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2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瞿国祥问,他(她)什么时候进去的?
  老蔡说,前天,就是24号上午。
  瞿国祥问,第三次是那天凌晨,说是4点半?

  老蔡说,对,之后他(她)不敢在那间屋子睡觉,跑到客厅,在沙发上坐到早上7点过,中间又吐了,吐得很凶,把头天晚上吃的东西全吐了,还在吐,后来全部都是胃液,我们看这样不行,赶紧送他(她)到医院。
  宋学杰插嘴问,医生怎么说?
  老蔡回答,医生说他是痢疾。
  宋学杰笑了一下,说,痢疾?嘿嘿嘿。

  瞿国祥皱眉思索了一阵,问,那,那个情况后来出现没有?
  老蔡回答,说,到昨天晚上没有,我是昨晚上11点过走的,昨晚上出现没有我就不知道。
  瞿国祥点点头。
  三人下了车,瞿国祥吩咐我就在车上等,他们上去一下。
  说完三人就走进铁门,我开了通宵车,疲倦得要死,眼睛一闭很快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人拍醒,一看,正是他们三个。
  上了车,老蔡给我指路,一路上三个人一言不发,脸色都很怪,显得气氛很紧张。
  我也不好询问,就闷头开车。
  开了一分钟,宋学杰突然问:“他(她)会不会是幻觉?”

  “怎么说?”瞿国祥问。
  “那三块头皮会不会是他(她)自己撕下来的?”
  “不是。”老蔡突然回答。
  宋学杰一愣:“不是?”

  “肯定不是。”老蔡语气很确定:“说出来怕你们不信,那个东西,我感觉到了。”
  日期:2018-06-26 15:57:10
  “你——感觉到了?”宋学杰明显很震惊。
  瞿国祥也凑过来:“怎么说?”
  老蔡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
  “没事。”瞿国祥道:“我们的人。”
  老蔡咳嗽一声:“就24号就前天凌晨那次,我很明显感觉到了,但时间很短,就几秒钟。”

  “什么情况?”瞿国祥急问。
  “我跟马主任一直睡一间屋你们肯定知道,之前他出了两次状况,老罗肯定也给你们说了,当时我们都觉得奇怪,但没往那方面想,那天晚上——就是24号凌晨,我当时在睡觉,但一直睡得不踏实,翻来覆去的,总觉得要出事,然后大概就是4点过时候,具体时间没看,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醒了,就睁眼看,结果就感觉一个东西从我身上一下子滑过去,像一股冷气,从右到左,左边就是马主任的床,然后他就突然惨叫,之间就隔了不到三秒钟。”

  “冷气?”瞿国祥问。
  “嗯。”老蔡有些犹豫:“就像是空调吹过来的冷空气,一大团,有——”
  老蔡双手比划了一下:“有——半张桌子大,很冷,速度很快,一下从我肚皮上滑过去,快得像电。”
  “后来他就惨叫?”瞿国祥问。
  “是。”老蔡回答:“当时我马上开灯,就看见他已经坐起来,捂住脑壳,脸都变形了,捂了一阵放下手,全是鲜血,我就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喘气,我就知道又是那种状况。”
  “那,那个‘冷气’呢?”瞿国祥问。
  “不知道。”老蔡眼里出现狐疑之色:“当时……反正后来再没那种感觉。”
  “唔。”瞿国祥沉吟不语。
  宋学杰摇摇头:“这么说,你当时就只是感觉有个东西朝马经理那边移动,至于那块头皮是如何被撕下来的,你也没看清?”
  “没有。”老蔡吞了吞口水:“但是,我们后来估计,肯定不是他自己撕的。”

  “为啥?”
  “你可以自己尝试一下,如果不借助工具,比如刀片,正常来说人是不可能用指甲就把自己的头皮撕下来的,这点谁也做不到。”
  “是吗?”宋学杰似乎不信。
  后视镜内,我看见他伸出右手,揪住自己的头发,使劲一扯,明显吃疼,嘴巴歪到一边。
  车子继续开,拐了好几个弯,老蔡喊“停”。
  我一看,路边全是铺面,其中一间半开着玻璃门,里面堆满了纸箱,最里面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年轻女人,听到声音,抬头望我们这边观望。
  这时我注意到铺面左边有一个竖匾,写着“墨江县新民茶厂驻XX县办事处。”

  “就这儿。”老蔡跳下车。
  日期:2018-06-26 15:59:59
  我们三个相继下车,我观察了一下,是一个三层的老式红砖房,底楼全是铺面,二三楼窗户边晾了很多袜子内衣,应该用来住人。
  进了铺面,老蔡喊:“小石,泡三杯茶。”
  瞿国祥阻止:“先不忙。你们房间在哪儿,我想先看看。”
  “好。跟我来。”
  老蔡说完朝后面走,进了一道门,是一条黑忽忽的楼道,他在前面,4个人鱼贯而上,我走在最后面,闻到一股死耗子的气味。
  上到二楼,在一扇绿板门跟前停下,老蔡摸出钥匙,“吱呀”打开一道缝隙。
  “就里面。”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宋学杰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客厅,光线阴暗,摆设也简单,一张大办公桌,两张皮沙发,旁边摆了一台电视机。
  屋子里有一股茶叶的气味,还有一些说不出的腐臭。
  我们三个依次走进去,老蔡这才跟进来。
  “卧室呢?”瞿国祥左右观望。
  “那间。”老蔡朝右边一指。
  右边有一道绿板门,紧紧关闭。
  瞿国祥几步走过去,一推,门被推开。
  我当时就跟在他身后一米处,就在推开的一瞬间,只感觉鼻梁上方,双眼之间的那个位置突然麻了一下。
  “嘶——”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同时伸手摸了摸那个位置。
  瞿国祥猛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一股怪光从他眼里一闪而过。
  “怎么?”他上下打量我,很警惕。
  “没事没事。”我赶紧放下手。
  瞿国祥似乎想问什么,但没问,回过头,轻轻把门推开,里面情形清晰展现出来。
  日期:2018-06-26 16:55:51

  里面光线更加阴暗,左边是一扇窗户,窗帘没拉开,靠窗是一张单人床,中间是一个双人床,两张床上都是铺盖凌乱,地上胡乱摆几只不同颜色的拖鞋,右边靠墙是一个大衣柜。
  瞿国祥朝里面走了三步,停下,一动不动。
  身后,我,宋学杰,门口的老蔡也都停下,都没说话,只听见外面客厅挂钟“喀!喀!喀!”一下一下在走。
  我不由好奇,侧头去看瞿国祥,只见他两只眼睛竟然合上了,就像要睡觉一般。
  “这——”我吐出一个字,被宋学杰用手势制止。
  这时候,瞿国祥上半身突然抖了一下,只见他猛然睁开眼,回过头来。
  “老蔡,得罪一下,你在外面先等一下。”
  说完,他又对宋学杰道:“关门。”
  宋学杰回身对老蔡笑道:“得罪。得罪。”

  边说边把门慢慢关上,把一脸愕然的老蔡关在外面。
  我有些不知所措,结巴说道:“那,那我——”
  瞿国祥回头打量我两眼,目光有些凌厉。
  “你刚才——”他伸手指了指他双眼之间那个部位:“——是不是感到这儿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