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5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摇欲坠,不由抬头看了一眼,那扇窗户里面黑洞洞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那人是谁啊?”石小妹似乎害怕,一把扯住我衣服:“好怪啊!怎么没看见他脑袋?”
  我不知如何回答,心里蓬蓬乱跳,看来就是那个“怪物”,它刚才躲进柜子里面,怎么又出来了,还站在窗户后面看?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身上一阵恶寒。
  这时玻璃门“忽拉”一声被拉开,瞿国祥边打手机边走出来。
  “嗯。好。”他问道:“那你多久过来?”
  那头说了一句,瞿国祥点点头:“那,师兄你尽快。嗯。放心。”
  放下电话,他朝屋里招招手:“来。出来!”
  宋学杰跟老蔡赶紧走出来,瞿国祥招手把我叫到一起,沉吟一下道:“那这样。大家分一下工,先把那个女人找出来。”

  我一愣:“谁?”
  “就那个鸡。”
  日期:2018-06-27 21:07:38
  我正要发问,瞿国祥朝我道:“来。你进来一下。”
  说完他推门走进门店,我有些懵,迟疑一下,跟进去,宋学杰也想跟进去,瞿国祥朝他道:“你就在外面。”
  宋学杰停下,眯眼看着我,露出一个很复杂的表情。
  瞿国祥把玻璃门拉上,凝神看我,面沉如水。
  我突然发现他眉心处有一团淤青,椭圆形,像被谁用大拇指狠狠摁了一下。
  “你叫王——”
  “王松。”
  “好。王松。”瞿国祥捏住我右肩:“现在情况紧急,我只能简单给你说一下,你就给我听,少问问题。”

  我有些气紧,点点头:“好。你说。”
  “本来不想把你卷进来,但现在一个人手不够,再一个——”
  瞿国祥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又指了指我同样位置:“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跟我一样,也是苏尼。”
  日期:2018-06-27 22:18:09
  我完全懵了:“你说什么?我,我是什么?”

  “你跟我一样,是苏尼。”
  “苏尼到底是什么?”
  “毕摩你知道吗?”
  我一愣:“毕摩?知道,彝族里面负责祭祀的人。”
  “对。苏尼是负责驱鬼的。”
  “驱鬼?”我一下懂了:“知道了!你这次来就是来驱鬼的!”
  说完这句,我只感到屋子里出现一股莫名的阴寒,不由朝楼上的方向瞄了一眼,朝上面一指:“刚才……刚才上面那个穿皮夹克的——那东西是不是就是——”
  我说得结结巴巴,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舌头打结,一下卡住。
  “对。甲波。”
  “甲波?”
  “就是鬼。我们苏尼驱赶的鬼。”
  “你刚才一个人在里面就是在驱它?那个甲波?”
  “对。”

  “那个甲波到底是什么?对了,它怎么能穿上衣服,还穿上裤子,而且,而且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它根本没身体,它,它怎么像一个人一样居然可以站在柜子前面?最后还躲进去了!它到底是啥东西?”
  我一口气说完,瞿国祥却一脸冷漠,看了门外一眼:“你问题太多了。”
  我看了看门外,宋学杰,老蔡,还有石梅正围在门口,都怔怔看着我们。
  “行了。”瞿国祥拍拍我:“我晓得你有很多问题,其实我的问题不比你少,待会儿有时间可以喝几瓶酒,好生沟通一下,到时候我一定把这个——”边说他边指了指自己眉心:“我一定把这东西的用处还有来历原原本本告诉你,现在没时间,现在我们必须先办一件事,找到那个女的。”
  “就那个野鸡?”
  “对。整个事情她是起因,我们现在能够确定,她身上沾了一种极其凶性的东西,最后转移到了马良才身上。”

  “马良才?马主任?”
  “对。那东西极凶,从本月22号开始到24号凌晨4点,三次活生生撕掉了他三块头皮,说实话我做这行做了几十年,还第一次碰上这么厉害的甲波,我甚至有个感觉——”
  瞿国祥停住,双眼发神。
  “什么?”我问。
  瞿国祥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上方:“那东西,我感觉不是一般的甲波,我觉得它更凶。”
  日期:2018-06-28 13:37:58
  我盯着瞿国祥,脑子里一片混乱。
  就在12个小时之前,我还是一个“黑车”司机,只想每天跑跑车,挣点钱,回家喝茶打牌泡姑娘。
  可现在,眼前这个高个子竟然说我是“苏尼”,是一个驱鬼的。
  这太突然了!说实话,以前也看过还有听说不少什么闹鬼啊驱魔啊之类的东西,但要么就是电影电视,要么就是道听途说,感觉都是来自“大山那边”的故事,无比遥远,触不可及。
  而现在,恐怖的现实摆在我面前,瞿国祥是一个“苏尼”,他这次来是来驱“甲波”的,而他们的目标——那个幽灵一般的“甲波”,就在我们头顶,二楼,那个柜子里面!
  最关键,我亲眼看见了它!
  而12个小时前,要是有人给我说那个“甲波”竟然穿上人的衣裤,而里面没有头颅,没有手没有脚,甚至没有身子,还能自由移动,要是谁给我说这些,我一定笑他是“神扯”。
  还有,我竟然是个苏尼!
  可是,我感觉自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本事啊,瞿国祥为何这么信誓旦旦做出这个判断?
  看来这件事完结以后,得回家去好好盘问一下我父亲,问他关于爷爷的事情,如果瞿国祥判断正确,那他们一定有隐情没有对我说。
  不过,现在没时间管这些,有件事必须得给瞿国祥汇报。
  日期:2018-06-28 14:32:47
  “对了,刚才它出来了。”
  “什么?”
  “二楼那个窗户,它刚才就站在那儿!”
  瞿国祥脸色一变,“呼啦”拉开玻璃门,把外面的三个人吓一大跳。
  我赶紧跟出去。
  瞿国祥抬起头,阴森森的眼睛从左至右扫视了一圈:“哪扇窗户?”
  我一指:“就中间那个。”
  宋学杰三人也抬头去看,瞿国祥指着那扇窗户,问老蔡:“刚才我们进去的就是这间?”
  老蔡茫然点头:“是。怎么了?”
  “什么时候?”瞿国祥问我。
  “就刚才。你们在里面的时候。”
  “它就站在那儿?”

  “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那儿的,我后来看了它一眼,它一下就缩回去了。”
  “哦哦!”旁边石梅惊道:“就是那个像没脑袋的那个怪人?哎呀,刚才他站那儿好吓人哪!谁啊?你们的人?”
  宋学杰脸色一变:“什么?它……它刚才站那儿?”
  说完,他跟老蔡对望一眼,都露出惊恐之色。

  瞿国祥盯着那扇窗户不回答,沉吟一下,做个手势把所有人围城一圈。
  “老蔡?”他问:“你们县找那种野鸡一般在哪些地方?”
  老蔡惊魂未定,偷眼望了望那扇窗户,喘口气,想了想道:“大广场小广场,河边公园,还有客运站都有。”
  “具体在哪儿?”
  “大广场叫‘民族广场’,在县城中心,小广场在城南,河边公园在城北,金沙江边边上,客运站在城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