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当然。”
  几个人发誓严守秘密,但究竟割不割肉,实在难以决定,遂大眼瞪小眼,面前饭菜都没心思动。方晟说慢慢想,随时联系,然后拉着赵尧尧回宿舍休息。

  关好门,他笑道:“你的意思是上周又赚了上百万?”
  赵尧尧淡淡说:“三百多万,刚才怕吓着他们,故意把收益率说低了些。”
  方晟搂着她柔若无骨的腰肢,道:“再这样下去,尧尧快成亿万富婆了!”
  “富婆,很难听的称呼,我不喜欢。”
  他被逗笑了,抱起她原地转了好几圈,她连呼“头晕”,然后紧紧搂着他脖子,良久幽幽说:
  “如果有一天白翎要我离开你,怎么办?”
  他想起爱妮娅的猜测,赶紧道:“正想问你呢,上次你向白翎求助时,到底答应她什么?”
  “当时我很绝望,所以……”她咬着嘴唇说,“我说什么要求都答应……”
  “啊!那她提要求吗?”
  “说还没想好,哼,是慢慢折磨我罢了!”赵尧尧气鼓鼓说。
  方晟听到这里心里明白,白翎是没想好,她要等孩子出生后再专心致志对付赵尧尧。
  确实很麻烦。
  两个女孩相互下套,赵尧尧让白翎当“证婚人”,白翎要赵尧尧答应一个不能拒绝的要求。

  自己夹在中间却无计可施。
  股市下午一点整开盘,赵尧尧很快甩掉烦恼,全身心坐到电脑前盯着K线图。赶在收盘前,程庚明果断割掉所有股票,楚中林则卖出一半,只有朱正阳仍在犹豫,说要不再等几天,稍微卖个好价钱。
  第二天程庚明和楚中林将账户里的钱取出来,绕了几个圈子才转到赵尧尧实际控制的匿名账户,当天股市大跌,朱正阳再亏六七个点,中午半点胃口都没有。
  当天下午,方晟办公室来了两位便衣女警,听口音就是上次在高速上盘查遇到的,一位姓陈,三十多岁;一位姓蒋,二十多岁。
  陈警官道:“我们是白翎的战友,之前她说可以找您提供一些帮助。”
  方晟欠欠身体,道:“只要能帮得上忙,荣幸之至。”
  “目前情况比较复杂……”
  双江省提出沿海大开发战略后,以梧湘市为核心的沿海经济带,以黄海县为核心的沿海观光带,都涉及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

  双江军区是否会调整战备策略,重新分配各兵种分布?
  按照中长期规划,梧湘市会在五年内建成深水港,黄海县将投资兴建人工岛,一条贯穿沿海三省十七市的交通大动脉将破土动工,这些使得双江所濒临的黄海海域战略地位前移,战略纵深和战略要害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因此对双江军区来说并非是否调整的问题,而是如何调整,是否需要增加军事力量部署。
  普通老百姓、地方政府对此无感,根本感受不到由此产生的深远影响,但国际军事专家、各国智库、军事爱好者早就投以关注的目光,而几个老对手则明松暗紧,全面部署情报刺探工作!
  早在沿海观光带项目落实前,就有多名间谍秘密潜入黄海,偷偷摸摸搞地质勘探,考察地形,分析海水、土壤等各种元素,认证驻军的可能性以及可容纳驻军规模。两年前在护堤林失踪的杰姆可能也出于相同目的,因此白翎跟随专案组长驻黄海,实质身兼两职,还担负着反间谍的重任。
  上次高速封路,起因是接替白翎工作的陈蒋两位警官收到线报,有位代号为“蓝领”的间谍窃取了浩海风电项目组在三滩镇一带的原始勘探数据,即将逃往省城,故而紧急封锁高速。
  方晟驱车离开后,躲在车流后面的蓝领见她俩逼近,开枪拒捕,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枪战?好像没听说啊。”方晟愕然。
  陈警官微微一笑:“消息被严密封锁,现场目击者均签订保密条款,不准外……”
  枪战中蒋警官负了轻伤,对方也没讨到巧,挂彩后且战且退,最终一路流血躲进了郁郁莽莽的森林公园。
  方晟皱眉道:“问题不小,方圆几十公里的森林公园很难进行拉网式搜捕,这方面我们有过教训……”
  想到与白翎的第一次就发生在里面,不由有些脸红。

  陈警官道:“组织大规模行动抓捕一名经过特殊训练的间谍,非常危险,不具备可行性,因此只能请方书记暗中提醒各工地、宾馆、酒店密切注意,发生来历不明或身份可疑者及时向我们报告……”
  “蓝领的性别、身高、体重、相貌特征?”
  陈警官与蒋警官对视一眼,叹道:“很惭愧,目前无法提供有价值的线索,虽然测出此人体重一百三十斤,鞋子三十九码,估计是男性,但身上负重多少不得而知,鞋子可以加宽加长,因此连性别都判断不了。”
  “受伤情况呢?”

  “一路都有血迹,但逃跑速度未减,射击准确度也没下降,我们怀疑是左臂或肋部中枪。”
  方晟骚骚头,为难地说:“那我怎么要求呢?”
  “一是衣服褴褛,精神委靡,象在野外生活了很长时间;二是行踪鬼崇,躲躲闪闪不干正事;三是故意接触与勘探、数据测量有关的工程师,”陈警官说,“目前从黄海出去的交通要道都被我们严密监控,网络更是严加管控,蓝领不敢轻易外逃,可能会继续潜伏在三滩镇,同时窥探更多情报。”
  “我明白了,请留个联系电话,马上就安排!”

  方晟爽快地应道。
  第三天股市再度大跌,几乎是千股跌停,舆论大哗,矛头直指证监会。党报、政府各类喉舌都坐不住了,纷纷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A股市场整体估值并不高,风险也在可控范围,仍然具备投资价值,不必被暂时的困难吓倒,股民们要捂好自己的股票,做中长线投资。
  朱正阳的股票自然不能幸免,又跌去百分之十,都不敢接老婆电话。楚中林和程庚明旁敲侧击问赵尧尧有没有中枪,她淡淡说这两天看空,赚了百分之十五。楚中林急得直拧大腿,后悔没把股票都抛掉。
  朱正阳走投无路,厚着脸皮问现在割肉还能否保证三个月收回成本,赵尧尧说三个半月。朱正阳一咬牙说明天就割!
  过了几天,肖兰打电话说下个月就是他的生日,要不要热闹一下。方晟当然拒绝,说官做得越大,做人越要低调,免得被别有用心者抓到把柄。肖兰强调说你可是三十岁生日啊,三十而立!
  方晟明白父母亲又在催婚了,不耐烦道三十只是个数字,跟二十九、三十一没有区别,顶多到时全家吃个饭而已!
  说罢闷闷不乐挂断电话。
  坐在电脑前分析数据的赵尧尧仿佛听出什么,起身坐到他腿上,搂着他脖子柔声道:“伯母催你结婚?”
  “三十而立,分明是我爸想出的词。”
  她默默贴着他的脸,良久,突然说:“明天领结婚证吧。”

  他惊讶地看着她,她反而很奇怪的样子,反问道:“有问题吗?如果需要,举办婚礼都可以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