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年云南“昭通”神秘事件录—— 一个噩梦患者的自述》
第1节

作者: 六库神秘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5 16:26:27
  可以确定的是,本次事件始于2003年,到今天已经整整15年。
  除了幸存的两位参与者,此事15年来我只对一个人提起,是一名女性网友,姓名身份皆不详,而讲述时间是07年,之后我就闭口不谈。
  也许就因为长时间闷在心里,从几年前我开始被噩梦缠身,周期性做噩梦,最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尽管每次内容不尽相同,但结尾处都会梦见那个“人”,至于为何打上引号你们看完就会知道,而噩梦最后我都会在冷汗中惊醒。
  因为严重影响到睡眠质量,我从一开始服用“安定”,到这两年每天三片“氯氮平”,除了让我体重无故从120斤飙升到157斤,没有任何效果。说实话这几年我身心俱疲,不知何处是尽头。
  直到几天前,我跟黎小楠回了一趟昆明,到第X人民医院看一位专家,此人是该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业内颇有名气,听完病情陈述后他叫我不用给他说那件事,他有一个建议,找一家小说网站,把整个事件用故事的形式写出来,也许在收尾那天,我的这个“心魔”就会自动消除。
  我问了一个问题,我说,里面有几个内容我担心一旦公开,会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
  医生说,既然不可预测,你就坚信会是好的结果。
  离开医院,我思考了整整三天,决定动笔,之后我对网上发帖规则做了一个基本了解,知道其中几条禁忌必须遵守,所以我郑重申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日期:2018-06-25 16:48:48
  2003年7月时候,“非典”的阴影刚刚消散,我周围包括整个大陆地区依然人心惶惶。
  对于我来说,虽然躲过了这场瘟疫,但从年初开始就陷入另外一个麻烦之中无法脱身,因为头脑发热,在单位干了一件错事,之后越闹越大,甚至到了承担刑事责任的地步,之后后院失火,老婆闹着要离婚,那半年来我焦头烂额,单位家庭里外不是人,感觉整个儿变成一根绷成极致的绳子,随时都要断裂。

  到了6月中旬,事情基本搞定,先签了离婚协议,女方分走了位于昆明市“青年路”的一套房,还好我们没有孩子,省去很多周折,之后因为熟人关系,跟原单位昆明“鑫达物资公司”达成和解,免于刑责,但活罪难逃,被直接开除。
  风波平息,我两手空空回到父母家中,调整了半个月,想找个事情做,那时候我有个朋友在南窑车站跑“黑车”,叫我入伙,正好我二姐夫有一辆“昌河”面包,快到报废期,就拿给我使用,从7月初我就开始跑车,生意时好时坏,直到25号那天,我接到一个单子,之后就踏上一条不归路。
  日期:2018-06-25 18:08:32
  那天大致晚上11点半过,我正要收车,突然接到一个传呼,对方叫杨某某,是原单位同事,教过我做事,我一直喊他杨师。

  我马上在“南窑车站”附近找了一座公话回过去,杨师说,他那边有两个人,都是省建X公司的,有紧急事情要去昭通那边一趟,估计要去3天,为了方便办事,想包车。
  我就问,昭通这么大,具体去哪里。
  杨师说,据说是XX县。
  XX县我知道(原谅我不能说出真实县名),在昭通北,云南跟四川交界,中间隔了一条金沙江,算比较偏僻的一个县。
  杨师说,都是熟人,小松你说个价。
  我叫王松。我赶紧回答,说既然是你杨师的朋友,不收钱。

  杨师说,那不行,人家说了,该多少收多少,一天200元如何?
  我想也没想就答应,又问在哪里接人,杨师说在“圆通寺”后门,他们公司就在那里,一个姓瞿一个姓宋,他们说了,事情很急,需要连夜过去。
  我有些好奇,随口问,他们办什么事?
  杨师说,你开你的车,不要乱问。

  日期:2018-06-26 13:48:54
  当天半夜12点过,我在“圆通寺”后门接到那两个人。
  姓瞿的那位50多岁,有一米八高,一张瘦长脸,穿一件空捞捞的灰色西服,背了一个很旧的旅行包,鼓鼓囊囊不知装了什么。
  姓宋的35岁左右,衣着就光鲜得多,穿一件粉红色Polo短袖,米黄色长裤,左手上有一颗醒目的翡翠戒指,一看就像个包工头。
  二人上了车,姓宋的对姓瞿的神态恭敬,喊了他一声“瞿师叔”,跟我交接了几句之后,车子发动。
  一路上二人几乎没说话,只是在出城的时候“瞿师叔”问了一句,声音很低,但我在前面还是听清楚了,他问,第二次是什么时候?

  从后视镜里,我看见姓宋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本子,翻到某页,说,23号,就是前天上午10点过。
  瞿师叔问,他(她)为什么那个时间段上去?
  姓宋的说,说他(她)突然呕吐,衣服弄脏了,上去洗澡换。
  瞿师叔点点头,没继续问。
  之后,足足过了半小时,姓宋的突然问了一句,说,你觉得,会不会是“鼓”?
  我之所以把“鼓”字打上引号,很简单,我当时不确定是不是这个“鼓”字。

  听了姓宋的这句话,瞿师叔沉默一阵,问,你怎么这么问。
  姓宋的回答,说,那女人极有可能是苗族人。
  瞿师叔又沉默一阵,说,不大像。
  顿了一下,他又说,“鼓”不会这么凶性。
  这句话说完,二人再也没有对话,过了五分钟,传来鼾声,是姓宋的发出,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二人都睡过去了。
  于是我专心开车。昆明到昭通我跑过很多次,以前在物资公司我在车队呆过两年,去昭通送过货,350公里,要跑接近6个小时,那阵子“杭瑞高速”还没开通,是走老“滇川路”过去的。
  一路无话。早上6点时候到了昭通,我叫醒了他们,在路边一家面店点了三碗“肠旺面”,吃的时候简单聊了几句,才知道姓宋的叫宋学杰,是省建X公司一个副科长,瞿师叔叫瞿国祥,什么职务没说。
  宋学杰又盘问我的情况,我简单说了几句,当听到我说“我父亲是半个彝族”的时候,宋学杰朝瞿国祥一笑,说,呵呵,他父亲半个,你是整个。

  瞿国祥点点头,上下打量我一眼。
  很快吃完,上车朝XX县走,一路上二人的话多起来,但都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关于这次来办什么事一句不提。
  开了一个半小时,公路左边出现一条大河,足有一公里宽,正是金沙江了,红日已经升起,河面波光粼粼,河对面的大山上白雾缭绕,我深深呼吸一口,只感觉神清气爽。
  沿着河边公路直行,大致9点过到了XX县,之前宋学杰拨打了一个电话,在县城入口有个人在接我们,40多岁男的,叫老蔡。

  他上了车,坐在副驾给我指方向,进了县城,拐了两个弯,他突然喊“停”。
  他指了指马路右边一道铁门,说,他(她)就在里面输液,要不要去看?
  日期:2018-06-26 14:33:02
  我一看,铁门边挂了一块招牌,写着“XX县人民医院”,后面是一个5层楼大楼,一楼的门口全是来看病的人,很多都是当地的M族跟Y族,穿着花花绿绿的民族服装,横七竖八,或坐或躺,空气异常浑浊,弥漫着消毒水跟烟草的气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