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任命方晟为黄海县委常委,兼三滩镇书记、沿海观光带景区管理领导小组组长。
  市委没有任命新县长,而让杭真以常务副县长身份主持全面工作。有人猜测杭真终究会转正,也有人反驳要转正这次就转了,何必暂代?更有人分析童彪走是为了腾出个常委位置给方晟,倘若再任命县长,方晟势必进不了常委。但更主流的说法是,方晟明显受了委屈,又被证实经济方面没有问题,进常委班子是对他的补偿。
  至于童彪,卫校校长是正处级,从级别上看属于平调,但哪怕不是官场中人都知道,区区几百人的学校岂能跟堂堂黄海县相比?童彪的政治生涯基本打上休止符了。
  黄海老百姓普遍认为方晟为进常委班子挤走了童彪,官员们却不以为然:若非童彪先对方晟下手,怎会自取其辱弄得如此凄惨的下场?何况方晟的常委是以双规为代价换来的,某种程度讲属于补偿性质。
  而最受打击的莫过于陈冒俊等本土派,从方晟当副镇长起就步步打压,谁知这小子越打压进步越快,不到五年居然与他们平起平坐了。想想省纪委都没拿得下他,想想背后强大而可怕的背景,想想童彪的下场,再想想常委会的新格局,陈冒俊等人不由胆战心惊,暗中约束下属和家人多收敛些,不要招惹这个刺头青。
  转发市委组织部任免决定后,韩书记不失时机召开县常委会,一是欢迎新成员加入,二是进一步推动沿海观光带各项工程进展,力争近期完工一批项目作为五一节献礼,三是商讨下个月几项务虚工作。
  至始至终方晟表现得很低调,除了表决外不置一言,但陈冒俊等人却知道由于他的存在,常委会势力已发生严重失衡:杭真拨正有望,眼下积极与韩书记处好关系,毕竟市委组织部首先要征求一把手的意见;庄彬已明确与方晟同一战线;侯宫升指望方晟再提携儿子一把……也就是说,以陈冒俊为代表的本土派只剩下四张铁票,其他有可能都归韩书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常委会结束后正待回三滩镇,爱妮娅打来电话约他到省城见面。上次匆匆离开后,方晟一直想得知整件事全过程,但要么自己没空,要么她忙于项目,始终凑不到一块。
  方晟当即答应,找个借口让小司先回去,独自驱车去省城。
  才驶出三十多公里,前方出现堵塞,下车一看足足停了四五公里长的车流,而且是少见的双向堵塞。向其他车主打听,说丨警丨察临时封路缉拿逃犯,目前正逐车检查证件、搜查后备厢,大概要等很长时间。
  没办法,天灾**,方晟只得打电话说明情况,爱妮娅说没关系,反正全天都有空。
  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两名戴着墨镜、口罩的女刑警来到方晟车前要求出示证照,打开后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
  “请问您是三滩镇方晟?”

  啊,难道被省纪委抓过一次,连丨警丨察都知道自己大名?他点点头。
  女警似乎笑了笑:“认识白翎?”
  “她是……我的朋友……”
  女警合上证照递给他,也没要求检查后备厢,客气地说:“耽误您时间,以后说不定还得麻烦您。”
  方晟没往心里去,赶紧发动车子继续前行,等开到省城已是傍晚时分。爱妮娅说老规矩,到我家里聊聊,我这就叫外卖。
  敲开门,爱妮娅表情淡淡的,即使在家都身穿职业女装,脸上则是若有若无的淡妆,屋里满是熟悉的咖啡香气。
  就着咖啡吃完外卖,爱妮娅道:“一天一夜的苦换个常委,天底下很多人宁愿做这笔交易吧?”

  方晟苦笑:“不,那简直是场噩梦,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整件事已经查明,是你一个女朋友家族出手陷害,另一个女朋友家族出手相救。”
  “干嘛说得这么难听?”他叹道,“你就不能委婉一点?”
  “事实如此,我没有加工……”她难得俏皮地笑笑,“那个快生了吧?”
  他头大无比:“还有一个多月……说正事吧……”

  “说来话长……”
  赵尧尧家族在双江的代言人是齐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也是省委书记的有力竞争者,何世风最头疼的对手。齐辉给其心腹郑子建发出指令,要求不惜代价拿下方晟,若有可能多判几年送进监狱!陈子建能从普通监察室副主任一步步升到省纪委常务副书记,自然感恩戴德,如夏伯真所料用力过猛,反而留下致命破绽。
  方晟被双规消息传开后,爱妮娅第一时间请姜主任向何世风报告。也如爱妮娅所料,何世风在电话里态度暧昧,并非表现得义愤填膺,而有看看再说、视形势决定是否出手的意思,虽然姜主任鼓动了几句,仍不是太有把握。
  此时爱妮娅不知道白老爷子在白翎的要挟下即将出手,焦急之余请姜主任直接打电话给容上校。向来温婉亲和的容上校非常愤怒,随即冲到已被任命为双江军区政委、省委常委黄中将办公室,黄中将对方晟颇具好感,沉思后晚上到冯卫军家中拜访。
  冯卫军与黄中将是多年朋友,早年曾在其它省份任职,同为常委会成员,如今又走到一起份外亲切,因此别人不敢说的话,黄中将敢说。

  黄中将将方晟被双规一事来龙去脉讲给冯卫军,然后强调道,要是省纪委随便哪个副书记甚至监察室主任有不通过地方丨党丨委双规干部的权力,将来我们这些人退下来后岂不成鱼肉之俎?
  冯卫军悚然心惊。在官场跌打滚爬多年,他何尝不知只要当官没有雪白的猫,无论主动还是被动,主观还是客观,多多少少有些灰色收入,做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所谓常在江边走,哪有不湿脚。若没人追究,事情终究随风而去;若挖出来上纲上线,便能无限放大。更何况自家儿子经商多年,虽说平时严令不准打着父亲名号做生意,可省委书记儿子的名头亮出来,人家不服也得服,明里暗里给政策、给优惠、利益输送等等在所难免。

  这些事要真被捅出来,别说平稳落地,身家性命能否保住都是问题!
  黄中将又推心置腹说,其实这事儿说大也不大,无非是人家家庭内部矛盾,别看现在好像要把小伙子往死里整,没准过几天又亲热起来,女儿非喜欢他,做父母的有啥办法?打死都是一家人嘛,我们外人凑什么热闹,对不对?
  冯卫军深以为然,点点头说坚决不掺乎,否则闹到最后里外不是人。
  另外姓齐辉的很阴险呐,企图一石双鸟!黄中将又说出数年前何世风微服私行偶遇方晟,交谈后非常赏识,且目前方晟负责沿海观光带项目,那可是何世风最看重的沿海发展大战略中重要环节!倘若你出手,何世风必定拔刀相助,双管齐下还愁压不下此事?
  冯卫军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当下与黄中将商量一番,确定第二天早上突然袭击!
  与此同时姜主任应邀来到何世风家中,当得知白老爷子已出面施压,何世风决心对抗齐辉,救出方晟,不由松了口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