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尽管书记省长事先没有沟通,但高度默契地震住一向眼高于顶的夏伯真,当场拿下郑子建,为营救方晟扫除障碍。

  至于郑子建的书面检查,省常委会已听过一次,未能通过,郑子建继续停职反省,相应地莫树言和李涛的检查也没过关,继续反省。
  说到这里,爱妮娅笑道:“你看白家势力多可怕,白老爷子不过找通省长,容上校却有办法直接让省委书记出面,可见战友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方晟叹道:“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不过我奉劝一句,千万别因此责怪那个家族,身为父母自有生气的理由,只不过手段狠毒了一点;也不要迁怒于赵尧尧,她已经付出很多。”
  “绝对不会的!”
  “而且可以想象,赵尧尧向白翎求助时应该有所承诺,也许现在她很后悔。”
  方晟惊讶地看着对方,脑海里突然想起这段时间赵尧尧确实有点郁郁寡欢,有时梦中突然抱紧自己,说“别扔下我”,难道……
  “可……白翎按说不会……”说这话他自己都觉得勉强。

  “你可以侧面了解下,别让赵尧尧有太多压力,她真的很不容易。”
  接着讨论沿海观光带工程建设方面的构想,以及二、三期规划,两人都对方案烂熟于心,脑中有完整而清晰的布局图,相当于在图纸上筹划修订而已,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等两人同时看表才发现已凌晨一点多钟。
  爱妮娅很自然地说:“这么晚别出去找宾馆,就在我这儿凑合一夜。”
  她家是三室两厅结构,除了主卧,通往阳台还有个次卧,由于她做好单身准备,次卧没有床,但布艺沙发足够睡两个人。
  当下捧了套枕头被子,方晟简单洗漱后便躺到沙发上,由于中午没午休,下午三小时的车程开了六个多小时,晚上又聊了四个多小时,实在太累,方晟很快呼呼入睡。
  黎明时分,方晟起身去卫生间,返回时却迷迷糊糊犯了错。爱妮娅家主卧和次卧并排朝南,主卧在里侧,更靠卫生间,结构与赵尧尧在县城小区的房子相似,因此方晟习惯性沿着墙往主卧走,伸手一扭,卧室门没反锁,居然信信然进去,往床上一躺,感觉身边有个温软的**,更没多想,将她搂入怀中,很快便进入梦乡。

  睡到清晨,方晟朦胧间醒来,懒得睁眼,单手轻车熟路探入她胸前,一摸没戴胸罩,便捏在掌心把玩起来。这一玩蓦地惊觉不对!
  周小容的胸绵软玲珑;赵尧尧的胸滑腻而质感十足;白翎的胸坚实富有弹性。这个则完全不同,首先是大,手掌竟抓不过来,其次是水滴型结构,明显有沉沉的坠感,还有……
  他惊骇地睁开眼,几乎同时怀里的她也睁开眼,两人鼻尖几乎碰在一起,同时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她是爱妮娅!

  方晟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爱妮娅深深看着他,目光不可捉摸,良久道:“我知道,所以,能把手松开吗?”
  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紧紧捂在她胸前,他更为慌乱,触电般抽回手,弹起身道:“夜里……睡得太沉了……”
  她一言不发理了理散乱的长发,平淡地说:“我用下卫生间。”
  尴尬的气氛中两人洗漱完毕,照例叫了早餐外卖,一起下楼后各自上车时,她说了声“再见”便钻进车内,没多说半个字。
  一路上他边开车边自怨自叹,责怪太不小心,怎能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原本爱妮娅就认为他是花心大萝卜,这下可好,人家好心留宿,自己却成为图谋不轨的大色狼。
  幸好没做更不堪的举动,其实在情人间很正常,赵尧尧虽仍是处子之躯总脱不了羞涩,但除坚守最后一道防线外对方晟完全敞开怀抱,因此上下其手纯属正常。想到没将手伸到更敏感的地方,方晟吓出一身冷汗。
  将车停在服务区,他认真地发了条短信给爱妮娅,对误睡到她床上表示深深的歉意,并写了两条理由:一是房间结构与县城的家基本相同,习惯成自然误入;二是白天太累导致睡得迷糊,竟没看清身边躺的是谁。
  过了半晌她回道:我都放下了,你还放不下?
  他苦笑,暗想这条典故用得好,没想到爱妮娅也有幽默的时候。
  进入县城,从新修的连接公路拐入观光大道,县委办公室王主任打来电话,说已为他准备了一间办公室,并询问需要布置什么花草、办公桌椅喜欢什么风格之类,方晟说主战场还在三滩镇,只有参加常委会才会去县城。王主任含蓄笑道方常委不可能一辈子在三滩镇,总会过来的。
  这句话使他陷入沉思。
  因为不止一个人说过类似的话,说明自己真该及时调整角色,从全新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到了三滩镇,先去朱正阳办公室聊了会儿,楚中林和程庚明也在,正好接近中午,几个人闲来无事聊股票,都愁眉苦脸表示最近行情太差,前面买的股悉数被套,朱正阳亏得最惨,接近于腰斩,楚中林也亏百分之三十多,程庚明的重仓股停牌大半年,眼见得马上复盘肯定补跌。朱正阳老婆天天打电话询问情况,他只敢说差不多,夜里却愁得睡不着觉。程庚明相对好些,拿小金库买的,说权当被老婆没收吧。

  方晟笑道你们几个平时忙于工作,有时一开就是半天会甚至一整天,哪有工夫琢磨K线图,要真想投资理财,不妨交给赵尧尧,她可是教授级大师。
  朱正阳等人从未听说过她擅长炒股,均表示不信。方晟满有把握说你们看,我从县城回来还没遇到赵尧尧,刚才谈论的内容她也不知道,等中午吃饭时当面问,行不?
  午饭时间,几个人来到小厅,方晟打电话叫赵尧尧过来,然后问:
  “上周平均收益率如何?”
  赵尧尧没想到他当着朱正阳等人的面提问,不过他们都是铁杆朋友,也无所谓,遂道:
  “大盘下行,我主要做空,收益大概百分之二十六。”
  “爱妮娅委托你理财的部分呢?”
  听到华尔街精英居然请赵尧尧理财,朱正阳等人更是目瞪口呆,目光全部聚焦到她脸上。
  众目睽睽下她有点不自在,垂下眼睑道:“还好,已有百分之二十的收益。”
  程庚明对数字最敏感,立即问:“你上周平均收益百分之二十六,为何爱妮娅收益率反而低?”
  “委托理财更注重安全性,因此买卖股票时会采取相对稳健的思路。”
  “你看我们买的股票怎么样?”
  朱正阳连说了七八支股票,赵尧尧越听眉头越皱得紧,道:“这些根本没有投资价值,也早被机构和主力所抛弃,将来还有更大跌幅,不如早点割了吧。”
  “什么?”朱正阳与楚中林、程庚明面面相觑,大惊失色,要知道他们投入少则七八万,多则十几万,此时割肉真是割到大腿根上,损失惨重呐。
  不料她还有一句话:“割完交给我,保证三个月内回本。”
  朱正阳等人犹豫起来,均朝方晟看,方晟笑道:“我只负责牵线搭桥,不为尧尧的承诺背书,你们信就交给她,不信就自己玩,但注意保密,尧尧炒股的事仅限于你们几个知道,在老婆面前都不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