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2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哼了一声:“什么时候你们这帮人不让**心,身体才能真好起来……那个,叫方晟的小伙子,跟白老爷子有些渊源,据说被你们纪委抓起来了,明天赶紧弄出来,对你的事有好处!”
  何省长一听便知所指何事,当下两眼发光,连连说:“好,好,一切按老首长指示办!”
  对方叹了口气:“要说那小子也蛮麻烦,怎么招惹那家人,不过别担心,白老爷子可不是善茬,天大的漏子由他担着!”
  “是,我明白了。”
  当晚何省长返回双江,将姜主任叫到家中细细商量一番。
  与此同时,黄海县委会议室烟雾腾腾,正在召开韩书记上任以来第一次民主生活会,主持会议的竟是梧湘市长许玉贤!

  民主生活会发言顺序与平时常委会相反,从资历最浅的庄彬开始。因为许玉贤事先强调不准照着稿子念,每位常委只能依据打好的腹稿临场发挥,说得又拘谨又紧张,满头大汗。
  每位常委发言结束,许玉贤都作简短点评,或勉励,或批评,或提要求,话虽不多但均切中要害,与会常委心中惕然,感觉许玉贤虽在梧湘,却对黄海情况了如指掌。
  终于轮到童彪发言。
  童彪很清楚许玉贤来者不善,民主生活会也冲自己而来。方晟被双规引发的涛天巨浪,远远超出童彪预料,可以说,如今他已被一系列连锁惊呆了。

  首先从韩书记到梧湘市领导,再到省发改委,全是批评指责声,没一个站出来为他说话;
  其次怡冠投资公司、浩海风电公司等三滩镇主要合作单位,纷纷对黄海卸磨杀驴的做法表示不满,部分工程暂停,正在谈判的合作项目中止,施工方和工人们担心出变故,不约而同跑到县里大闹,县领导们压力如山;
  再次方晟被双规严重打击各镇招商引资积极性,也让投资商产生疑虑,已有多位镇书记、镇长打电话给县领导,表示为安全起见决定停止部分项目。
  最后令童彪寒心的是钱副省长居然不接他的电话,从方晟被带走到民主生活会前七八个小时,打了二十多次电话,对方硬是没接。
  此时的童彪异常懊恼。
  想来自己是着相了,堂堂一县之长,正处级干部,省里好歹有点后台,若踏实本分提个副厅没问题,跟个毛头小伙子较什么劲?最可笑的是自己一度产生同归于尽的想法,就算把方晟搞下去,自己能得到什么?钱副省长不会认账,齐辉更没理由出头,唯一得意的恐怕是陈冒俊那帮本地派。

  反正到这一步了,任杀任剐随便!童彪硬着头皮做了自我批评,最后一段当然提到协助省纪委调查方晟一事,反复强调自己本想向韩书记和县纪委通报,但省纪委同志以保密为由予以阻止,言下之意主要责任不在自己。
  许玉贤沉着脸重重按下烟头,火力全开:
  “双规流程是什么?想必各位都很清楚,省纪委确实有权直接调查县一级干部,但必须事先向市委、县委相关领导通报,一方面便于安排后续工作,一方面配合行动,如限制出境等等,本人为官多年,从没碰到象这样办案的——直接越过市县两级,反而跑到县长办公室的奇事!好,就算情况紧急,省纪委同志来不及逐级打招呼,你童县长打个电话给子学书记的时间总有吧?保密,难道子学同志,还有我许玉贤这点政治觉悟没有,违反纪律给小方同志通风报信?难道偌大的梧湘市,黄海县,只有你童县长一个人值得信任?那还要两级地方丨党丨委有何用,要配备这么多干部有何用!”

  见市长大发雷霆,而且是动了真怒,常委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个个呆若泥塑,眼观鼻,鼻观心,暗自侥幸省纪委没找到自己头上,否则也是左右为难,落得童彪如今的境地。
  谁都看得出,这回方晟若幸免于难还好,否则童彪将成为许市长的泄愤对象。
  “小方同志经济方面有没有问题,有多大问题,可以查,从省到市再到县,都有监督党员干部的责任,但调查要讲究规矩,要遵循既定程序,否则岂不天下大乱?因此你童县长不仅仅是迫于省纪委同志压力的问题,而是出于私怨,公报私仇!”
  这话说得太重了,童彪霍然抬头申辩道:“我没有,我……”
  许玉贤指着面前常委会记录,冷冷说:“我已看过之前常委会记录,发现凡涉及小方同志——无论工作还是个人提拔任用,你几乎都投的是反对票!说明什么,我们党员干部做工作要求对事不对人,而你正好相反,对人不对事!是不是小方同志的所有提案都让你这位县长有充分的反对理由?还是提拔小方同志让你耿耿于怀?不错,作为常委会一员,你有投支持票的权利,也有投反对票的权利,但权利不能滥用,在你行驶常委权利的时候,要扪心自问,这一票是否对得起你的良心,对得起你身为县长应尽的义务!”

  一败涂地。所有人悄悄对童彪投以同情的目光。
  “今晚开的是民主生活会,只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不涉及工作,不过我以个人名义要求童彪同志认真反省自己的错误,深刻检讨,以书面形式向市委提交检查,在此期间杭真同志多挑重担,保证正府事务正常有序进行!”
  话音未落举座皆惊,许玉贤手段够辣,居然果断下令暂停童彪行驶县长职权,由杭真主持县正府工作。
  巧妙的是他以“个人名义”要求,并未明确暂停童彪县长一职,那需要梧湘市常委会讨论决定。也未明确杭真主持工作,仅以“多挑重担”含糊带过。

  许玉贤的确非常恼怒。一方面方晟是何省长看好的年轻干部,自己从政策研究室空降梧湘,不消说也承担进一步培养方晟的重担,谁知非但没帮上忙,反而稀里糊涂让省纪委给双规起来了;另一方面梧湘市推进沿海经济带工作进展缓慢,只有沿海观光带项目推进顺利,偏偏唯一拿得出手的政绩,因为方晟被双规蒙上污垢,他能不生气吗?
  就算钱副省长施压,他也会顶到底!
  这一夜很多人睡不好觉:以泪洗面的赵尧尧;抚着肚子的白翎;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朱正阳等人;会议室里加班加点的查账人员;愁容密布的童彪,以及正在“点”上接受连夜审讯的方晟。
  吃晚饭的时候,莫树言接到郑子建询问进展的电话,当听说方晟拒不交待,郑子建显然很不高兴,冷冷道:
  日期:2018-03-2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