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10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仙进了门,走的不紧不慢,这个村子,他太熟悉了,这个院子,他却不怎么熟悉,却又似乎熟悉,因为一个村各家各户的院子,本来也是大同小异,甚至梨树都一样,当然,也有换成苹果树和杏树的。
  银生看着许仙,不禁佩服,不愧是仙人,到哪里都到处观看,估计他心里有一副别人不懂的风水八卦图,便说:许仙人,你里面请。
  许仙微笑,不言语,便进屋子。
  日期:2018-07-05 11:02:44
  夙琴本来哭的有气无力了,看到银生引许仙进了屋子,想到父亲就要入地,又把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使了出来,哭了个昏天黑地。银生连忙把她拉拽起来,扶到旁边屋子,让夙琴坐在椅子上休息。夙琴一坐下,方知累的不行了,头晕目眩,闻到厨房里有肉香,更是目眩神迷,便晕了过去,醒来发现,瑞香端了一碗面,在她面前喊她。她醒来了继续哭,但是哭的想吐,她不想吃面,想喝水,看到屋子里的酒红色的木头箱子上面,有一个白花大碗,便突然站了起来,走过去,端起碗,一口喝了下去。

  瑞香哎呀一声,说:夙琴啊,你喝水和我说啊,你把许仙人的符水给喝了,老爷啊,我们家夙琴不懂事,多有得罪,你饶了她这次吧。
  夙琴喝了水,知道味道不对,听了瑞香的虔诚的和老爷的对话,有点想笑,觉得迂腐至极,便说:嫂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日期:2018-07-05 11:15:04
  银生听了夙琴的话,心里不得劲,但是也不好说什么,他也知道,夙琴从小便是这样,意气风发的像个男孩子,有人喜欢夙琴喜欢的要命,没出嫁的时候,天天有人来找夙琴,家门口的摩托车络绎不绝,清一色小伙子,门口就喊:夙琴在不在家?
  讨厌夙琴的人也大有人在,许仙此时此刻就特别讨厌,觉得夙琴玷污了他的职业,既然什么都不无所谓,还请他许仙来干嘛?你自己爱怎样怎样,马革裹尸也行,随你喜欢。于是许仙便出来,看着夙琴,对银生说:银生,这是你俩老五?
  银生点点头。
  许仙便对夙琴说:你怎么不上天?你爹没了,你难过就难过,谁不难过?我也难过,五爷响当当的名字,远近谁不知道?难过归难过,你就别说那些什么没出息的话,你的任务是哭,其他的不用你操心。
  夙琴一听炸了毛,努了一把力气道:许大仙人,我听你的,我就问你,我爹能不能过了年再入土?
  日期:2018-07-05 11:27:09
  许仙说:咱们这就是这个习俗,千百年传下来了,你非要过个年,也没啥问题,别人说你们家,不会说我。

  夙琴道:怎么和你没关了?你是地狱的通气的人,你和阎王打个招呼啊,就说我们家比较特殊,二十八我爹才断气,照你这么说,要是大年三十断气了呢?
  许仙觉得夙琴很好笑,他闯荡冥界多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家属,无奈的很,便出来,拉银生到一边,对银生说:银生,你另请高明吧,你们家人多,太复杂。我接不了这个活。
  银生极力挽留,许仙执意要离开,出门正好碰到夙芳和春库买布回来,春库和许仙熟悉,得知情况后,掏出一包烟,给许仙说:许大仙人,你留下,我去和夙琴说,这大事当前,什么轻什么重我们还分不清吗?我们家夙琴不当家,就是小脾气大,你放心好了,保证不会再有什么。说着把许仙往家里推。
  夙芳对银生偷偷说:不是让你请断指吗?怎么又请许仙了,许仙名不好,几百年前被法海镇到塔下面了。

  日期:2018-07-05 11:41:28
  银生说:什么跟什么啊,你们都别说话了,一说就是乱七八糟的,白娘子都出来了?许仙啥时候替她去塔下了?那人家许仙儿子还状元呢,你怎么不说说?断指不在家,我没办法才请的许仙,可别让许仙听见,这家伙,心眼比针尖还小。弄不好就翘气了。
  夙芳不言语了,说:忙事去,忙事去,说你一两句,你像胡汉三一样,凶神恶煞的!
  家里开始忙碌。
  许仙的事也很多,各种仪式,还要给去人换寿衣,然而他换寿衣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当时愣了一下,没有敢张声,心里却略微颤抖,抬头四周环顾,并没有人,窗外是茫然的雪花,还有主家个人忙碌搭棚子的身影。他看看屋梁,房子时间长了,一片暗黄色。
  日期:2018-07-09 09:16:03
  许仙眼睛从屋梁上下来,看着五爷,安然的面孔,透过这份安然,许仙看到喷薄的血管正要从皮肤下面涌出来,却被一种力量按在肤下,留给世间的依然只有本应就有的安然。
  许仙心有所想,即便冬日,也汗水暗暗滋长,便呼叫银生。银生进来。许仙说:你爹身重,帮我一下。银生把五爷扶起来,他感觉到爹浑身柔软,衣服一层一层剥落,又感到阵阵的冰凉。手指按在他爹的皮肤上,成了一个一个的窝窝。他几乎没有这么接触过自己的爹,即使有,也不在印象中了,这让他产生了熟悉又陌生,陌生而恐惧的思绪,他看着许仙把黑色的黄色的衣服撑开,往他爹身上套,他手指扶着爹的肩膀,颤颤巍巍,眼里突然挤出泪来。

  日期:2018-07-09 09:37:23
  泪模糊了眼睛,一会又清亮了,银生想看又不想看爹换衣服的情景,不小心看到爹的胸口,有一片和周围皮肤不一样的颜色,细细地说,是酱色。碗口那么大的一片。

  他突然惊醒了过来,问许仙道:我爹胸口怎么回事?
  许仙早就看到了,他闪烁其词,道:我也纳闷呢?是不是你爹昨天晚上睡着睡着掉地上了?
  银生说:那怎么会?我爹睡觉一动不动的,再说,掉地上我肯定知道。别看我是小辈,睡眠质量都不如我爹的,有动静就会醒。
  许仙越听银生说,心里越是没底,他盯着五爷胸口认真看了看,又用戴了手套的手去摸,摸到之处,和周围皮肤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看见有点瘆人,碗口那样大,还挺规则,圆形,并非随意之作。

  日期:2018-07-09 11:25:11
  许仙看了一会,他更加佐证了心里原来的想法,却也不能说,只能办事。一会儿,寿衣换完了。许仙开始做法,银生便出去,忙着去搭棚子,雪花如棉,簌簌有声,最初是盐粒子,后来逐渐鹅毛了。
  村里人都知道五爷去世了,又是年关将近,除了照例准备过年的事物,又讨论起五爷的一生。富贵说五爷是“不平凡的一生”,大锁说“五爷是他的爷,小时候给他玩猪尿泡”,尹森的妈独自一个人在家,听到五爷去世了,自己也哭了,叹道“几个人都死光了”,大概她凄凉地想到,死亡距离自己也不太远了。松林的父母听了很错愕,他父亲说“他娘逼,你说他好好的怎么就不在了?没病没灾的,前几天还和我一起抽了一会烟”。

  日期:2018-07-09 12:32:06
  丽丽现在见不得人去世,哪怕是老人,一有人去世,她就哭,她触景生情,总是想到自己的男人亮亮,亮亮死的不明不白,也有背后说亮亮活该,盗墓队活该,丽丽有所耳闻,也不辩驳,只是哭,泪水决堤了一般。她自己一个人抱个孩子,看着家里亮亮年轻帅气的照片,顾影自怜,眼泪一波又一波。
  这次听到五爷去世了,丽丽又悲从中来,眼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脱落下来,顺着脸颊,时而慢慢流,时而突然加快,流到嘴边,便进了嘴,丽丽舔到一股咸味,张嘴一口唾沫,飞在家里的地板上,伴随着一声“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