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她裹着纯白的毛毯,半羞半嗔地小步移到他面前,突然松开毛毯,露出青春柔嫩的**时,他才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傻、多么不解风情!
  接下来发生的事有点尴尬。如赵尧尧转述的那样,当他激情四溢又紧张万分地准备有所动作时,却半天不得入其门,折腾得满头大汗,还是善解人意的周小容看出端倪,伸手帮了他一把……
  是的,太紧张了,以笨拙开始,以草率结束。所以周小容才说“以后会越来越美好”。
  后来方晟没令她失望,或者说他越来越威猛反使她承受不住,每次都娇呼“小女子难以消受”。想必这些细节,周小容也大方在宿舍里分享过。

  可她哪里想到,数年后两人分道扬镳,而躺在宿舍床上静静分享她**私密的女生,如今也“难以消受”。
  方晟很想知道此时赵尧尧内心真实想法,自己曾经与周小容的过去对她有无微妙的或者负面的影响,但他又清楚在赵尧尧面前有些话不能随便问,她的性格与白翎截然相反,不可以过于放肆。
  何况今晚是新婚之夜,为何非得谈论前任女友的初夜?
  方晟赶紧转移话题,道:“什么时候要孩子?”

  “孩子?”她似乎从未想过如此严肃的问题,怔忡好一会儿,道,“不是说要举行婚礼吗?等婚礼后吧,总不能穿着婚纱抱着孩子……”
  方晟笑了:“有道理,等我们从心理到生理都做好充分准备的时候。”暗想率性的白翎可是想要就要,连名分都顾不上,就跑到大老远专心致志生孩子,人的性格竟有如此大的差异。
  赵尧尧大概是兴奋,一直在他怀里扑闪着大眼睛——往常他只要轻拍几下她便沉沉入睡,突然又问:“你还想着她吗?”
  方晟一滞。
  他不敢直接回答,因为不知她说的“她”是指周小容,还是白翎。遂道:“今晚是我们最甜蜜的时刻,不要提别的女孩。”
  “可我很愧疚呢,”她幽幽道,“我是她的舍友,当初听到很多你俩点点滴滴,后来又负责帮你俩传递包裹,最后居然……”
  原来是说周小容。
  “是她违反承诺在先,说好的两年还剩几个月都不肯等。”
  “如果她确有苦衷呢?”
  方晟一愣:“什么意思?”
  她缓缓道:“还记得你住院的那个晚上,也就是她大喜之日,她打电话给我说了很长时间,之后你问所说内容,我没肯告诉你……”
  “哦,你说‘不管她说什么,对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后来我想通了,当你主动要说时我反而拒绝。”
  “那天晚上她对我哭诉,说之所以仓促结婚是为了挽救父亲的政治生命……”赵尧尧注意他并无激烈反应,继续说,“当时碧海省官场动荡不安,她父亲财政厅长的位置也岌岌可危,正好省里主管人事的副书记的儿子疯狂迷恋她,并许诺只要嫁给他,可保她父亲职位无忧。本来她还犹豫不决,当审计厅突然进驻财政厅,查出上百条问题后,她父亲面临的不是能否保住位置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被双规的问题,在此情况下她别无选择,只得为父亲披上婚纱……”

  说到这里,她有些不安,“我是否应当早些让你知道这些?因为你说过以后不要提起她,所以我……”
  他爱怜地轻抚她瘦削的后背,道:“知道又如何,我怀着侥幸心理继续痴痴地等?还是继续联系保持暧昧关系?用婚姻来挽救政治生命,是否长久、可靠暂且不论,作为她父亲来说,难道女儿一辈子的幸福比自己多干几年厅长还重要?不再说了,她的故事已经翻篇,我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她嘀咕道:“可她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他无言地笑了,搂紧她假装凶狠地说:“你在嘲笑我的狼狈?”

  她卟哧一笑,懒洋洋打个呵欠,道:“为什么总是不想睡?”
  “会不会……疼得睡不着?”
  她柔情无限地白了他一眼:“哪有那么严重……”
  当晚两人搂在一起絮絮唠唠说了很久,大概凌晨两三点钟才入睡。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到床上时,赵尧尧醒来便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赶紧闭眼装睡。方晟却不愿放过她,又进行了“复习”,结果是继续睡觉直到中午。他本想继续“加深印象”,她确实消受不起了,说县委常委突然失踪两天要闹出大新闻,最好露个面吧。
  方晟想想也对,遂拿着结婚证到组织部主动要求将档案里婚姻状况改为“已婚”,妻子一栏郑重地填上“赵尧尧”。

  消息很快传开,县里干部们闹着要他请客,方晟笑道“日后再补”,大家认为他一语双关真幽默,笑得前俯后仰。
  回到三滩镇,楚中林去了工地,朱正阳和程庚明来抱怨他不够意思,失踪一天居然是悄悄领取结婚证,怕兄弟们破费不成?
  前几天几次波段操作成功,赵尧尧已帮程庚明赚回本钱,楚中林也快接近目标,朱正阳割肉最迟损失最大,但有成功案例在先,对她充满信心。三人正琢磨想个办法表达谢意,以后委托更多的钱。
  方晟笑道操办婚礼的机会不成熟,肯定补上。说说笑笑一阵,各自散开工作去了。
  快下班时,方晟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白翎的紧急号码,心里砰砰乱跳,定定心神才接通,没等他开口,传来一个威严而清冷的声音:

  “白翎生了,男婴,七斤二两,母子平安!”
  说着便挂断电话。
  昨天结婚,今天儿子出生,真是双喜临门!
  方晟拿着手机呆呆坐了足有五六分钟,心中狂喜不已: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想到呱呱落地的儿子,想到好动却甘心偏居山里生养的白翎,又是激动又是欣慰又是内疚。
  虽说出于种种考虑,他原本不想要孩子,但精灵古怪的白翎居然想出针扎安全套的招数,只能勇敢地面对,如今儿子出生了,却涌出前所未有的亲情和温柔,到底中血脉相连的亲骨肉。
  想到白翎坚持母乳喂养,同时进行产后恢复训练,还得在山里呆好几个月,他很想跟她聊几句,说些贴心话,最好亲耳听到儿子的哭声……
  日期:2018-03-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