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92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上面的世系表也很有问题,那就是按上表,季连(穴酓/鬻熊)之上只有三代人,季连的曾祖父就是颛顼了,与传世文献说颛顼是五帝时期人差距太大,这世系太短了些。而且传世文献说祝融后代有八姓,如彭国就是祝融八姓之一,而《今本竹书纪年》记载彭国在商代中期就被商王武丁首次灭国,殷墟一期卜辞也已经出现有“彭”,说明彭国的历史要早于商代中期,那祝融的时代还得更早。清华简《楚居》说季连与商王祖庚、祖甲同辈;如果按安大简所说季连即穴熊(鬻熊),《鬻子》一书说鬻熊又做过周文王老师,显然季连(穴酓/鬻熊)都要算商末人了。那从祝融到季连至少至少要有几百年以上的距离,故而季连绝不可能是祝融的儿子辈。所以安大简中所说的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黎)、祝融(黎)生季连,应该只是说老童是颛顼的后代、祝融(黎)是老童的后代、季连是祝融(黎)的后代,并非说老童就一定是颛顼的儿子、祝融(黎)就一定是老童的儿子、季连就一定是祝融(黎)的儿子。也就是说,楚人追述早期祖先,应只是举有大功德的几位说,当中不出名、没功业的就略去了。楚人的祖先世系真正连贯起来,可能是从季连以后。如此一来,也许用如下示意图表示楚人祖先的世系更接近历史:

  颛顼…老童…祝融(黎)…季连(穴酓/鬻熊)—(子)丽季(酓丽)—(子)酓狂—(子)酓绎
  日期:2018-02-03 23:42:17
  讲完了楚国世系的一些问题,我们再来说一说,楚人最初的“籍贯”到底在哪里。安大简更详细内容还没有公布,下面我们只能继续分析传世文献尤其是清华简《楚居》。传世文献《左传·昭公十七年》说“郑,祝融之墟也”,也就是说祝融曾居住在春秋时的郑国,即现在河南新郑、新密一带。至于季连时代楚人(其实当时还没这个叫法)生活在哪里,清华简《楚居》中则记载了好多地名、山名、河流名,什么隈山、穷穴、乔山、汌水、方山、京宗、夷屯等。这些地名因基本不见于传世古籍,所以到底都是现在的什么地方,史学家们也都头大,研究出的说法各种各样。不过多数研究者认为,这些地方应该都在现在的河南境内。如据史学家李学勤考证,这隈山应是《山海经》中的騩山,即今天新密、新郑间的具茨山;汌水即均水,也就是现在的河南西南部老灌河。史学家杜勇认为“京宗”是在今天洛阳一带。…说白了史学界多数人还是认为楚族发源于中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芈(金文作嬭)姓楚人的先祖并不是我们想象的南方民族,而是一直居住在河南中部的中原民族。到了酓绎(熊绎)的时期,楚人才迁徙到了“丹水之阳”的夷屯,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淅川县西南、丹江北岸一带。

  日期:2018-02-03 23:55:35
  说完了楚人的“籍贯”问题,我们继续说说楚人在商末周初的历史故事。
  首先据《墨子·非攻下》记载,鬻酓(鬻熊)之子酓丽(熊丽),曾经讨伐过雎山,也就是现在的湖北省南漳县西的荆山一带。
  酓丽之后的酓狂(熊狂),可能在位短暂,史书上没有记载他什么事迹。
  接下来,就是酓狂之子酓绎(熊绎)迁居到“丹阳”的夷屯了。武王伐纣的时候,可能也是酓绎作楚人首领。但我们知道,《牧誓》中提到的协同周武王伐纣的“八国联军”中并没有楚,显然楚人应没有为周人灭商做出多大贡献。
  武王在伐纣后两三年即去世了,接下来就是周公旦摄政,结果被上下一致地怀疑。周公旦没办法,只好离开朝廷避居东方,以表白心迹。这个“周公居东”的“东”地,有一种说法就是楚国,也即酓绎时楚人居住的夷屯。我们知道,楚人与周王室的关系比较疏远,武王伐纣时楚人也没有什么功劳,何以后来成王时酓绎(熊绎)能被“分封”为诸侯呢?难道就是因为传说他爷爷鬻熊(穴熊)做过周文王的老师?有人推测,这也许就与楚人曾友好地接待了王室重臣周公旦有关,后来周公旦重返朝廷执掌大权并实际主持分封诸侯,想来忘不了酓绎的好。

  不过成王时期周朝“分封”酓绎(熊绎)为楚国国君,实际只是颁发了一个“委任状”,既未实际赐予土地,也未授予他民众,什么珍宝重器,当然也是没有楚人的份的。这个当然一是因为楚人和周王室的关系不够亲密,二是因为楚人也没有在武王伐纣和周公东征中有什么重大贡献,三是当时是酓绎(熊绎)被封为楚国国君时,楚人的势力其实还是非常弱小的,把它称为“国”都是抬举了。传世古籍《左传·昭公十二年》说,酓绎那时坐的车子是破柴车,穿的衣服是褴褛的破衣服,能拿出手进贡给周天子的物品,只有桃木弓、枣木箭。(这桃木弓、枣木箭可不是用来实战打仗的,而是在夏天出冰的时候祭祀司寒之神,以消除冰雹灾害的。)。新问世的“清华简”《楚居》也记载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来表现楚国立国之初的贫穷艰难。《楚居》说,酓绎在夷屯的时候修建了宗庙准备搞祭祀活动,国内却连头祭祀用的牛都备不起,于是楚人只得干起了小偷小摸的勾当,从邻近的鄀国偷了头无角小牛回来。因为怕鄀国人看见,酓绎不敢在白天杀牛,只能在夜里偷偷地宰牛悄悄地祭祀。后来,在夜里杀牛祭祀,居然成了楚国祭祀方式中的一种。可见酓绎的时候,楚国有多么地窘迫。那时所谓的“楚国”,恐怕人口和势力连现在东部地区的一个村子都不如。

  日期:2018-02-04 00:08:37
  正因当时楚国实力太弱小,所以成王六年周成王在岐山之阳(南)举行大蒐礼并进行盟会时,楚国国君酓绎(熊绎)根本没被允许和众诸侯一起进入盟室,只能和鲜卑的君主去摆摆滤酒的茅草束,设立一下望祭山川的木牌位,看守看守庭院中照明的火堆。有人替楚国找面子,说楚国国君被派去干守火堆的这些杂活,并不是周王朝歧视楚人,而是因为楚人是火正祝融的后代,所以周人才“量才委用”。其实前面介绍楚国早期世系的时候我们能看出,祝融的后代又不止芈(嬭)姓这一支,古人有“祝融八姓”之说。除了芈(嬭)姓,还有己、董、彭、秃、妘、曹、斟等姓也是祝融之后。祝融另外一些后代的国家,应该也有参加成王岐阳之会的,比如“牧誓八国”中的彭国在周初时就和周人比较亲近,怎么周人不派祝融之后的彭国或其他国家去守火堆呢?所以“岐阳之会”楚人看火堆,并不是因为他是祝融之后,而确实是因为当时楚人实力太弱小了,不被周王室和天下诸侯看得起。

  其实不但成王时期,就是到成王的儿子周康王在位时,周人也还是瞧不起楚人的。《左传》说,周康王时酓绎(熊绎)又和齐侯吕伋(吕尚之子)、卫侯(康侯)康伯髦、晋侯燮父、鲁侯伯禽一起臣事康王。康王当时曾封赏齐、卫、晋、鲁四国宝物,但也没给楚国。以至于500多年后春秋时的楚灵王提起此事还耿耿于怀。
  那这弱小的楚国,后来是怎么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的呢?因为排篇布局问题,在这里我们就不多讲了。到了后面该楚国出场露面的时候,我们再接着给大家讲述有关楚国的故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