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6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5 12:33:49
  刘中凯下丨体丨一凉,虽笑,但心绪也卑。
  两天如流水。
  刘中凯约苏静一起吃饭,饭为西餐,环境暗中有雅,进门音乐悠悠,钢琴曲不绝如缕。二人坐下,刘中凯看苏静,眉清目秀,眼睛若有言,衣着朴素,头发自然黑,相视便笑。刘中凯生怕自己着装有瑕疵,一个劲儿拨弄自己的衬衣领子,突然觉得热,便拿纸巾拭汗,拭完问苏静:吃什么,你点。
  苏静便柔弱地点了一个澳洲牛排,加一个甜点,还有一杯柠檬汁。刘中凯也点了牛排,只是不要甜点,要了一杯奶茶。
  刘中凯说:你来江南多久了?
  苏静到:刚来不久,莹姐给我找了个文员的工作,我才上班。
  刘中凯点点头。又问:你哪一年的?
  苏静说:比你小六岁。
  日期:2018-06-25 14:03:35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竟然相互觉得很好。

  苏静对刘中凯印象很不错,觉得他不狡猾,不做作,有一说一,还感觉有那么一点周到的照顾,让她有安全感。
  刘中凯对苏静印象也很不错,她并不是那么的羞涩,而是大场面羞涩,小角落发散。而且是慢热型的那种,刚开始还有些放不开,仿佛吃饭的时候没有吃开胃菜;等到澳洲牛排一端上来,她吃了几口,脸上红晕便又散发又消失,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吃饭完毕了,二人谈笑自若,仿佛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
  又过了几天,二人再次吃了饭。
  接下来一个月,俩人越的时间和频率急剧提升,而且逐渐有了传说中的默契。比如,苏静找到刘中凯,看到刘中凯手里有一杯网红奶茶,恰好她正好口渴。比如,刘中凯想看电影,还没说出口,苏静便问他,我们去看电影吧。
  日期:2018-06-25 14:57:42

  春去秋来,秋去冬来,转眼天气就冷了。
  刘中凯有了结婚的打算,便和苏静商议。
  苏静说:最好先在一起住一段时间,算是试婚,合适了再结婚不迟。
  刘中凯想想,觉得也有道理,便同住。
  第一天晚上,二人和衣而睡。
  第二天晚上,刘中凯忍耐不住了,便对着苏静吻了上去,苏静仿佛在等待他的吻,等刘中凯嘴唇一到,她便张大了嘴,不成想把刘中凯的嘴唇狠狠地给吸了,刘中凯感觉到一阵的疼,连忙把嘴唇从苏静的嘴上移开,说:哎呀,哎呀。
  日期:2018-06-26 09:06:17

  二人冷却下来,仿佛舞台剧正如火如荼地默契,突然台下响起来一阵枪声。
  苏静脸上粉红,起身去了厕所,不久厕所里响起一阵水声,时断时续,像一个小孩子在玩弄水龙头。
  苏静出来后,二人搂抱,渐入佳境。刘中凯兴起,远离女性多时,有些激动,正急不可耐,不料房门突然有人拍,边拍边喊,是个男音,喊道:亲爱的,开门!亲爱的,亲爱的,快呀!
  这一喊,刘中凯错愕不已,苏静怒目而视,一把把裤子穿上,看着刘中凯,嘤嘤地啜泣,眼睛里生出白生生的泪来。
  刘中凯也穿了裤子,蹿到门口,把门打开,看到一个男的歪在门口外的地上,嘴里嘀嘀咕咕,胡言乱语,突然,一口肮脏过门喷了出来,刘中凯一闪脚,还是没有躲过肮脏之溅。
  日期:2018-06-26 09:56:25

  原来是醉鬼弄错了门,刘中凯很生气,却也无可奈何。然而从此以后,他近女色有一些问题,毛手乱脚之余,总觉得耳边有音,不能专注,和苏静居住了一个月,成功者寥寥。苏静起初以为刘中凯正人君子,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她年轻量大,欲求不满,刘中凯又不能让她吃饱喝足,一个月下来,虽然政通人和,言语无恙,却也逐渐生了不少罅隙。
  转眼过了元旦,再就是农历年底了,苏静家在洛阳,但是年三十她才放假,刘中凯同样忙的不可开交,腊月二十九那天,他拿到了公司年度的蝇头奖金,便辞职不做了,他想搬家终究不体面,就当做人生一种尝试,尝试过了便可以了,回家过个年,来年再寻觅工作。
  日期:2018-06-26 10:53:38
  每当年关,刘中凯就会想家,捎带想一想前妻唐若曦,与其说是想唐若曦,不如说是想他的女儿。女儿肯定像他,鼻子高挺,目光如炬,头发浓黑,脸面如削。想着想着,他便微笑起来。
  苏静下班回来,抱怨了一会,随意吃了东西,便去睡觉,说困的厉害,明天早上起来再收拾东西吧。刘中凯睡不着,他想着明天的行程,先和苏静回洛阳,然后回山西,洛阳到山西有一趟火车,他有望可以吃上年夜饭。
  老三在许仙家,没有得到什么有味道的信息,回去又落落了几个月,突然发现天气寒风刺骨,是冬天来了。冬天是他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他正准备和瘤子,新龙大做一场,却和村长不期而遇。村长特地来他家,对他尊尊教诲道:今年有指示,你们几个不要再惹是生非,喝酒打人,偷鸡摸狗,盗墓挖坟,好好做点事,我给你申请了低保,你一个人,家里啥也没有,是有些日子不好过,但是快过年了,你自己稳当点。

  日期:2018-06-26 11:06:39
  从此村长每天去老三家里问候,早一次,晚一次,老三家俨然晨鼓暮钟,钟鸣鼎食之家。老三不胜其烦,要学猎人网兔子的原理,在自己家门口上几个铁丝网,并期待一场大雪,雪夜村长来了,摔个骨折啥的,以绝其烦。
  瘤子知道老三的意图后,说:不行,村长不能惹,一惹,以后村里没有好果子吃,不说别的,把农田补助给你扣了,你都没地方说理去,钱虽然不多,终归是钱。

  老三觉得瘤子说的对,便弃其计划,但是听到村长早晚呼喊他,时间长了,患了严重的失眠。他对村长说:求求你,别来了,我哪里也不去,我现在出门只有一个事,就是去搬几个煤球,天气冷,我不吃都行,火炉子要吃饱。村长笑了,仿佛得了胜仗,此后几天,便没有再去了。
  日期:2018-06-26 11:39:13
  日子略微平淡。
  大家都在准备过年,不想有个人横空出世,打乱了这一片宁静。
  这个人便是张嫂子。
  松林正在和依依蒸枣三,听到村里有人呼喊,其声如咬,松林寻声过去,过了死鬼老祝家,看到薄雪上围了一群人,中间有一大汉,却是村上的有荣,用手拽着一个女人,女人是她老婆,人称张嫂子,张嫂子嘶叫。男人气愤地说:我他妈的是说孩子长的越来越不像我,我这么白,孩子那么黑,我脸上干干净净的,孩子嘴上有个黑豆子,你还唬我,说孩子以前不像我,长大了就慢慢像了,越长越不像,你个狗日的,不要逼脸的东西!

  有荣说着便打他老婆张嫂子,张嫂子哭天喊地。村里人都劝他们,有什么事回家去,过了年再说。
  日期:2018-06-27 08:53:20
  松林听有荣和围观者说了一会,方知事情之承下转合,他突然想起尹森来,似乎有一次在去后山的路上,尹森提到了张嫂子,是不是吹牛,谁也不知道,如今他已经成鬼,更是死无对证。张嫂子不说,谁也不知道。麻烦在于,有荣言之凿凿说孩子不是他的,大过年的还上了手,必然有所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