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8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慢去。”
  女人慢吞吞说了一句。
  我盯着她嘴巴看,确实没看见有一颗痣,心中狐疑,这怎么回事?
  “你是哪位?”
  女人慢吞吞问,她穿一条鹅黄色连衣裙,胸口很低,露出两道乳晕,穿一双拖鞋。
  “我——”我一时语塞:“你是余红霞?”
  “是呀。”
  “你——”我脑袋有些晕,不知道该怎么发问。
  “嘻嘻。”余红霞笑了笑,朝沙发一指:“来。坐。”
  日期:2018-06-29 13:03:39

  我一时手足无措,犹豫一下,还是走过去坐下,打量一下周围,是一间普通民居,没开灯,光线很暗,周围有一股平房常见的潮湿气味。
  余红霞慢悠悠在我身边坐下,几乎快挨着我,我顿时闻到她身上汗味里夹了一股丁香花的香味。
  对了,狐臭!
  我不由“忽忽”,轻轻嗅了嗅,她身上很香,哪里有什么狐臭?
  对了,宋学杰不是说过,她身上也许已经没有狐臭了吗,那个“甲波”已经转移到马良才身上了,那肯定闻不出来!
  一想到那个穿人衣裤的“甲波”,我顿时一凛,赶紧朝外面移动了一下屁股。
  “嘻嘻。”余红霞轻笑一声:“你这位师傅好奇怪,来找我,又半天不说话。”
  “是这样——”我有些尴尬:“我来主要是——”

  “是什么?”
  “是——”
  “是不是说那个东西的事?”
  “嗯。”我暗想,她一定是指那个什么“佛头兽”。
  “我们当时怎么商量的?”女人屁股朝我移动了一下,又快挨着我。
  我不由斜着瞟了她一眼,一下瞟到她胸脯,两道白嫩的乳晕异常诱人。
  我不由提醒自己:要稳住,这人可是个鸡,专门勾引我们男人的,要稳住!
  “喂喂!”女人又靠过来,腻声问:“我们当时怎么说的?”
  我有些气紧,心头“蓬蓬”跳:妈的,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商量的!
  赶紧喘口气,吞了吞口水道:“我们当时——嗯——”

  女人把脸凑过来,声音愈发腻:“那,要不要看货?”
  我不由偏头看她,突然发现,她是个四方脸。
  不好!不是说那个鸡是长脸吗,莫非......
  “要不要看货?”女人边低语,边把胸脯凑过来,我顿时晕头转向,赶紧伸手去推,女人顺势一凑,我左手一下推在她胸脯上。

  “哎呀!”女人突然叫了一声。
  只听身后“咚”一声大响,回头一看,房门被踢开了,冲进来两个人。
  日期:2018-06-29 14:16:09
  二人冲进来,一个是矮胖子,是个是瘦子,我认出来,正是之前说悄悄话那位。
  “他做哪样?”矮胖子恶狠狠问。
  女人把连衣裙往下一拉,露出半个胸。

  “他想强bao我!”
  我大惊,一下明白过来,我入套了!
  我猛的站起来,脸上已经狠狠挨了一下,正是矮胖子,他凶神恶煞指着我:“还想跑?你个**!”
  我脸上火辣辣疼,膝盖猛的顶上去,一下顶在矮胖子跨步,他哀嚎一声,向后倒去。
  这时那瘦子已经冲过来,手猛的一挥,一根自行车锁链朝我头部打来,我大骇,一低头,锁头从女人脸部扫过,她呀呀尖叫。
  趁此机会,我一个扫堂腿,瘦子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茶几上,“噼里啪啦”上面的饭碗汤碗全部粉碎,汤水菜叶四溅。
  我暗暗冷笑,就这两把刷子还想给我设套,我以前可是跑大车的,天南海北什么事没见过?
  也没时间多想,我“腾”一下跳起来,朝门口狂奔,矮胖子伸手来拉,我身子一缩,几步窜到门口。
  眼前一晃,门口出现一个人。
  “田鸡!按住他!”

  身后,矮胖子狂吼一声,追上来。
  门口那人是个眼镜,比我矮半头,只见他右手一伸,一下掐住我脖子,只感觉他手指如同铁箍,我顿时眼前一黑。
  我大骇,一拳打去,“蓬”正中此人面门。
  此人一声不吭,手中一股大力传来,我眼前一黑,一下晕倒在地。
  日期:2018-06-29 15:30:16
  但感觉也就五六秒,一下醒过来。
  “蓬”一声,左耳朵被狠狠踢了一脚,顿时钻心的疼,侧头一看,我整个人倒在门口,那瘦子正恶狠狠俯视着我,伸脚又想踢过来。

  “莫踢。”一人制止道。
  此人声音尖利,正是那“眼镜”,他也俯视着我,平头,脸很白,穿一件深蓝色西服,后面很不协调的背了一个墨绿色帆布书包。
  “就是他?”此人问矮胖子。
  “就是他。”矮胖子摸了摸自己的裆部,似乎吃疼,龇牙咧嘴。

  “先弄进去。”眼镜说。
  矮胖子跟瘦子似乎对他心存忌惮,也不言语,分别揪住我左右胳膊,狠命往里面扯,我后脑“蓬”一下撞在茶几尖角上,顿时疼的眼泪都流出来。
  那黄衣女人站在墙边,怔怔看着我。
  日期:2018-06-29 15:31:24
  “行了。”眼镜慢慢走过来,俯下身子,上下打量我。
  我狠狠瞪视着他,此人也就30岁左右,看起来像个乡镇老师,怎么下手如此狠毒?
  “你贵姓?”他突然问。
  我“呼哧呼哧”喘气,不回答。
  “问你话!”瘦子怒喝一声,我左耳朵又狠狠被踢了一脚。
  眼镜抬头,斜睨瘦子一眼,瘦子似乎害怕,向后退了一步。

  “不要捣乱!”矮胖子对瘦子喝道:“等田鸡问。”
  眼镜“田鸡”面无表情盯着我。
  “我呢没有恶意。”他尖声尖气说道:“但你不配合,不要怪我下狠手嘎。”
  此人口音像是“保山”那一带的。
  我喘几口粗气,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惧意,这个叫“田鸡”的看着瘦瘦小小,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往往就是这类型的人,下手最狠。
  这太奇怪了,怎么突然冒了这么个狠角色出来?看着几人的表情,似乎有一件重大事件涉及到我,我可要小心加小心,我本来就是个局外人,该投降还是要投降,千万不要引火烧身!
  拿定主意,我喘口气:“我来找一个女的。”
  “余红霞?”田鸡问。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叫余红霞,反正是个做野鸡的,是——”
  我指了指矮胖子:“是他带我来的。我谁都不认识。我——”
  “你昆明那边的吧?”
  我一愣:“嗯。是。”
  “你贵姓?”

  “我——王。”
  “他们——”田鸡指了指矮胖子:“说你是来跟余红霞谈生意的,是不是这样?”
  “我——”
  我一下定住,现在咋办,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田鸡打量我几眼:“那个石兽,你跟余红霞说好的多少钱?”
  我心念急转:又是石兽!看来就是那什么“佛头兽”,他们怎么老是以为我是来跟余红霞谈这件事的?
  不行!
  我心里猛的冒出一个想法:感觉这个“佛头兽”的事情,比之前“驱鬼”那件事更凶险,我必须马上否认,决不能牵涉进来。

  于是赶紧道:“他们弄错了。”
  田鸡眉头一皱,正要说话,他身上响起手机铃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