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3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情况特殊,要尽快撬开嘴,必要时使点劲!”
  莫树言心领神会,放下电话无奈地对李涛说:“又睡不成了。”
  方晟的案子是郑子建跳过第三监察室付主任直接下令,既说明需要高度保密,又说明案子本身的重要性和敏感程度,莫树言感受到无言的压力。
  小单间里换上几百瓦大灯泡,角度正好朝着方晟,光线亮得刺眼,又热得燥人,令本已疲劳不堪的方晟焦躁不安。
  更恶毒的是椅子换成瘸腿的,即有条腿明显短几公分,不用力平衡的话身子便歪到一边,用力时间久了又挺不住,总之让你浑身难受。

  李涛看出方晟的郁闷,故作同情状道:“本想让你睡个好觉,上头催得紧,我们也没办法,一把岁数的人了,谁吃得消熬夜对不对?不如早点把问题说出来,大家都轻松。”
  方晟无奈:“可我没问题,总不能胡乱编造。”
  莫树言语气冰冷道:“下午查账人员已取得突破,查明你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存在利益输送。等我们掌握所有证据,与你主动交待,性质完全不一样!”
  “我拭目以待。”方晟已懒得多费口舌。
  “拭什么目!”莫树言猛拍桌子,“现在就擦亮眼睛瞧瞧!”他扬起一张汇款复印件,“从潇南市建行汇出十五万,收款人是方晟,怎么解释?”
  方晟仅愣了两秒钟,便说:“如果是举报材料,我的回答是完全不实;如果来自查账人员之手,汇款后还应该有笔账。”
  “什么意思?”莫树言满脸狐疑。

  “无论汇到方晟的哪个户头,黄海那边银行都将查不到相应账号,按原路退回该笔款项!”方晟微笑着补充,“因为我把黄海各家银行的银行卡、存折都销户了,每个月工资都是会计直接把现金送到办公室,这也算镇书记享有的特权吧。”
  上次楚中林发生的事,提醒方晟哪怕再慎密,都有可能遭到飞来横祸,最好是把银行那边的渠道全部斩断,令对手没法栽赃,加之项怀诚为期两个月的财务清理,索性把所有银行卡、存折全部销掉,一个不留!
  比如这笔从潇南市建行汇出的十五万,收款人账号写的是方晟曾经使用过的工资卡卡号,但由于刚刚销户,银行方面找不到对应卡号,没法入账,只能作退回处理。
  莫树言当下有点发懵,与李涛对视一眼,彼此明白遇到硬茬了:方晟象早预料到有被双规的一天,提前做足预防措施,令他们有无从下手之感。

  关于生活作风问题,方晟至今未婚,恋爱期间多交几个女朋友无可厚非,尽管如此有关赵尧尧和白翎的情况,有个专门小组正连夜收集资料,估计天亮前就有结果。
  关于经济问题,从个人账户和沿海观光带项目建设两方面看,经过大半天紧急分析,查账人员仍未找到有价值线索。
  接下来怎么办?莫树言有点头疼。方晟到底有没有问题,根本不是他所考虑的,只要被弄进“点”,没问题也能查出问题。但问题是什么性质,有多严重,直接体现办案人员的水平。
  莫树言和李涛不想一世英名栽到方晟身上。
  长夜漫漫,莫树言始终保持旺盛的斗志,就沿海观光带建设中工程招标、工程承揽、资质检查、工程监理等问题逐个询问,角度刁钻,且不时夹在其中反复提问,足足问了三百多条。
  方晟被纠缠得头痛欲裂,几百瓦大灯泡又照得他两眼发黑,口干舌燥。

  “我要喝水。”他反复请求。
  莫树言总是不紧不慢道:“答完下一条问题就倒。”
  然后依旧一条问题接着一条,压根忘了倒水的事。
  “我要喝水!”
  方晟努力平息愤怒,但缺水加上疲劳,以及炽热的灯光,使他开始出现幻觉,眼前到处是黑黑的飞虫,还有不断跳动的重影……
  朦朦胧胧中只听到李涛柔和且具有诱惑的声音:“如实交待吧,你就能美美睡一觉,还能抽香烟……”
  不如随便编个问题蒙混过关,假的真不了,捱过这关再说!方晟脑里闪过此念,然而仅存的一丝清明警告自己:明明没问题,为什么承认?
  他使劲咬了个舌头,剧痛之下恢复意识,镇定地说:“我没有问题。我请求喝水!”
  唉,差点就成功了!
  莫树言暗叫可惜,慢吞吞道:“等答完下一条问题……”
  方晟冷冷瞪着两人,严厉地说:“莫树言同志,李涛同志,你们受领导指示对我进行调查,无论用什么手段,什么策略,都为了工作,我方晟绝对表示理解,但喝水是我的生存权利,我已至少说了十遍,你们一拖再拖明显有逼供和虐待嫌疑,这一点我会记住的!”
  “都说了等……”
  方晟打断他的话,一字一顿说:“不给喝水,说明你们连最起码的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不配当纪检干部,更不配我尊重,今后若有机会,我会加倍偿还,请两位记住我说的话!”
  莫树言和李涛在监察室经办过很多大案要案,被两人亲手送进监狱的至少数十人,论级别都在方晟之上,办案过程中也不知听过多少威胁、恐吓甚至扬言报复全家,可不知为何,方晟的话却令两人打心眼里透出寒意,仿佛他真有能力兑现似的。

  尴尬地沉默片刻,李涛起身给方晟倒了小半杯水,能让他一饮而尽,可又意犹未尽。可无论如何,方晟取得小小的胜利,得到水分补充后,重新打足精神应付莫树言车轮攻势。
  拉锯战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多钟,莫树言毕竟四十多岁出头,实在坚持不住,溜到隔壁睡了四十分钟再换下李涛,而方晟经过整夜煎熬已心力交瘁,昏沉沉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早上九点整,何世风准时踏入办公室,正准备吩咐秘书联系省纪委书记夏伯真,突然接到通知,说省委书记冯卫军请他过去。
  按官场规矩,到省常委这个层面很少相互串门,平时各自负责分管领域,偶尔有交集或通电话,或经秘书沟通,或拿到协调会上解决,倘若象今天这样直接通知,肯定是小范围碰头研究重大事项。

  何世风不敢怠慢,立即前往,到冯卫军办公室门口正好碰到夏伯真和郑子建,心里“格登”一声,隐隐猜到即将发生何事。
  眼见任期结束就退二线,冯卫军愈发变得好脾气,见谁都是笑容可掬,一付和蔼慈祥的模样。工作方面也扮演弥勒佛,能办的尽量办,不能办的也指点明路,总之完全为退下来做准备。
  这种态度最明显表现在常委会上,面对颇为强势的何世风,以及对书记位置蠢蠢欲动的几个竞争者,冯卫军始终不偏不倚,在保持和谐前提下维持平衡局面。
  但今天冯卫军有点反常,脸色阴沉,耷拉着脸,两道剑一般的浓眉揪到一块儿,完全没了平时笑脸佛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