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8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小时后,两个人便吃喝上了。老三说兔子太好吃了,肉紧致,香喷喷,就着白酒,真是享受。松林挑了兔大腿给女儿吃。老三酒量好,松林也不差,二人不知不觉把一瓶汾酒喝完了,脸色渐渐地和兔子肉一样的颜色了。
  日期:2018-06-29 10:08:26
  酒后话多。
  老三说:你给我再说说阁老墓的情况。
  松林歪着头,道:有**个说头?你去问许仙,他知道的多,人的事,神的事,都在他胸膛里。
  老三说:我还真他妈去找了他。他病球了,窝在床上,小腿像枯树干,看上去可怜的不行。

  松林笑道:你还可怜许仙?许仙不可怜你就够意思了,我敢说,这七庄八里的,比许仙有钱的人,没有几个,除了开煤矿的,那不说了,那钱像捡的,其他的脑力劳动者,体力劳动者,不管你多么健全,心灵有多少窍,都不如许仙。
  老三眉毛往对面岭的方向一甩,说:我信你说的,他确实是能耐了,赚的死人钱嘛!
  松林说:都是活人钱,死人会给他钱?
  老三说:有钱是大爷!但是我看不上,我还是觉得我们好。但是话说回来,许仙那个老婆真不错!
  日期:2018-06-29 10:15:09
  松林道:你说袁响铃?

  老三说: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是看上去很丰腴,人也好看的厉害。
  松林阴阴一笑,道:看上了?
  老三说:我能看上她?再好看,能嫁给许仙,估计思想也不怎么样。无非就是看上了许仙的钱。
  松林说:你算是说对了!她家里有个读书的要供。
  老三说:我什么时候不对了?
  松林说:你也就这句话对。
  老三说:松林,我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是我的楷模,我他娘的有钱了,我去美国买个媳妇,和你比试比试。
  松林听了,心里甚是不爽。转移话题道:老三,我知道你的心思,我就劝你一句,狸猫精你动不得!
  日期:2018-07-02 11:44:25
  老三还不知道他有什么动不得,乡长母亲的坟他都动得,村里妇女的头颅他也动得,狸猫精却动不得?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狸猫精,他根据松林的描述,想象狸猫精是一只黑色的凶猛的小狗模样。如果是小狗,就没有什么可以怕的,他自认为他最不怕小狗,每个村几乎都有一条恶狗,他去了都收拾的妥妥帖帖,方法就是:用他鹰一般的眼睛和恶狗对视,边对视边俯身拿一块石头,作一个朝着恶狗扔过去的姿态。恶狗失去了威风,便叫也不敢叫了。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松林看着老三游离的眼神突然聚焦,盯住他一动不动。心想老三像极了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什么也不怕,也没有什么牵挂,下煤矿的时候,他就看着阴暗潮湿的地下,并没有恐怖的诉求。

  日期:2018-07-02 12:04:12
  二人又开了一瓶酒,喝的狂妄不羁,老三酒入肠胃,心里荡漾,连夸袁响铃三个好!又说,我总有一天要得到她!还说,许仙估计差不多了,躺在床上咿咿呀呀,身体如河水决堤。
  松林说:他妈的,光棍都是淫棍吗?
  老三说:你他妈的才不光棍几天啊?
  松林默不作声,改话题道:我听说了外面一些言语,说我们村是不祥之地,动不动死人,还都是英年早逝,正是可以劳动之时。这样下去,寡妇如潮。
  老三听了,心里甘之如饴。说:我喜欢。
  两个人胡言乱语,乱七八糟地聊着,松林让老三千万别碰狸猫精,老三让松林放心,过些日子买几斤鸡蛋糕去感谢他杀狸猫精的报仇之恩。
  日期:2018-07-02 12:18:45

  突然村里响起一阵哭声,是个妇女的哭声,哭的喋喋不休,悲伤的心情不可名状,仿佛父母归天,仿佛断腿球场。
  老三先听到了哭声,听的撕心裂肺,以为喝酒后的幻觉,便止住声音,细细去听,哭声依然。便问松林:听到有哭声没?
  松林也听到了哭声,说:听到了。也以为是幻觉,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听了一下,方确认完毕,对老三说:是谁在哭,没错,这大过年的,没啥事应该不会哭。
  老三也凑过来,二人听了一会,也没听出是谁家的女人在哭,松林突然想起来,是不是有荣又打他老婆了?老三拉松林去看看热闹,松林不想去,又想去,矛盾之中,看到老三拉,便跟着出来,外面一阵冷风,倒是把头颅给浸的不再浑浊。
  日期:2018-07-02 12:54:29
  哭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松林和老三一看,不知不觉过了尹森家,走到了五爷的房子跟前,五爷和他小儿子银生同住,房子前有一个阔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一棵硕大的梨树,梨树的枝丫伸出高高的院墙,松林不知道这棵梨树有多少年了,他印象里还在院墙外用弹弓偷过梨子。现在是冬天,梨树的枝丫空荡荡的,在不太蔚蓝的天空画了一副简笔画。
  哭声就是从五爷的院子里穿出来的。松林和老三在门口逡巡,见哭着的是五爷的女儿夙琴,夙琴哭的鼻涕吐泡,松林就着酒气问她:夙琴,你怎么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回来怎么哭上了?
  夙琴见有人,把一缕贴脸的头发往耳后一拨弄,抬起头来,是一张好看的脸,见是松林,眼泪汪汪道:瓦亲爹没了!

  日期:2018-07-02 13:31:11
  五爷去世了!这个消息让松林身体震动了一下,酒也突然醒了。
  五爷是村里的绝对精神领袖,目前是村里最年长者,知道的事情很多,而且事无巨细,从老郭的爹到村长小时候的屁股蛋,从摘杏树到杏树死,从窑洞到狸猫精,应有尽有。而且狸猫精最初就是五爷口中传出来的,他亲眼目睹狸猫精窑洞里大显身手,他亲身经历富贵脸从光滑到烧伤,甚至去山里杀荆条遭遇群狼之事,他都经历,也都知道,不但知道,口才极佳,思路极清晰,故事从他口中讲出来,十分有味,味道很好,青杏子也有味道,但是五爷是黄杏子。

  这个时候突然去死了,而且去死之前也没有什么征兆,五爷身体一向很好,硬朗的让人以为他能活一百二十岁,可是他却突然没了。松林无法接受,口里瑟瑟发抖,道:夙琴,夙琴,怎么回事?你爹怎么就去世了?

  日期:2018-07-03 09:13:36
  夙琴大概哭够了,便不再想哭,哭有什么用呢?嗓子哑了,表达了自己的悲伤,脑海里是她爹正襟危坐的各种生前慈祥,突然不哭了也不像话,必须有人来安抚你“琴啊,别哭了,哭狠了伤了身体,你爹也泉下难过的,休息一下吧”,但是家里人都在忙碌,无人来安抚她,她就跪在门口哭,跪的累了便坐下,开始的时候,哭的眼泪如河流,后来,眼泪越来越少了,便在门口哭,哭的声音大大的,意思是和村里人说:我们家里出事了。

  现在松林和老三来了和她搭话,正好解围了她“哭够了”的局,她听到松林问她她爹怎么突然去世的,便又悲伤袭心,眼泪又汩汩而出了,用袖子擦了眼泪,觉得脸上格外寒冷,便张口颤巍巍道:我爹好好的就去世了,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