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2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说前两招虽有钻政策空子、打擦边球的成分,第三招就是不折不扣的违法行为,即高利贷。对象包括欠下巨额赌资或借钱扳本的、炒股用了杠杆面临爆仓的、吸丨毒丨者、企业资金链面临断裂风险的等等,利息正常达到两分,而且先在借款里扣掉。一般来说这是刀口舔血的勾当,收益很高,风险也非常大,弄不好欠债者逃之夭夭,财务公司可就血本无归。但肖治雄是何许人也,既然敢做这门生意,就有足够自信。一是法院里面有人,必要时查封、强制执行;二是国光城有一批打手,欠债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打手们会持续骚扰其亲戚朋友,让欠债者遭受巨大压力。几年来被国光城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数,可借高利贷本身就见得不光,即使出事也不敢声张,可谓打断牙齿往肚里咽。

  不过这几招都没入专案组法眼,严格来说国光城这些所作所为属于经侦组调查范围,跟专案组并无联系,但小李的大数据分析确实达到令人恐怖的程度,居然翻出一起官商勾结、侵吞并挖空国有资产的旧案!
  这才是专案组最感兴趣的。
  四年前,黄海县远方船舶制造厂作为一家国营企业,列入县里首批改制试点单位,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各方关注。远方船舶制造厂主要从事近海小型船舶制造、保养和维修业务,订单从几十万的小舢板到数百万渔船不等,绝少有超过一千万的,动辄上亿的订单根本达不到技术要求,都不敢承接。尽管如此,由于远方厂市场定位精准,业务经营脚踏实地,生产流程管控严密,多年来始终保持盈利,家底子厚实,是黄海为数不多的优秀企业。

  把这样的国企拿出来搞改制试点,县里是有争议的,很多人认为改制为了摆脱企业经营困境,整合资源吸纳资金,使企业重新焕发生机。远方厂的实力足够适应市场潮流,并能取得进一步发展。双方争执不下之际,陈冒俊和肖治雄等本地派表现出强硬态度,认为改制不是卖破烂,不能光把差企业当作包袱甩出去,既然搞试点,吸引各方闲置资金参与,县里应该表现出足够诚意!最终拍板将远方厂列入改制试点名单。

  清产核资后由肖治雄牵头的改制领导小组主持远方厂改制,给出令人瞠目结舌的估值:1.8亿元!
  以远方厂拥有的机械设备、生产线和厂房、库存材料、土地加起来都不止两个亿,何况还有职工宿舍、办公楼、码头转运场等固定资产,外界原来预计至少值5亿!领导小组解释是现有生产设备面临大规模升级改造,耗资巨大,非但不能算净资产,相反是沉重的包袱,另外改制后工人工资、养老金等人力成本大幅上升,宿舍、办公楼等需要维修等等,总之按他们的解释1.8亿只多不少。
  不过即便1.8亿,按当时要求县里必须控股51%,就是说谁想买下远方厂必须掏9千万真金白银!
  哪怕砸锅卖铁,别说借银行贷款,高利贷都值得!一旦拿下远方厂,把机械设备和库存材料当破烂卖了都不止9千万。很多老板蠢蠢欲动,四下筹集资金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肖治雄的无耻没有底线!
  一个周日的傍晚,远方厂门口突然张贴了一张竞拍公告,宣布周一上午九点面向社会公开竞拍,底价9千万,须早上八点前到远方厂改制办公室交纳保证金——不接受除现金之外的银票、汇款等方式。持有改制办公室盖章的收款收据方取得竞拍资格!

  县里大部分银行网点周日不营业,极少数营业的储蓄网点出于安全和经济考虑,现金量基本保持在一百万左右。而且出公告时间是傍晚六点多钟,储蓄网点都关门了。
  更绝的是银行上午八点半才营业,即使你有天大的面子,好吧,可以特别照顾黄金客户,但支取大额现金要提前一天预约——个人五万,企业二十万。一次性支取九千万,哪怕九百万,县级银行都无法承受,需要派运钞车到市行调款。
  这就意味着几乎所有人都无法取得竞标资格。
  只有肖伟诚的国光城,之前他们已通过多个渠道,从各个银行不为人察觉地凑齐了9千万。周一早上七点多钟就将十多麻袋现金送到远方厂改制办公室。
  出面竞标的不是国光城,而是肖伟诚手下一个马仔临时注册的公司。由于没有竞争对手,以底价顺利拍得远方厂。
  外界哗然也好,密集的举报信也罢,反正查不到跟肖治雄有半点联系,他安之若素。
  后来几年内经过复杂的股权变更、资产重组,国光城逐渐成为远方厂的大股东,之后进一步拆分、资本运作、资产剥离,远方厂专家、技术人员、技术工人以及全套生产线、机械设备全部被转移到国光城控股的私企,并承接原先所有业务。如今的远方厂面目全非,只剩下一个空壳,欠两千万银行贷款和上千万企业债务,以及县里形同虚设的所有权。
  研究到这里,专案组不禁感叹肖氏父子不愧是黄海最精明的资本高手,在所有人对国企改制懵然不懂的时候,已敏锐抓住政策漏洞,大玩瞒天过海的把戏。相比之下方晟何等天真,把满腔心血倾注在村镇企业改制上,还自以为黄海最懂改制的干部,殊不知此时肖氏父子正躲在密室里数钱玩呢。

  肖氏父子从远方厂捞取了多少好处?单估价这一块就有三个亿差价,如果加上几年来等于把厂搬到自己家里,承接那么多订单获得的利润,应该在五亿左右!
  这笔钱当然不可能肖氏父子独吞,资本大挪移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掏空远方厂更得有强大的背景支持才能顺利完成一系列手续,接下来专案组需要调查两个方面问题:
  一是9千万保证金如何筹集;
  二是哪些势力参加掏空远方厂。

  在一个县城,9千万现金数目太大了,即使肖伟诚早有准备,国光城毕竟是正常运转的财务公司,大量资金长期被占用,肯定会设法从其它渠道想方法。而通过秦丰、双涂、御龙等集团秘密流转的洗钱资金,应该是挪用的重点!
  钱能生钱,何乐而不为?
  对于操作洗钱业务的幕后势力来说,把需要洗白的资金以现金方式流出,再以安全渠道回流,既取得不菲收入,又完成了洗白程序,可谓两得。
  但破绽就由此产生!

  因为一个长期运作、安全可靠的洗钱渠道经过专业人员周密策划,精心设计,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和反侦查能力,强如邱组长率领的专案组历时两年多都一筹莫展,可一旦不按照既定线路洗钱,资金流向发生异动,留下的线索足以让专案组惊喜。
  小李的大数据分析系统再度派上用场!
  最近方华有点烦。
  按说刚刚抱得个大胖小子,又有辆新车,心里想的都得到了,应该春风得意才对,但他确实有点烦。
  两个月前潇南市为了加强市场监管,整合监督资源,在各区成立市场监管局,将原先工商管理、质监、药监等机构合并到一处。方华原来在药监大队办公室,专门负责信息报道、文字材料,重组后安稳清闲的位置被别人顶掉,到监督大队第三分队担任市场监督员,每天奔波在商场、药店和菜场等地。
  工作辛苦一点并没什么,主要是他的领导——第三分队杨队长是个刺头,本来在工商所有望提拔所长,突然被弄到监督大队做苦差事,心理极度不平衡。他本身只有高中文化,因此最不鸟高学历知识分子,从组队起就看方华不顺眼,动辄便说“知识分子都是改造对象”,扬言“我不要研究生,而要踏实肯干的人材”,心安理得地安排方华做最苦最累的活儿,而且故意挑刺找碴,搞得方华非常郁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