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9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摸出手机:“嗯。都在。”
  说了这句,就挂掉,站起来,盯着我不说话。

  一时屋子里都没人说话。
  这时只听外面脚步声响,有人“蓬蓬”敲门。
  田鸡对黄衣女道:“开门。”
  黄衣女人迟疑一下,跑过去,门打开一道缝。
  “表哥。”黄衣女低声招呼一声。
  “吔,代三姐,还是这么骚?”一人大喇喇走进来。
  日期:2018-06-29 15:31:44

  此人一口普通话,边说边用右手在黄衣女胸脯上弹了一下。
  黄衣女笑骂一句,伸手去打:“讨厌。”
  我旁边那瘦子突然重重呼出一口气,我扭头一看,只见他怒视着进来那位“表哥”,一幅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表哥一下看见我,咧嘴笑道:“吔,还没搞定?”
  只见此人身材高大,穿米色风衣,戴一副墨镜,脸上坑坑洼洼,颇有风度。
  矮胖子道:“这人嘴很硬。”

  “硬?嗬嗬。”“表哥”咧嘴笑道:“那就要想办法让他软,是不是代三姐,从硬变软你最拿手。”
  旁边,瘦子牙齿狠狠一咬,怒视表哥。
  表哥似乎没看见,对田鸡道:“怎么说?”
  田鸡斜睨我一眼:“像是个嫖子。”

  “嫖子?”表哥咧嘴一笑:“那就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唔。”田鸡看我一眼,缓缓站直,突然目露凶光。
  日期:2018-06-29 17:09:42
  我吃了一惊,他怎么突然这种眼神?

  田鸡突然动了一下,劲风一刮,我右太阳穴被重重一击,这下就比刚才瘦子那脚狠多了,我眼前一黑,顿时失去知觉。
  模模糊糊,只听黄衣女“代三姐”在尖叫:“你要干啥?”
  没人回答。
  过会儿代三姐又叫:“不要在我房间杀人!”
  杀人!

  我脑子里“嗡”一声,一下清醒过来。
  只听表哥笑道:“不能留他。这个人有大问题。我感觉是条子。”
  “不行!”代三姐很急:“余红霞那边还没解决,这儿又弄死一个,不行不行!”
  我这时基本清醒,不由大骇:看这架势,他们想弄死我!
  我又没做什么,他们怎么这么狠?
  一急,冲口而出:“我说!我说!不要弄我!不要弄我!”
  同时,我眼睛也睁开了,一片红色的热流掩盖过来,应该是我的血。
  “要说了?”表哥附身过来,笑道:“早这样多好,何必非要挨上一脚?”
  “我说。我说。”我喘粗气道:“是有人在找她。”
  日期:2018-06-29 17:11:08
  “余红霞?”表哥笑吟吟问。
  “嗯。”我嘴角不停流口水,止不住。
  “谁找她?”
  “一个姓瞿的。”
  “瞿。嗯,你说。”
  “他们说余红霞在那天跟茶厂办事处一个姓马的上床,然后姓马的就出事了,余红霞就跑了,他们就到处在找她。”

  “姓马的?出什么事?”
  “他们说他被鬼附体,头皮被鬼撕了。”
  “你再说一遍!”表哥笑容僵住。
  “说那姓马的鬼附体。”

  “头皮怎么回事?”
  “说他头皮被鬼撕了。”
  “被鬼撕?什么意思?”表哥顿了顿:“那个‘鬼’,他们亲眼看见了?”
  我迟疑一下:“我——不知道,听他们说的。”

  “他们是哪些人?”
  “姓瞿的,他一个同伙,还有茶厂办事处几个职工。”
  “那姓马的现在在哪儿?”
  “在县医院。”
  “人还活着?”
  “人——”我摇摇头:“不清楚。”
  表哥沉吟一下:“你刚才说什么鬼附体是什么意思?”
  “他们说是于红霞身上有不干净东西,那天就22号那天,他们两个不是在办事处宿舍上床吗,就说那个东西从余红霞身上跑到姓马的那人身上去了,他们说那东西很凶,姓马的头上的头皮就是它撕的。”
  “余红霞!”旁边代三姐忽然道:“肯定也是被那个吓死的。”
  日期:2018-06-29 17:12:15

  表哥皱皱眉,直起身子,想了想,对矮胖子道:“你跟曾三儿先出去,我要说点事。”
  矮胖子一扯瘦子:“走。”
  瘦子一愣,指了指代三姐:“她呢?”
  表哥道:“她留下。”
  瘦子咬咬牙,一幅想走不想走的模样。
  田鸡斜睨他一眼:“不听老大招呼?”

  瘦子恨了代三姐一眼,拉拉扯扯跟矮胖子走出门,关门之前兀自还回头恨了表哥一眼。
  表哥明显看见了,一脸无所谓,嘿嘿一笑,对田鸡道:“扶他起来。”
  田鸡三两下把我扶起来,靠在沙发上,我抹了一把太阳穴,一手的鲜血,钻心的痛。
  “给他擦一下血。”表哥命令代三姐。
  代三姐从地上捡起卷纸,撕下一截,走过来给我擦拭。
  我手一推:“走开!”

  “莫气。”表哥笑道:“这么骚的一个姐姐给你擦,你还拒绝,要是我,等她一边擦我一边去摸她,才爽感,嘿嘿。”
  代三姐啐了一口:“摸!摸你个X巴!”
  “行了。这些话黑了在床上慢慢再给你说。”表哥朝代三姐坏笑一下,又从墨镜里盯着我:“你叫啥名字?”
  我迟疑了一下:“王。王松。”
  “好,王松。”表哥点点头:“你还算不错,该硬就硬,该软就软,本来你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完全可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
  他凑过来;“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个,走人,但要留点东西。第二个,跟我们干。”

  日期:2018-06-29 17:13:41
  我懵了:“你说什么?”
  “还没懂?”表哥咧嘴一笑:“看你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请佛容易送佛难的道理吧。”
  我瞪着他,还是没懂。
  “非要我给你说明?”表哥笑着摇摇头:“好,我就给你明说,今天你王松既然走进这个屋子,碰上了我跟田鸡兄弟,那你想活着走出去,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刚才我已经说了。”
  “为什么?”我还是不懂。
  “不为什么。规矩。”
  我暗暗心惊,现在基本懂了,这两人一定在办一件大案,我既然闯进来,他们不会轻易放我走了。
  “我要是走人,要怎么样?”我硬着头皮问。
  “简单。留下一只招子。左还是右你选。”
  这句话我听懂了,咬牙恨着他:“你想挖我一只眼睛?我不信你敢!”
  “哈哈哈,巧了。”表哥咧嘴笑,一边摘下墨镜:“我当年也是这么说的。哈哈。”
  我一看,一惊,他右眼好端端的,但左眼眶内,全是一种半透明的灰黑色胶质东西,明显不是眼球跟眼白,而是某种填充体,看起来异常惊悚。
  “行了。”表哥哈了口气,吹了吹墨镜:“我看你王松也是个聪明人,不会像我当年那么固执,是不是,嗯?”

  我吞了吞口水,无力道:“要我干什么?”
  “都是自家人我就实话给你说了。”表哥戴上墨镜:“现在事情很急,我们要马上要到四川雷波县去一趟,走之前要办一件事,必须你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