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史 全新解——传世文献+出土资料重述那段奠定中华走向的朦胧上古史》
第90节

作者: 唐封叶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2-02 09:40:37
  另外,不少地方出土的战国楚人简帛书显示,楚人祭祀先祖常有一种固定的三人组合:老童、祝融、鬻熊(穴熊)。楚人还把这三人合称“三楚先”,也就是“三位楚人先祖”之意。老童和祝融都属于上古传说时代,出土简帛中也没有什么新说法,咱就不详说了。但“三楚先”中的“鬻熊”,有的简帛书也写作“穴熊”,显示鬻熊和穴熊应该并非《史记》中所说的是相隔N代的两个人,而是就是一个人。尤其值得说道的是,鬻熊或穴熊的“熊”字,包括后来的熊丽、熊狂、熊绎等后世楚国君主称呼中的“熊”字,出土东周简帛书和金文里其实是写作“酓”(yǎn)的,

  上古这两个字音近可以通假。这里“酓”是首领、君王的意思。也就是说,“鬻酓”(鬻熊)就是“名为鬻的君主”的意思;后面的“酓丽”(熊丽)、“酓狂”(熊狂)、“酓绎”(熊绎),就是名字分别为“丽”、“狂”、“绎”的君主的意思。由此还可以看出,楚人认为自己有“君主”,也就是楚人从部族阶段发展到国家阶段,是从“鬻酓”(鬻熊)开始的,因为他是楚人祖先中第一个名字中带“酓”字的。后世有些史学家因为没看到“酓”的本字,只看到传世史书中楚国君主名字里都带个“熊”这个通假字,就把楚人与动物“熊”联系起来,认为楚人是不是跟“熊”的图腾有关,显然是错得没谱的。当然这也怨不得这些史学家们,要怪只能怪秦始皇的焚书,让汉代以后的学者难以看到更多古文献。据当代学者考证,目前已知的、最早把楚王称号里的“酓”写成“熊”的出土东周资料,是战国末期秦惠文王诅咒楚怀王熊槐而写的《诅楚文》。《诅楚文》原文刻在石碑上,宋代出土,该文里就没有把熊槐写作“酓槐”,而是写作“熊相(相通槐)”。所以很可能是秦国和后来的秦朝最先在文献里把楚王名号里的“酓”字偷天换日换成了狗熊的“熊”字,以表示对楚王的轻蔑和咒骂;而后来秦始皇统一天下后焚烧了诸国史记,只留下秦国史书,于是汉代学者就把楚王称号按秦人的记载写成了“熊某”。回过头来再看楚国的王姓“嬭”被改成“芈”一事,“芈”本意是羊叫,显然不算好字,所以这种改楚王王姓的事儿极有可能也是秦人为了辱骂楚国而故意干的。现在我们该给楚王室正本清源了,楚王室本姓“嬭”、氏“酓”,而不是姓“芈”、氏“熊”!

  日期:2018-02-02 10:16:27
  不过要说近年来发现的、对楚国王室历史叙述最详细的出土古文献,还得数21世纪“清华简”中的《楚居》这一篇古文。
  21世纪初,清华大学收藏的一批战国楚简中,有一篇记叙楚国世系的无名文章,后被专家们命名为《楚居》。专家推测这篇《楚居》应该是战国时楚国史官所写。楚人写楚史,真实度自然应该很高,故而史学界对这篇《楚居》极其重视。但不知道是竹简残缺,还是楚国史官偷懒,《楚居》里的楚国世系并不是从传说中的高阳氏写起的,而只是从“季连”开始写的。
  《楚居》前边一段写到:

  季连最初降生在隈山之上,随后抵达穴穷(地名)。他一度还曾居住在乔山、爰波等地。后来季连沿着汌(chuàn)水逆流而上,见到盘庚之子住在方山之上。(因为古文中“子”可指男也可指女,所以我们也不知道这里的盘庚之子是指盘庚的儿子还是女儿)。盘庚之子有个女儿叫妣隹(bǐzhuī),非常美丽温柔。季连听说已经有人到妣隹那下了聘礼,立即就尾随别人的迎亲队伍把她抢了过来。抢亲之后,季连和妣隹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2�9伯,一个叫远仲。季连父子先到了京宗这地方,后来穴酓(穴熊)跟着也来了。穴酓在载水(河流名)上看到一个妇人正在乘船逆流而上,耳朵很大,于是就以她为妻(可能也是抢的),这妇人就是妣厉。后来妣厉给穴酓生了两个儿子,分别叫侸叔、丽季。妣厉在生丽季的时候难产,是剖开她的肋骨,从其体内抱出的丽季,妣厉因此死去。后来巫医用“楚”(荆条)把妣厉的尸体伤口裹上下葬。自那以后,为了纪念这位不幸难产去世的母亲,这个部族就以“楚”命名,叫做了“楚人”。丽季之子酓狂(熊狂)也住在京宗这地方。后来酓狂的儿子酓绎(熊绎)和一个叫屈紃(xún)的人,让鄀国的始祖鄀嗌占卜居地,楚人于是又迁徙到“夷屯”这个地方。…

  日期:2018-02-02 11:54:05
  从《楚居》的上述叙述中,我们可以发现它与《史记》有很多不同。我们现在就来对比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