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7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梅脸一板:“我不去!你自己去!”
  我懒得争论,走进去,先问有什么项目,胖女人说有三项,“洗头”“按摩”还有“推油”。

  我就点了“按摩”,说只按半小时,“中式”。
  于是就在店面按摩,按摩一阵,我有意无意说起那个女人,胖女人说不认识。
  我只好等她按,半小时完了,我给钱走人。
  出去跟石梅汇合,沿着小巷子走,又看见三家类似的小店,两间关着,一间开着,进去如法炮制,半小时后出来,没有任何收获。

  我对石梅说,看来只有晚上来,现在太阳这么毒,不管鸡还是鸭应该都在笼子里补瞌睡。
  石梅板着脸说,我不管。反正晚上没我的事儿。
  走了一圈,又回到客运站门口,我正不知所措,那“绿军帽”又走过来,嘴里念叨:“昭通?昭通?”
  一看见我,似乎认出来,转身就走。

  我灵机一动,这些票串串长期在这一带厮混,说不定对那女人有印象。
  于是叫住他:“兄弟。”
  “绿军帽”回过身:“克昭通嘎?还差两个,马上走呢。”
  “打听个事。”

  “绿军帽”一愣:“哪样?”
  我摸出烟,发了一支给他:“有个女人你认识不?”
  “哪样女人?”
  “35岁左右,卷头发,喜欢穿短裤跟绿衣服,对了,她嘴角有一颗痣。”
  “绿军帽”眨巴几下眼睛:“她做哪样?”
  “做那个的。”我朝自己的裆部指了指,朝“绿军帽”坏笑一下。
  旁边,石梅脸一下红了,马上背过身子。
  “哦。鸡嘎。”“绿军帽”满不在乎:“不知道呢。”

  我补充道:“对了,她是个长脸。”
  “长脸?”“绿军帽”哼一声:“搞X巴,长脸女人咪咪都小。”
  这时旁边有个坐车的走过,“绿军帽”赶紧迎上去:“昭通?昭通?”
  我看也没希望了,拍拍石梅:“走。”
  石梅躲开,一脸厌恶:“恶心!”

  我一愣,突然发现石梅也是一张长脸。
  日期:2018-06-28 17:28:49
  看我斜睨她,石梅似乎意识到什么,恨恨瞪了我一眼。
  我暗自好笑,也没地方去,穿过马路走到对面,路边有个苗族老妇人摆了个摊子,在卖“烤土豆”,只感到肚子饿,于是喊了一碗吃。
  石梅慢吞吞走过来,我问她要不要吃,她也不理我,要了一碗,去摸钱。
  我赶紧说我来,石梅一脸厌恶,还是摸出自己钱。

  我懒得管,坐在摊子前吃,远远的听见河水声音,回头一看,金沙江就在数百米的地方,河水宽阔无比,气势恢宏。
  吃完土豆,站起来,茫然四顾,不知道该不该回去。
  这时一个人从对面客运站跑过来,瘦小,正是那个“绿军帽”。
  他直直跑到我跟前,先打量我一眼,喘气问:“你找那个女人是不是姓余?”

  “余?”我有些懵。
  “是呢。她还有狐臭。”
  日期:2018-06-29 11:26:05
  我愣了一下:“对。就是她。”
  “跟我来。”“绿军帽”往回走。
  我有些犹豫,“姓余”“狐臭”,应该就是那个鸡,但是瞿国祥刚才说过,这女人身上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就这么贸贸然去见她,会不会有危险?

  “绿军帽”回过头,朝我瞪眼:“格克?啰里啰嗦的!”
  这时候我也没时间细想,对石梅道:“那你等我。”
  边说边朝她眨眼睛,意思是:快去通报!
  石梅皱起眉毛,没说话。
  我跟着“绿军帽”穿过马路,走到客运站门口,朝左边花台走去,那儿一个人蹲在地上抽烟,是个矮胖子。
  “就他。”“绿军帽”朝我一指。

  矮胖子眯眼看我,站起来:“你找余红霞?”
  日期:2018-06-29 11:46:55
  余红霞!
  我没时间考虑,点头:“是。”

  “找她做哪样?”
  我心念急转: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有个驱鬼的人在找她吧。不行,得先确定是不是那个女人!
  于是我反问:“你知道我在找谁?”
  “余红霞,那个卖勾子的嘛!”矮胖子上下打量我:“身上有狐臭的那个,格对?”
  “她在哪里?”

  矮胖子把烟头一丢:“你先说你找她做哪样?”
  我犹豫一下:“一笔生意。”
  “哪样生意?”
  “不方便说。”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这死“冬瓜”问过来问过去,是不是想要“好处费”?
  赶紧摸出烟,递给他一根:“来,哥,麻烦说一下她现在在哪儿,事后我一定感谢。”
  矮胖子把烟夹耳朵上,眯眼看我一阵,哼一声:“你莫蒙我啰,我知道你找她做哪样,你莫蒙我!”
  我一愣:“做啥?”

  “你不是我们昭通口音,是不是外地来的?”
  “嗯。怎么了?”
  “你找她,是不是为了那尊佛头兽?”
  日期:2018-06-29 11:54:35
  有几个云南方言必须说一下。
  格克——去不去
  格对——对不对
  做哪样——干什么
  克哪点——去那里
  格活——好不好
  日期:2018-06-29 12:17:56

  我一头雾水,“佛头兽”又是个什么东西?
  正想摇头,转念一想,看样子这死胖子跟那“余红霞”关系匪浅,而且绝对知道一些内幕,不然不会一直盘问我,现在我要是否认我跟那什么“佛头兽”无关,看情形,他一定不会带我去。
  拿定主意,点点头,含糊道:“嗯。那又怎么样?”
  “嗬嗬!我就知道是那个事!”矮胖子上下打量我:“你跟她哪样约的?”
  “你先带我去找她。”
  矮胖子朝我身后东看西看,很警惕:“你就一个人?”
  我一愣,该怎么说?
  说还有人,他一警惕,说不定不会带我去。
  说一个人,会不会有潜在危险?

  一急,拿定主意,管他的,先见到人再说,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我一个。”
  矮胖子兀自不信,朝我身后张望。
  我不耐烦:“就我一个!”
  “好。等我一下。”
  说完矮胖子走到候车厅门口,跟一个瘦子低语了几句,那瘦子朝我瞟了几眼,转身朝车站右边走,很快不见。
  矮胖子走回来,招招手:“跟我来。”
  说完他朝左边走去,我犹豫了一下,赶紧跟上。
  穿过两个巷子,进了一个老式的宿舍区,拐了个弯,进了一个单元门。
  一楼左边一扇门开着,里面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一个穿黄衣服的女人正坐在客厅里面吃饭,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
  日期:2018-06-29 13:01:41
  我心头“突”的跳了一下:莫非,她就是那个鸡,余红霞?
  不由死盯着她,女的接近40岁,卷头发,弯弯眉毛,红艳艳一张嘴,嘴角下全是油,似乎没有痣。
  “余红霞,吃饭啊。”矮胖子回头指了指我:“有人找你。”

  女的放下碗,站起来,一对乌黑眼睛在我身上转了两圈。
  “我走了。”
  矮胖子经过我身边,走出房门,“吱呀”一声把门带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