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3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顿时很惊诧:“你怎么知道?”
  “那就对了。”瞿国祥朝宋学杰道:“缘分。”
  宋学杰也朝我上下打量,嘿嘿一笑:“是啊。缘分。嘿嘿嘿。”
  我听得一头雾水,正要问个究竟,瞿国祥已经把旅行包放在地上,蹲下来,拉开拉链,小心翼翼取出一个东西。
  那东西呈圆形,外面包了一块厚厚的黑布,瞿国祥正慢慢把布解开。
  这时,我注意到宋学杰盯着那圆形物体,满脸肃穆,我到嘴的问题又吞回去。
  只见黑布一层层解开,露出一个古怪的物体。

  日期:2018-06-26 17:18:12
  那是一个黄铜做的盆子,直径一尺多,高度3寸左右,外面里面有很多浅绿色的锈。
  我大惑不解,他掏出一个铜盆子干什么?
  也不好询问。瞿国祥已经把铜盆轻轻放在水泥地上,位置在房间中央,又从包里掏出两个塑料瓶子,是“农夫山泉”的矿泉水瓶,都装满了水,他拧开盖子,小心翼翼把两瓶水倒进盆内。
  这时我注意到铜盆外沿刻了一些图案,因为光线不好,看不清是什么。
  这时瞿国祥把瓶子放进包里,站起来,缓缓脱下身上那件灰西服,轻轻盖在铜盆上。
  他又站起,背对我,双手下垂,一动不动。
  我突然有个怪异感觉,他瘦高的身子,就像一块墓碑横亘在我面前。
  一时间,屋内死一般寂静。
  这时,我感觉右边宋学杰似乎在移动,转头一看,只见他极慢极慢的,朝门口退却。

  日期:2018-06-26 18:21:38
  我不由瞟了他一眼,宋学杰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神也木木的,但看他这个“退却”的姿势,我知道这代表着“害怕”。
  我心里愈发狐疑,从昨天半夜12点接到他二人到现在,我发现我已经身处一起极端怪异的事件当中,里面涉及到一个人,叫“马主任”,是男是女不知道,但此人似乎遇上了一个大麻烦,而瞿国祥二人就是来解决这个麻烦的,从他二人言行来看,他们特别是面前这个姓瞿的,应该是那种会“术”的高人。
  而脚下那个黄铜盆子,应该是他们施展“术”的工具,就不知道装满水,放在屋子中央,能起什么作用。
  但现在,不管有什么作用,宋学杰居然在退却,这里面一定有他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回过头,盯着瞿国祥的后背,也缓慢的朝后退去。
  退了几步,我身后一凉,后背已经抵住墙壁。
  不由看了宋学杰一眼,他已经退到门口。
  这时,瞿国祥突然抬起左手腕,看了看手表,似乎确定了时间,只见他右手迅捷一伸,无声将西服提起来。
  铜盆再次露出来,里面依然装满水,水面微微晃动了一下。
  瞿国祥弯下腰,盯着水面看,一言不发。
  旁边,宋学杰朝前走了两步,伸长脖子去看。

  “不要过来!”瞿国祥头也不回道。
  宋学杰一下停住。
  大概过了十秒钟,瞿国祥头也不回,伸手朝门方向指了一下。
  “学杰。”他道:“带小王出去。”
  “师叔?”宋学杰询问一声。
  “快出去。”瞿国祥依然没回头:“把门关死。没我指令不要进来。”
  日期:2018-06-26 18:51:12
  宋学杰点点头,把门打开,同时扯了我一下。
  我尾随他走出去,关门的一瞬间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瞿国祥依然站在房间中央,头偏向衣柜的方位。
  门关上,老蔡快步走过来:“咋样?”
  宋学杰淡淡道:“应该有点问题。”
  “啥问题?”
  “嘘——”宋学杰伸出食指竖在嘴巴上,同时很礼貌的笑了一下:“等一下再讨论。”
  老蔡嘴巴张了张,没说话。
  一时三个人都没说话,都盯着那扇木板门,而里面异常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这时候,只听见挂钟在一下一下走。

  大致过了五分钟,里面突然“当啷”一声脆响,应该是那个铜盆掉落在地的声音。
  紧接着,有人闷哼了一声。
  “咋了?”老蔡很紧张。
  我也把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里面......好像出事了。
  日期:2018-06-27 13:44:32
  宋学杰也一脸紧张,耳朵贴上去,手放在门板上,准备随时冲进去。
  这时里面“嘎——”一声大响,像是有人在移动一个重物。
  宋学杰忍不住了,喊了一声:“师叔?”
  里面却没了声音,但也就不到五秒钟,有人“狗日!”的狂叫了一声,正是瞿国祥,接着一声闷响,像是他跌倒在地上。

  “师叔!”宋学杰再也忍不住了,叫了一声,猛一推,门一下开了,我一下看到衣柜跟前直直站了一个极古怪的“人”。
  日期:2018-06-27 13:49:24
  那“人”明显不是瞿国祥,穿一件黑色皮夹克,下身是一条黄褐色毛线秋裤,这个打扮已经够古怪了,最吓人的是,这个“人”没有头,没有手,最下面竟然没有脚,就像头手脚全部缩进衣服里面一般。
  这时宋学杰也看见这个“怪人”了,他哇的叫了一声,身子一下僵住。
  “盆子!盆子!”瞿国祥的狂呼声。
  我朝左边一看,不由一惊,只见瞿国祥仰面倒在地上,那张双人铁床已经倒下来,压在他身上,铺盖枕头掉了一地,而他正伸手指着那个“怪人”,“怪人”脚下赫然就是那个铜盆,周围是一大滩水。
  “盆子!”瞿国祥狂呼:“快!捡起来打它!”

  宋学杰喉咙里“咕嘟”几声,向前走了几步,停下,不停吞口水。
  “学杰!快!”瞿国祥怒吼:“我X你先人!”
  宋学杰还在吞口水,呆呆望着“怪人”,明显吓傻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更恐怖的事情:“怪人”虽说穿了衣裤,但皮夹克里面明显是空的,而毛线裤直直下垂,明显里面也没有腿。
  也就是说,“怪人”没有身体。
  当我确定这点,顿时头皮发麻,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怎么能穿上衣服裤子,然后“挂”在那里?
  “学杰!”瞿国祥还在怒吼。
  我再也忍不住,几步冲过去,不敢用手,右脚一踢,“当”一声把铜盆踢到房屋中间。
  这时又看到惊悚一幕:只见“怪人”就像听到这个声音一般,“身体”一缩,悄无声息缩入衣柜。
  日期:2018-06-27 13:57:44
  我顿时吓得灵魂要出窍:我的老天,这东西竟然是“活”的!

  “盆子!快!”
  我一下惊醒,赶紧几步跨过去,手一抄,抓住铜盆,赶紧跨到瞿国祥身旁,只见他一脸痛苦,双手推着双人床,试图站起来。
  门边什么东西一动,回头一看,宋学杰竟然瘫倒在地上,但很快就站了起来,而他身后,老蔡根本不敢进来,扶着门框,嘴巴张得老大,双眼死死盯着衣柜,看情形明显也看到那个“东西”了。
  我赶紧把双人床扶正,瞿国祥一下子站起来,只见他身上全是水,衣服凌乱。
  他一把捏住铜盆,冷冷朝衣柜那边盯了几秒,回头斜睨我一眼,狠狠捏了我肩头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