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的盗墓队(二)》
第1节

作者: 石阶陡陡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9 14:02:50
  瘦猴精了一辈子。
  亮亮曾经和我说过,其实瘦猴的盗墓水平十分了得。他不但会风水,根据古人的思想去找墓,而且会借助于自然,打雷的时候,他爬在地上,听哪里有回音,就可以知道墓地所在。下雪的时候,他去野地里转悠,看哪里的雪融化的快,便知道熟土和生土。他还清楚“古方近圆”,“秦埋岭汉埋坡”“明墓浅汉墓深”,“西汉无耳,东汉双耳”,“明清多砖瓦,石灰铁片锁”。
  最早的时候,我们村的盗墓队只有两个人,就是瘦猴和松林搭档。松林负责挖土,下墓拿东西,瘦猴负责望风,帮助接拿松林从墓地下运上来的东西。瘦猴不敢找别人,他喜欢在地面,因为他怕遇到财物被灭口。
  你想啊,如果上面望风的人想杀下面拿货的人灭口独吞,是很容易的,比如下面人拿完东西,拽绳子上来,到一半,上面的人把绳子放开,下面的人摔下去估计也差不多了,这时候,上面的人用石头把墓口堵上,填土夯实,用不了多久,下面的人就会被闷死。

  所以,瘦猴非亲戚不用的,松林作为他小舅子,当然靠得住。即便是这样,瘦猴还多了心眼,两个人一起合作的时候瘦猴不下去墓底,而是呆在地面望风拿东西。瘦猴还把爱香给连哄带骗弄到手了。
  云云。
  日期:2018-06-19 14:17:24
  世事难料。

  如今,亮亮,瘦猴已经不知道在天国的哪个角落了,松林神智不清楚了大半年,听说现在好了很多。
  后山回来的时候,松林摇头摸耳,大半年过去,听我爸说,他现在渐渐正常了,吃饭,上地,喝水,上厕所,都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话少。有时候他坐在碌珠上,看着远处的伸向天空的槐树枝,从槐树枝看到近处的灰蒿,再看看猪圈里几头猪在啊呀呀抢吃一个烂苹果,一坐就是大半天。女儿坐着轮椅出来,看着松林,松林偶然转身,父女俩相视,不笑也不说。李雅婷渐渐长大了,她想读书,去了学校,同学笑话她。她不喜欢别人注视她的目光,平常人才不会被注视呢,被注视总是因为与众不同,而且是没有任何欣赏价值的与众不同。

  日期:2018-06-19 14:43:36
  所以,李雅婷不去学校了。

  依依很焦急,便和女儿做工作。
  依依说:不读书怎么行?你必须读书,我和你爸爸都读书少,你必须多读书。
  李雅婷说:你没有看他们怎么笑话我,张右嘉说我是活该,说爸爸是个盗墓贼,活该我这样。
  说着嘤嘤地哭了起来。
  依依也没有办法,她于是去求助于松林,耸一耸坐着的松林,说:你去和女儿说说呀!
  松林不去,他坐着纹丝不动,仿佛他看破了一切,放弃了一切,连女儿都不管了,曾经他忙前忙后去石家庄,江南给女儿看病,现在平静的像死了一样。
  日期:2018-06-19 16:41:26

  我在江南买了一个房子,房子不大,五六十个平方。郑州店铺转让出去拿了二十万,付了首付,开始还贷款,压力很大,便找了一份工作。
  我住在王莹的公寓里,每个月通过微信给她转账五百块,我知道她照顾了我,她的公寓出租,可以租一千多。我和她经常吃饭,她还是那样好。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她只是胖了一点点,胖了却更加富态,更加好看了,我和她走在一起的时候,从背后看着她,她款款的步伐,凉爽的裙子里漏出藕白的腿,头发披在肩胛骨上,一走一闪。我不禁想,王莹幸亏没有跟着我,如果嫁给了我,指不定我给她受多么大的苦,马大胖虽然体型硕大,然而经济不错,对她也很好,这也就够了。

  一个周五,王莹又约我吃饭,且对我说,一定要来。
  日期:2018-06-19 17:07:16
  生活并没有我预想的那么好。有志者事竟成也就是一句话,真到去践行的时候,却是蜀道之难。半年前我到江南,拿着简历去找工作,踌躇满志,信誓旦旦,碰了几鼻子灰尘后,积极的心逐渐冰冷下来。
  面试官说,我们只要应届生。
  面试官又说,你这几年干嘛去了?

  面试官还说,你什么也不会。
  面试官打击我,王莹知道我的处境后,让我去马大胖公司上班,待遇也不错。我这人好面子,怎么会去?不去,果断不去。
  我对王莹说,我找到工作了。
  王莹说,什么工作?

  我三缄其口,不告诉她。其实,我是不好意思说。这次她约我吃饭,还让我一定去,我也不知道她卖什么关子,周五下午五点,我快速忙完,和队长说晚上我有事,想早点走。
  他笑了,说,去吧,明天十点钟积玉桥集合。
  我说,好。
  我赶紧回去公寓,换了衣服,出了门,去和王莹吃饭。

  日期:2018-06-20 08:57:00
  吃饭的地方在一个湖边,湖水一涌一涌的,湖面上一艘木船简洁地做着运动。饭馆是个木质建筑,黄色的木头,看去古朴干净。老板正在杀一条草鱼,右手举起刀子,左手按住鱼身,利索地在鱼腹部穿梭,不久鱼的尾巴摆动几下,便不动了。鱼腹部便陆续跌出来一坨无精打采的内脏。
  我给王莹发信息,她告诉我,稍等一下,她还没有到,让我坐着吃点瓜子,喝点茶。我就坐下来,看着颠簸的船,坐在木头椅子上,老板问定位置了吗?我说定了。他笑一笑,说:这里环境怎么样?
  我说:很不错。
  老板侃侃而谈,说:东西都是新鲜的,这鱼,刚刚从湖里打捞上来。

  我便看着他杀鱼,四周简单看了一下,发现正对面有一个建筑,高高耸起,灰色的墙顶,还有铁丝电网。我于是问老板,这是什么建筑?
  老板说:监狱。
  日期:2018-06-20 09:29:47
  提到监狱,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瘦猴和松林来,想起亮亮曾经和我说的话,亮亮说,瘦猴精了一辈子。我对瘦猴了解的不多,所有了解都是听说的,至于他本人什么状态,我没有打过交道。然而他的面相,我印象里就是个尖嘴猴腮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脸变成一只老鼠的样子,眼睛都不见了。
  我在出神,老板说:以前这个监狱,关的都是重犯,杀人的,**的,黑社会的,那越狱很常见,动不动响警报,大半夜的,我们住附近的人都害怕,把门关的紧紧的,生怕罪犯跑我们家里,据说有罪犯逃出来,情急之下,蹦到这湖里的船上。

  老板说着指一指那飘荡的木船,继续说:就是差不多这样的船。罪犯急啊,船没抛绳,怎么都动不了,湖边武警都提着枪,追赶过来了,那罪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准备跳水里,武警哪那么容易让他跳水?一根绳子过去就把他栓住了,一个武警蹦上船,双手握住他的头颅,咔嚓按在船舱里的木板,右手一秒钟掏出手枪,对准他太阳穴。罪犯估计是个毒贩,不怕死,他有只手还在活动,从船里摸到一个洋钩子,对着武警的腿部就狠狠刺了上去,武警估计也是实战经验不多,疼的不行,慌张之下,开了枪,却没有开保险,打了个空枪,罪犯明白了意思,转身一个翻滚,把绳子挣脱,跳水里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