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7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松林再去看时,张嫂子被打的已经气喘吁吁,大概是物极必反吧,张嫂子开始嘶声回骂:你要是有本事,有能耐,至于孩子不像你?上地上地不行,挣钱挣钱不行,我就是守了个活寡。
  有荣气的不行,见旁边梨树下有一摞砖,飞身拿了一块砖头,直直往他老婆头上闷,松林赶紧过去,一把抱住了有荣,说:你这一扔过去,你得在派出所过年!
  日期:2018-06-27 09:31:28
  这之后,原本平淡的年份,便又热闹了起来。大家嘴里有了新鲜的谈资,做事也显得格外活络起来,甚至以至于井井有条,一尘不染了。
  松林次日有意去看了看有荣的儿子,果不其然,越看越像尹森。平日里没人说,没有察觉,这么一说,还真是像。松林的心无耻地宽慰了一把,曾经的盗墓队的尹森,人死的冤枉,不想还有这么个健全的骨肉在人世间。他不禁想到了自己,也许是该再要一个孩子了,多年以后,他和依依没了,女儿李雅婷至少还有个弟弟或妹妹给照应一下。这天晚上,他便主动和依依说了他的想法,依依当然高兴,但是说:那你以后好好赚钱,孩子多了,让他们过不好也是罪过,不能为了生孩子而生孩子,还要讲究素质教育。

  日期:2018-06-28 08:42:21
  依依说的没错,松林想。他一辈子在黄土地里摸爬滚打,那是时代使然,如今时代不一样了,人可以上天,没病可以诊断出病来,邻居过年的时候也不相互送饺子了,日新月异的时代,你弄不清楚别人在想什么,永远不清楚,即使是喝了酒,也听不到真话了,心膜上像包裹了一层塑料。
  松林又想,孩子们的未来,在城市,农村已经留不住年轻人,他和依依是不可能进城市了,李雅婷是这个样子,再生一个吧,生一个,生了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他又想到刘中凯,读书后去了城里,虽然在家盗了墓,但是现在依然又去城里了,来去自如,换别人,这是做不到的,这就是读书的用处。生二胎,读书,松林脑海里一直想着这几个字。
  日期:2018-06-28 09:10:40
  腊月二十八的时候,松林一大早起来,去山上碰运气,前几天,他得空在黄沙龟附近下了不少铁丝网,冬天的兔子,毛多肉厚,网到拿回家,是下酒的好菜。黄沙龟的两边,是自然的溪水河道,一到下雨,雨水陪着黄沙,汩汩而流,干旱的时候,便是两个凹槽,周围长了很多百草,荆针,因为常年有放羊的和上山的人走,所以并不茂盛,顺着扁形的粗糙的兔子屎,有经验的人可以摸清楚兔子奔跑的道道,据说,兔子的行走路线是固定的,除非下了雪,才会迷失方向。

  松林连看几个下的铁丝网,一无所获。其中一个铁丝网,被兔子给趟了,歪着,周围的草上,有两个白绒毛在随风飘荡,松林重新把铁丝网固定好,摆正位置,爬上了黄沙龟,登高望远,看到岭上有个人朝黄沙龟方向走来,边走边看,大概看到了松林,也不确定是谁,所以脖子直直地,二人远远地对视了几分钟。
  日期:2018-06-28 09:20:03

  松林又看了几个网,那人突然不见了,松林正狐疑,又突然,那人峰回路转,近在咫尺了,松林一看,却是老三。
  松林说:老三,你不过年呀?
  老三笑了,一丝诡谲,道:老光棍有啥过的。一个人,没啥弄的,对联村长给了一副,三十贴了就行了。
  松林说:没割肉?
  老三说:割肉了没人做,我割了二斤,给我邻居了,他包好饺子,到时候给我两碗吃就行了。
  松林说:你这舒服。
  老三说:舒服个球,晚上睡觉,被子冰冰的,也没个人给我暖。
  松林说话之间,想着老三来黄沙龟游荡个啥,正要问,老三说:网上了没?

  松林说:没有。
  老三就掏出一盒烟来,二人在龟背上坐着抽烟。老三突然问:松林,那个狸猫精是不是真的?
  日期:2018-06-28 10:30:36
  松林说:真的。

  老三惊道:真的真的?
  松林说:真的真的。
  老三说:死了那么多人?
  松林说:是。
  老三说:我日他妈。
  松林说:你怎么样,最近出手没?
  老三说:我和你说实话,我去了后山了。
  松林波澜不惊道:去了就去了,估计太多了去过了。
  老三说:你们就弄了个金头?

  松林说:都过去了。
  老三说:你想想,阁老的宅院修的那么好,就个金头?
  松林说:你想干嘛你直说。
  老三说:你们没弄到正经面上。
  松林说:你一天牛逼哄哄的,日能的你。
  老三说:我不是日能,我是觉得首先得弄死狸猫精。
  松林摆摆手:我先回去了。
  日期:2018-06-28 13:38:52
  老三不让松林回去。他嬉皮笑脸地说:我也下了网,我去看看网上兔子了没,如果网上了,送给你,反正过年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也不卖了,送你。
  松林无可奈何笑了,说:你的网在哪里下的?
  老三指着黄沙龟侧面的一片草丛和灌木说:就前面一点。
  松林默不作声答应了。二人徐徐走过去,才翻看了十来分钟,果然就有一个兔子,直挺挺地躺在草丛里,脖子上勒了铁丝,眼睛里充满了红红的血丝。老三很高兴,把铁丝小心解开,一边栓在兔子的两条前蹄,一边栓在两条后蹄,单手夸在肩膀上,然后又拿下来,对松林说:你看,系的正好。

  松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还是拿了兔子。老三顺势让松林说说狸猫精,描述一下。
  松林想了想,说:狸猫精啊,没头没脸,黑不隆冬,力大无比,变化万千。
  日期:2018-06-28 13:55:40
  老三说:你在说古呢?

  松林没回答,起身回,临走客套说:去我家喝一会?
  老三说:好啊。
  松林有点后悔,却也不好说什么,他以前盗墓的时候一向看不起老三的,然而现在,想想“志同道合”的也没几个人了,老三以前虽然可恶,为了两万块钱挖乡长母亲的坟有点丢盗墓界的脸面,但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今也没有谁了,便忍不住惺惺相惜起来。谈不上好不好感,大有以往一笔勾销的潜意识感。
  松林走在前面,老三跟在后面,回到松林家,老三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抽烟,看松林剥兔子的皮毛。松林拿了刀子,把兔子挂在院子里那棵掉光了叶子的杏树上,小心地从兔子胸前划破,口子里便露出红色干净的肉来。

  日期:2018-06-29 09:39:14
  兔子皮肉逐渐分离,看着是一个毛茸茸的很大的兔子,除去皮毛和内脏,剩下红色的肉,看去佝偻而可怜。松林端了一盆水,把兔子认认真真洗了,又涮了三次,拿到厨房里,摆放到砂锅里,着地里薅回来的葱,小卖铺买的姜和蒜,花椒,大料,小茴香,白酒,盖上了盖子,出来。
  老三问:没剁?
  松林说:我喜欢整只炖。

  老三说:我去买瓶酒。
  松林说:家里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