
  我,表哥,田鸡依次下车,代三姐却坐着不动。
  “下来。”表哥命令她。
  “你们上去。”代三姐脸上露出畏惧表情:“我就在这儿。”
  日期:2018-06-30 12:11:33

  “快点。听话。”表哥咧嘴笑,但感觉他一脸一股森然之气。
  代三姐很不情愿的下了车:“那,你们先走。”
  “他(她)吃不了你。”表哥咧嘴笑道。
  说完四人进了单元门,上到3楼,在一扇门前停住,表哥摸出一串钥匙,打开,我当时站在他身后,门刚一开,一股阴冷袭来,我眉心处猛的一麻。
  我心头“突”的一跳:我靠!甲波!
  “在哪儿?”表哥问。
  “卫......卫生间。”代三姐缩在门口,不敢进来。
  我心头也开始蓬蓬跳,他们在说谁?
  表哥左右一看,我这时也发现了卫生间,就在左边,玻璃门开了一半,门口掉落了一只红色女式拖鞋,里面还有同样一只,跟人感觉就像之前有个女人很慌乱的从里面逃出来一般。
  表哥蹑手蹑脚走到玻璃门边,敲了两下。
  “余红霞。”他喊了一声。
  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他一推,门一下开了,里面马桶上,很恐怖的坐了一个“怪人”。
  日期:2018-06-30 12:43:44
  那人一动不动,直直坐在马桶上,就像正在拉屎。

  而他(她)从头到脚,盖着一张白色床单,只在最下面露出一只脚,是左脚,光着,指甲上涂着黑色指甲油。
  “余红霞。”表哥又轻唤了一声。
  我靠,她就是余红霞!
  我心里“蓬蓬”乱跳,她怎么跟鬼一样,蒙着头坐在马桶上,她在干什么?
  表哥似乎也有些忌惮,盯着余红霞,头也不回问:“你走的时候就这个样子?”
  “嗯。”我身后,代三姐应了一声,只感觉她身子在索索发抖。

  “是哪天?什么时候?”
  “大前天。早上时候。6点过嘛。”
  “大前天?23号。”
  “嗯。”
  “当时什么情况?”

  “当时......”代三姐身子抖得更厉害:“当时我还在睡觉,就听到她尖叫,我就醒了,她不在床上,铺盖里头全是她的头发——”
  “她掉的?”
  “是。她头天晚上就开始掉,一团一团掉,吓死人了,因为当时很晚了,我就叫她第二天早点起来去医院看一下,哪晓得早上起来,一看铺盖,全是她头发,好大一团,感觉她全部头发都掉下来了,对了——”
  代三姐朝某处一指:“应该还在床——”

  她突然停住。
  这时我也看见了,白床单里面,那人的脑袋朝我们这边偏了一下。
  日期:2018-06-30 13:02:32
  “红霞......”代三姐声音都快哭了。
  床单里面,那“人”脑袋停止转动,那姿势明显在盯着我们看。
  一时间四个人都定住,都死盯着那“白人”。
  “田鸡!”表哥突然低喝一声。
  我身后,田鸡突然几步冲过去,一把抓住床单,“忽”的一扯。
  那“白人”似乎把床单死死扯住了,竟然没扯开,田鸡猛的又是一扯,“忽拉”一下,那“人”侧翻下来,“噗”的一声,脑袋正好倒在我脚下,那声音就像一团烂肉掉在地上,我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身后,传来代三姐的尖叫。
  我也吓得不行,朝后猛退,后背“蓬”一声抵在玻璃门上,感觉“嘎”的几声,玻璃应该碎了。
  “扯开!”表哥低吼一声,同时朝右边躲开。
  田鸡一声不吭,双手抓住床单,狠命一扯,一下扯开,露出一个怪异的“人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