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2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为县长,县长系居然全部瓦解,除童彪自己外全部反水,简直是天大的政治笑话!
  当领导沦落到这个丢人的地步,还有何脸面在黄海立足?
  看着童彪的脸憋成酱紫色,韩书记都有些于心不忍,匆匆说:“这项申请就算通过了,继续下面的议题……”
  最后一项是卫生局常务副局长人选,原先韩书记和童彪争执不下,陈冒俊也有自己属实人选,今天再次讨论,童彪完全丧失斗志,一言不发,陈冒俊见大势已去也表示无异议,韩书记提名的人选竟全票通过!
  会后童彪都忘了怎么回到办公室,茶杯谁送过来的,颓然半躺在沙发座椅上,目光呆滞。
  如果杭真反水已有征兆,庄彬支持方晟也情有可缘,那么房书记突然改变态度完全是致命打击,使童彪万念俱灰。
  官场斗争不怕对手有多强,最怕被盟友背后捅刀。因为对手的伎俩早在预测之中,哪怕最坏后果也可以承受;但盟友背叛不同,你根本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猝然出手,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加深远。

  一直以来,童彪自问对杭真等三人还算不错,虽没帮到大忙,但各种事务、两个镇要钱要政策要人等等,没从含糊过。上次杭真支持方晟后,童彪暗底下做过了解,分析杭真可能出于报恩,因为前市委书记后台在省里,没准跟方晟一条线;庄彬是受够了陈冒俊打压,耻于与本地派为伍。
  可房书记怎么回事?童彪越是想不通,心里却压抑得难受,知道这次常委会标志着自己在黄海彻底垮掉了,以后要么投靠韩书记,要么与陈冒俊做同一个战壕的朋友。
  两条路都不是童彪的选择。
  官场冰冷而现实。当初童彪手握四票时,无论倾向哪一方都会受热情欢迎;如今只剩下孤零零光杆司令,你是县长又有什么了不起?常委会不过一票而已,谁把你当回事?
  一切的一切,都是方晟惹的祸!童彪居然将溃败的根源归咎于方晟。
  这时秘书小心翼翼敲门,探进半个脑袋轻声说:
  “县长,有两位省纪委的同志要见你……”
  童彪脑子“嗡”一声,手足冰凉,隔了会儿才沙哑着声音说:
  “请他们进来……”
  两位省纪委人员带着职业化严肃和高深莫测,掏出介绍信后出示工作证,一个叫莫树言,一个叫李涛。
  童彪见两人没有宣布对自己实施双规,高悬着的心轻轻落下,却转起了心思:按省纪委办案流程,到县一级或者找县委书记,或者与县纪委对口联系,为何跑到县长办公室?
  当下试探道:“两位领导,不知有什么需要县里配合的?”

  莫树言直截了当:“请把三滩镇书记方晟叫到你办公室,我们需要他配合调查。”
  配合调查,说得倒客气,其实就是双规!
  童彪心里乐开了花,暗想方晟啊方晟,你让我在黄海混不下去,自己也没好下场!
  嘴里却说:“我是县长,叫他来不太方便吧,要不要请韩书记或县纪委……”
  李涛手一摆,冷冷道:“黄海的情况我们很清楚,否则不会直接找你。省纪委调查须在当事人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事先不得泄露一丝风声!”

  童彪早就一百二十个愿意,仍面露难色:“可是按组织程序……”
  莫树言掏出手机:“要不要郑书记亲自跟你说话?”
  郑子建是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听说是他亲自部署,童彪倒敢多说半个字,忙不迭说:“不必,不必,我就这打电话!”
  两人没回避的意思,坐在对面目光迥迥盯住他。童彪知道是怕自己暗示什么,遂当面拨通方晟手机,客气地说:
  “小方书记,刚刚常委会通过了三滩镇修建景区管理楼的申请,为尽快落实到位,我临时叫了相关部门负责人进行会办,你赶紧过来。”

  放下电话,他笑道:“两位领导,估计他四十分钟后到。”
  两人没说话,半眯着眼养神。
  此时童彪已琢磨过来:八成钱副省长和齐书记那条线见自己久久不能撼动方晟,索性通过省纪委直接出手!
  以童彪掌握的情况,目前为止还没有省纪委双规后全身而退的先例!
  方晟,你的政治生涯至此结束!而我,童彪好死不如赖活,会继续在黄海跟他们玩下去!
  想到这里,童彪之前的郁闷一扫而光,高兴得差点笑出声来。
  三滩镇。

  方晟接到电话后匆匆安排小司开车,在路上越琢磨越觉得怪异。申请修建景区管理楼的事,前期与杭真等分管领导探讨过,杭真态度模棱两可,暗示童彪持反对态度,如果提交县长办公会肯定没戏。因此方晟才改变策略,以景区管理办公室的名义直接提交常委会,就算被否决,起码也在县领导面前露个脸,下次要找个理由申请。
  建办公楼是容易引起争议的大事,往返几个回合也在预料之中。
  因此方晟一是没料到申请顺利通过,二是没料到童彪居然主动研究此事。常委会决议被搁置几个月甚至一年以上,也是常有的事,理由很多:财政没钱;需要立项走流程;规划不具可行性;环保等预案不到位等等。
  上午才通过申请,紧接着会办落实,要都有这样的效率,黄海经济早实行腾飞了!
  而且时间点也是问题。
  接电话时是上午十点四十分,以最快速度抵达县长办公室,也快到十一点半,再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哪有时间会办?大凡会办都是你一言,我一语,五六个人几圈转下来起码得一个小时以上。
  但这事没办法核实,童彪没说具体哪些人参与会办,“相关部门”概念太宽泛了,令方晟有无从下手之感。
  车子驶入县府大院,下车后方晟习惯地朝县长办公室方向看了一眼,不知为何竟打了个寒噤,走出几步后想了想又折回,把手机交给小司,吩咐道:
  “半小时后把手机送到县长办公室,一旦发现不对,立即通知赵尧尧和爱妮娅,同时把我手机上的紧急联系电话发给赵尧尧。”
  小司会意点点头。

  敲开县长办公室门,一进去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寒气,童彪坐在座位没用,迎面上来两个人,为首的说:
  “你是三滩镇书记方晟?”
  方晟已知不妙,镇定地说:“是。”
  “我们是省纪委第三监察室的,前期接到关于沿海观光带项目资金使用方面的举报,需要你配合调查。”
  “没问题。”方晟说。
  “跟我们走。”
  莫树言冷冰冰说,三人在秘书引导下经右侧通道绕到停车场,上车后从后门飞快地驶离县府大院。
  童彪默算省纪委的车已驶出县城上了高速,这才慢悠悠来到韩书记办公室,一五一十回报刚才发生的情况。
  韩书记勃然大怒,当场摔掉手里的茶杯,指着童彪怒道:“按组织原则你应该第一时间向我报告,按调查流程应该与纪委沟通,为何故意拖到事后?你到底有没有保护黄海年轻干部的意识?”
  童彪故意叹气:“我是想通报的,省纪委同志不让,说防止走漏风声。韩书记,如果方晟确实不存在经济问题,身正不怕影子歪,还怕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