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6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瞿国祥点点头:“我们分一下工,现在——”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1点52,我们先两下把饭吃了,王松,你有没有手机?”

  我摇摇头:“没有。只有传呼机。昆明的。”
  “石梅你有没有?”
  石梅一愣,回答:“有。是传呼。”
  “好!那你们一组,负责客运站,随时看传呼,最好调成振动。老蔡,学杰,你们辛苦一下,负责两个广场跟那个公园。”
  “师叔你呢?”宋学杰问。
  “我就在这儿。我不能离开。封水我感觉有点悬,怕封不住。”
  日期:2018-06-28 14:44:39
  老蔡不解:“什么封水?”
  宋学杰脸色一变,问瞿国祥:“这都封不住?那它会不会......”
  “放心。我在这儿。”
  老蔡左看右看,一脸茫然。

  这时屋里座机响,石梅赶紧跑进去,不一会儿跑出来。
  “那边金雁茶楼要两箱货,3点半送过去。”
  老蔡啧啧两声,一脸为难。
  瞿国祥道:“业务必须放一放,现在大家的工作就是找到那个女人,其他都先放放。”
  老蔡啧啧两声:“瞿师傅你估计要耽误多久?”
  “两天。三天。这个不好说。”瞿国祥正色道:“是你们吴厂长委托我办的事,我肯定要办好,其他先不说了,首先一条,不能出人命。”
  老蔡一凛,不敢回答。
  “行了。”瞿国祥朝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还有个问题,那个女人在22号她离开后,老蔡你们去找过没有?”

  老蔡摇摇头:“没有。当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还有,大家都忙。”
  “时间是不是太早?”宋学杰问。
  “什么?”瞿国祥不解。
  “现在不到两点,一般像那些野鸡都是晚上才出来活动,现在去是不是太早了,还容易暴露。”
  瞿国祥不语。
  “不早。”老蔡道:“吃完饭就两点过了,两三点那些门都要开。”
  “什么门?”宋学杰问。
  “就广场还有客运站周围那些按摩店足浴店,一般都是三四点就开门了,里面的小妹跟外面的野鸡都是通的,到时候我们可以进去按摩,然后找机会打听。”

  “嗯。就这样。”瞿国祥点点头:“现在说一下那个女人的相貌,学杰?”
  宋学杰赶紧掏出小本子,翻开念道:“嗯——根据马良才还有她——”他指了指石梅:“——两个人的描述,那个女的大致相貌如下,35岁出头,一米五几,长脸,卷头发,肤色偏黯,当时穿的是花短裤跟绿色上衣,对了,她左嘴角有颗痣,但不大,还有——”
  宋学杰顿了顿:“这点你们要记住,她身上有狐臭。”
  日期:2018-06-28 15:54:26
  商量完毕,我,石梅,老蔡,宋学杰4人进了附近一家面馆,喊了几碗面吃。
  瞿国祥没去,一个人走进店面,把门关上。
  吃面时候都默不作声,都是心事重重,石梅吃了一半就不吃了,坐在我旁边发呆。
  吃完面,宋学杰压低声音交代了几句,我之前几个疑问也得到解答。
  宋学杰说,瞿国祥是他师叔,他还有个师哥,姓冯,是宋学杰的师傅,目前在北京办事,刚才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姓冯的说三天后过来,宋学杰说,看来目前这个事情非常棘手,瞿师叔竟然搞不定,要叫他师傅来帮忙,所以大家之后办事一定要小心加小心。
  老蔡问,二楼那个穿衣裤的是什么?
  宋学杰看向我,说,瞿师叔刚才肯定给你说了。

  我感觉他口气有点阴阳怪气,就回答,说,对,说了,是“甲波”。
  老蔡问,“甲波”是什么?
  我说,不知道。
  宋学杰笑笑,说,老蔡你不用问这么详细,这些事情容易招忌讳。
  老蔡一凛,住了嘴。

  宋学杰看了看我的眉心,指了指,问,师叔给你说这个问题没有?
  我说,没有,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刚才在房间我有两次感觉到麻木?
  宋学杰笑笑,说,师叔不说,我也不能说,不过恭喜你,你肯定是“苏尼”无疑。
  旁边老蔡跟石梅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最后宋学杰给我和石梅交代,说万一发现那女人的踪迹,最好不要跟踪,免得打草惊蛇,马上先给他汇报,还有,关于那个“狐臭”的事情,你们要注意,那女人也许身上已经没有狐臭了。
  我们三个都不解,叫他解释最后一句话。
  日期:2018-06-28 15:58:39
  宋学杰很得意,说,其实他跟瞿师叔为何断定那女的是本次事件的元凶,就是因为那个“狐臭”,因为上午在县医院,当时老蔡方便去了,马良才给瞿师叔说了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他们做出上述判断。
  那句话是,马良才对瞿师叔说,他自己身上有一个气味,问瞿师叔闻到没有。
  当时瞿师叔就去闻,宋学杰也去闻,闻到马良才身上有一股狐臭。
  马良才说,这个狐臭很怪,是从23号早上冒出来的,之前没有,当时他就毛骨悚然,原因很简单,那个女人身上也有这个狐臭,味道一模一样。
  宋学杰最后说,所以,那个女人身上也许现在没有这个“狐臭”了,原因是,瞿师叔判断,这个“狐臭”并非来自女人身体本身,而是来自那个“甲波”。
  老蔡这时问,那,那个“甲波”又来自哪里?难道它一直就附体,附在那女人身上?
  宋学杰点点头,说,这个问题他跟瞿师叔都还没去考虑,现在先找到那女的再说,所有答案都在此人身上。
  日期:2018-06-28 17:18:35
  从面馆出来,准备分头行动。

  石梅突然给老蔡说,她不想去,她害怕。
  老蔡说,王松对县城不熟,你就先带他到客运站去,到时候你要害怕,你就不说话,等王松去问。
  石梅说,那我跟你们去。
  老蔡说,那这样,你先跟王松去,七点钟大家再汇合,如果晚上还有行动,石梅你就不用去了,你一个小女娃娃是有点危险。
  老蔡这句话是对着宋学杰说的,宋学杰点点头,说,行,晚上石梅就不用去了。

  于是分了手,石梅在路边拦了一辆“火三轮”,朝客运站走,县城还真不小,左拐右拐,快5分钟才看见“XX县客运站”的招牌。
  下了车,茫然四顾,正当下午,太阳很毒,到处弥漫着河水的腥臭跟烟草的味道,客运站门口人很多,但大多是当地摩托车司机跟票贩子,看见我跟石梅,都迎上来询问。
  我跟石梅胡乱应付几句,走进候车大厅,里面稀稀拉拉有不到10个旅客,都是当地少数民族,穿着各色服饰,大包小包,东倒西歪睡在座位上。
  从候车厅出来,一个戴一顶土里吧唧的绿军帽,黑瘦小伙迎上来:“昭通?昭通?”
  我没搭理他,跟石梅朝客运站后面走,后面是一条小巷子,全是小铺面,走了几步,看见一家洗头房,叫“红姐美发店”。
  店门半开,里面坐了一个胖女人。
  日期:2018-06-28 17:24:40
  我对石梅道:“走。进去问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