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9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3 09:26:51
  松林说: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
  夙琴说:是啊!好好的啊,瑞香还说,睡前我爹说他饿了,吃了半张油饼,还抽了一根烟,说,得劲,睡觉。
  松林慨然道:银生昨天不在家?

  夙琴说:瑞香说是打麻将去了,半夜才回来。
  松林说:这也是奇怪。
  夙琴突然又哭,说:就是呀,我爹身体多好呀,他喜欢吃干的,稀的都不喝,昨天下午还去地里溜达,看看羊把麦吃了没有,吃了春天泛活的慢,回来还说,今年冬天也没下几场雪,下雪了明年麦子好,晚上吃了油饼和米汤,他喝了半碗米汤,到了快睡的时候,又说饿了,又吃了半张油饼,吃完吸了一根烟,好好的呀,真是好好的,早上起来就没气了。
  说完又哭了起来。
  日期:2018-07-03 09:48:24
  松林也听说过有人“老”死了,也就是所谓的自然死亡,但是只是听说,却没有见过,村里人去世,不是生病,就是意外,癌症了,脑溢血了,帕金森了,心梗了,煤矿透水了,开车被撞了,盗墓被压了……五爷德高望重,足以配得上自然死亡,只是时间实在太扎心,一两天就迎接新年了,一元复始,大地回春,五爷没有那个命,怎么都熬不过去这个年,被年给使了跘。
  人之一生,赤裸裸地生,赤裸裸地死,从干干净净地出生,然后沾染世事,罪恶到达顶点,再从顶点滑坡而下,直到死亡,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每个人不尽相同,每个人又没有不同。

  松林还记得五爷铮铮和他说,不同意挖阁老墓,阁老墓破坏村里的风水……后来事情闹大了,五爷反而没怎么发声了……只是见了松林,不大怎么理……现在五爷去世了。
  日期:2018-07-03 10:24:23
  二人安抚了一下夙琴,让她不要过于难过,刚刚安抚完,金生开着一辆黑色的凯越停在家门口,车门打开,哭声如蛙,金生老婆,还有他几个妹妹,见天就哭。松林和老三看到了,连忙离开。
  老三问松林: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松林说:什么怎么回事?
  老三说:这好好的怎么就去世了?
  松林说:老的。
  老三酒也醒了,正经道:哪有老死的人?不可能的。
  松林说:咋没有,人老了,机能不行了,就自然熄火。可能五爷他临去世的时候会知道,他要死了,但是无力反驳,只好“就这样吧”。
  老三说:我反正没听说过。

  眼看要中午了,太阳清晰的不太显眼,在天空里糊里糊涂,像一只打盹的猫咪。
  松林对老三说:去我家吃一碗饸络?
  老三说:我回去了,下午进城去买件衣服,过年衣服都没买,村长那个逼人,天天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好长时间我都懒得出门。
  日期:2018-07-03 11:42:44

  五爷去世了,家里人十分着急,金生,银生都急,因为按照风俗规定,离世人最好不要家中过年,时间短促,家里便急急忙忙搭棚子,请阴阳。
  五爷姓张,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大儿子张金生倒插门去了县城,二儿子张银生在家里守着,大女儿张夙芳嫁给了磐石湾的赵春库,二女儿张夙萍嫁给了婴红村的谭耀武,只有三女儿夙琴最标志,也最精明,死活不去山里,嫁给了乡里的刘迎东。儿女们得到老父亲去世的消息,都放下一切,赶了回来,金生开车从县城回来,去接了夙芳和夙萍,夙琴和刘迎东两个人骑着摩托车先来了,夙琴进门看到老父亲躺着,巍峨如泰山,悲从中来,哭泣不止。儿女们一起哭了一会,便合计着给老父亲下葬。金生说,乡里的规矩是去世人不能过年的,所以这几天要出去。银生,夙芳,夙萍都没说什么,夙琴不乐意,说,管他什么规矩,我以为俺爹在家多住几天,好好祭奠,规矩算个老几,规矩不是人定的?我偏偏不喜欢这规矩!

  日期:2018-07-04 10:20:42
  夙琴说完,还嫌不够,一个人鼓气出了屋子,以示抗议。夙琴出来以后,看到天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彤云密布了,她望一望天空,感觉到脸上有寒风,除了寒风,还有一粒一粒的小冰冷。
  夙琴知道下雪了。
  她急忙回了屋子,对着满屋子的人说:下雪了!
  银生听了,自言自语说:我得去请阴阳先生。又说:还是去请许仙吧?
  夙琴说:去请断指,都说他比许仙厉害。
  银生出来,骑了摩托车就出了村。
  银生一走,夙芳说:要去买白布,给亲戚本家下布,每家二尺,得去丈个二十米。金生说他去,夙芳说:你不熟悉,长时间不在村里,我和春库去吧!你们把家里收拾一下,还要去请厨师,请家伙,家伙那里有大棚,把棚子今天要搭起来。又对夙琴说:夙琴,你一会去买花圈,帮我也带一个,我回来给你钱。
  日期:2018-07-04 10:38:20
  夙琴看哥哥姐姐们都去忙碌了,请人的请人,买东西的买东西,准备的准备,没有人理会她的提议,让老父亲在家里过个年再出去,便悲从中来,爬在父亲的边缘,一阵哭。
  大家都在忙,没有人管她。女婿们各自忙去了,耀武问瑞香:爹生前有相片吧?
  瑞香说:有,早就拍好了,在柜子里。

  照片拿出来,搁在五爷的身边。夙琴看到父亲的黑白照片,哭的越发厉害,几次呕吐不止,要晕厥过去,瑞香端来一碗水,给夙琴喝,夙琴不喝,瘫在父亲身边,说:我的大啊,你走前没给我留一句话,你不疼我了吗?我可是你最疼爱的人啊,我是夙琴啊,我的大啊,你走前招呼没有打,吃也没吃好啊,就吃了半张油饼,让我心里怎么过得去啊,我的大啊……
  日期:2018-07-04 10:58:51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逝者仙去,生者依然前行。瑞香被夙琴的哭声感染,抹着眼泪,去了厨房,开始做饭,一会都做事回来了,生者还要吃饭的,她把准备过年吃的肉全部给炖了,放了白菜土豆粉条,炉火正旺,大铁锅里咕嘟咕嘟地响。她眼泪婆娑地开始揉面,发现哭的身体没有劲了,怎么都揉不动,便寻思到村里的小卖铺买十来斤现成的面,回来直接煮就可以了。

  瑞香出来,见天空雪花开始飞舞,放荡不羁地在天空绕来绕去,像五岁的小孩子,体力甚好地不规则跑动。她走了一半,听到摩托声,转身一看,是银生回来了,摩托车后座上,载了一个人。银生把摩托车利索地停在家门口,下来,瑞香看到,后座上坐的不是断指先生,而是许仙。
  银生看到瑞香,便问:你干嘛去?

  瑞香说:你先回去,我去买点面。
  日期:2018-07-04 11:25:54
  许仙还是老样子,就是腿部瘸的似乎更厉害了,下摩托车的时候,银生扶了他一把,他面无表情,进门的时候,看了看银生家的大门两边,青砖头的门框,门框两边,有去年不甚清晰的被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淡化了的支离破碎的对联,只能看到一个“春”字,一个“庭”字。顶上是一抹灰暗色的水泥抹成的斜面,刻了四个大字“苦读勤耕”,再往上,门上还盖了砖瓦,像一个玲珑的小阁楼,阁楼往上,便是几叉梨树干枯的枝丫,最后往上看,是一望无际的灰色的天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