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短短时间内他已弄清双规方晟事件的来龙去脉,也猜到幕后指使便是同为常委的政法委书记齐辉,心里燃起万丈怒火:
  你齐辉想跟何世风争夺省委书记一职,我何尝挡过你的路?你他的娘的暗中买通郑子建玩这一出,将祸水引向省纪委,想置我于何地?眼下冯卫军最怕人家秋后算账,你倒好,通过双规方晟让省纪委成为省委书记眼中钉,同时又得罪何世风,影响人家沿海大开发战略!
  这个锅我不背!
  转念又想,你郑子建缺心眼呀,明摆着被人家当枪使!虽说能坐到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的位置,是齐辉在省常委会上不遗余力提携的结果,但人情归人情,程序归程序,哪怕天大的交情也得置于程序原则之下。郑子建是太想办成齐辉吩咐的事了,用力过猛反而适得其反。
  郑子建事先肯定查到韩子学是方晟在黄海的靠山,而许玉贤则是海边偶遇的三大千里马之一,倘若事先向市县两级通报,有可能走漏风声,甚至会通过何世风阻止,因此铤而走险直接找钱副省长的心腹童彪。

  其实郑子建真笨啊!首先许玉贤和韩子学都是官场老手,懂得分寸,绝无可能违反组织纪律通风报信,其次万一通风报信,不是正好遂了齐辉的心意吗?索性一网打尽岂不更好?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没问题的干部不怕查,有问题的干部再有准备也经不起查!
  齐辉,别怪我太狠,你的手伸得太长,今天必须斩断你左膀右臂!
  等所有人到齐,包括已被停职灰溜溜坐在旁听席的郑子建,夏伯真先发了一通大火,将刚才在书记办公室受的窝囊气宣泄出来,然后宣布暂停郑子建职务,并把他负责的第三监察室交给肖副书记,这就暗示郑子建哪怕检查过关,也无法在省纪委立足!
  “付主任,你知不知道此案?为什么不向我报告?”夏伯真又将矛头指向第三监察室付主任。

  付主任当即严肃地说:“夏书记,我敢以党性和人格担保,绝对不知道也没参与这桩案子!”
  夏伯真严厉地看着郑子建,后者低着头说:
  “付主任确实不知情,我直接通知莫树言和李涛做的……”
  说话间莫树言和李涛敲门进来,见此架势都呆了,不知发生何事,只是惊讶地发现向来坐在夏书记身边的郑子建退到第二排旁听,且脸色颓废得象死人。

  接到通知时,他俩刚刚吃完早饭,重振精神对付方晟,而方晟已二十多个小时没合眼,正是最脆弱最容易被攻破堡垒的时候。电话是夏伯真秘书打的,要求他俩以最快速度赶到会议室,没想到是这个大场面。
  夏伯真没让他俩坐,沉声问:“谁叫你们越过市县两级直接找童彪的?”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朝郑子建看,夏伯真明白了,又问:
  “目前查到方晟什么问题?”
  莫树言道:“报告夏书记,我们从昨天中午连续审讯到今天早上,嫌疑人尚未主动交待……”

  夏伯真用力猛拍桌子,茶杯盖都震得跳起来,怒道:“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早上,这不是疲劳审讯吗?之前三申五令不准搞疲劳审讯,你们都当耳边风?还好意思站这里表功,简直胆大妄为!”
  参会人员面面相觑,都觉得他的火发得蹊跷。相比公丨安丨那帮人审讯,纪委已经算很文明了,再说对付那些贪官污吏,进“点”时往往心存侥幸,不来点狠的怎肯交待?
  莫树言和李涛已感觉风向变了,低着头一声不吭。
  夏伯真又问:“对于你们掌握的证据,方晟有无辩解?在黄海查账人员有无新线索?”
  莫树言老老实实说:“证据方面方晟都有合理解释,我们也予以认可;查账人员到今早为止没发现任何线索……”
  夏伯真两手一摊:“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赶紧放人啊!”
  啊,哪有双规还不到24小时就放人的道理?参会人员又呆住了,个个目光迟疑,有个胆大的轻声嘀咕道:
  “头一次没几个肯交待,总得耗到三四天……”
  夏伯真又猛拍桌子,骂道:“耗?你们办案都不讲证据,靠耗时间?从昨天中午到今天早上,半点过硬的料都没有,仅凭怀疑就把人家双规起来,传出去要让外界笑掉大牙的!”
  莫树言及时调转方向,道:“通过审讯,我们觉得方晟是位正直、可靠、实干的好干部,之前掌握的材料确实不足以举证,因此我们也建议解除对方晟同志的双规措施。”
  郑子建听到这里差点没摔下椅子,暗想这个马屁也拍得太露骨吧,你还要不要脸?
  然而此时夏伯真就需要这个马屁,当即道:“那就放人!付主任亲自过去解释,然后陪他回黄海,要把说明工作做到位,尽力挽回省纪委的形象!”
  付主任赶紧起身:“好,我现在就去!”
  夏伯真见莫树言和李涛也眼巴巴想跟着付主任,喝道:“你们俩个留下!从现在起停职检查,把问题说清说透为止!”
  接下来他一口气宣布了七条规定,全面收拢权力,要求哪怕双规科级干部都得事先向他备案,防止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付主任走进小单间时,方晟正倚着椅背呼呼大睡,推了十几下才醒过来,见眼前是位笑容可掬的胖子,当下愣住了,不知莫树言玩什么把戏。

  却听门口有人说:“这是省纪委第三监察室付主任。”
  方晟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付主任一双热情的手便伸过来,道:
  “方晟同志,你受苦了,我代表第三监察室来看望你!”
  “那……你们确定我没问题?”方晟恍若梦游。
  “经过省纪委常委会集体研究,夏书记直接拍板,决定立即中止调查,方晟同志,我陪你一起回黄海!”付主任诚恳地说。
  方晟心一松,两眼一黑,软软倒了下去……

  醒来时正躺在医院,爱妮娅坐在病床边一脸关切,见他睁开眼方松了口气,语速飞快地说:
  “你正在省人民医院高干病区,付主任送你来的,要求给予最好的治疗,医生说主要是脱水和过度紧张焦虑,以及缺少睡眠导致,输几瓶营养液就没事。我跟付主任商量让你休息会儿,下午再回黄海。”
  回忆起昨夜经历的折磨,恍若隔世,他缓缓道:“这件事你出了不少力吧?”
  爱妮娅欲言又止,警觉地朝门口小护士看看,道:“等你下次来省城细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她丝毫不拖泥带水,说走就走。
  本想打电话给赵尧尧、朱正阳等人报平安,可手机不在手边只得作罢。过了会儿,付主任笑眯眯拎着营养品进来,说代表夏书记看望他。方晟心知自己这点份量还不够省委常委亲自看望,连声表示感谢。
  坐在床边,付主任满脸微笑与方晟拉起了家常。说起来很意思,郑子建姓郑却是副书记,而付主任姓付却是正主任。别看他慈眉善目,手里办过几十桩亿元以上大案,也是令贪官污吏闻风丧胆的主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