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1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晚上省城那边还有活动,吃完后容上校随即准备启程。上车前黄将军紧紧握住方晟的手,连说七八遍“小方不错”;两名大校甚至与他拥抱,反复邀请他“有空过去玩玩”。容上校挂着笑意将他们一一送上车,这才拉他到另一侧,道:
  “今天你下了工夫,谢谢。”

  “阿姨不必客气,是我应该做的。”
  “最近……这个……你们通过电话?”
  话一出口方晟就猜到白翎从没跟父母亲联系过,但她住的地点偏僻且非常隐秘,很少有出山机会,几个月来也只通过两次电话,内容都跟肚子里的孩子有关,以她如今即将做妈妈的心态,反而懒得打听赵尧尧。
  “有过两次,她状态很好,就是明显胖了不少。”
  容上校欣慰地笑了笑:“这期间胖点没事,以后再减。”
  “我也这么劝的……”
  容上校犹豫片刻,道:“下次叫她打给我,快分娩了,有些事我得关照她。”
  “好……”
  方晟才说了一个字,一辆警车急驰而至,正好停到方晟旁边,然后方池宗等人依次下车。
  容上校与方池宗等人疑惑地对视一眼,方晟暗想坏了,硬着头皮介绍:
  “这位是潇南军区容上校,这位是我爸……”
  没等他说完,方池宗“啪”敬个军礼,大声说:
  “报告首长,我是某集团军三十二师九团四营作战参谋方池宗,曾负责驻守黔南北部地区。”
  容上校威严地回个军礼,点点头道:“三十二师长姓肖?”
  “是的,首长。”
  “我的老战友,已有十多年没见了,”容上校问,“转业后在哪儿?”
  方池宗顿时气短:“潇南临秀区建设局。”
  听他连职务都没说,显然在单位不象儿子这般风光,容上校不再多说,又在方晟介绍下与肖兰、方华握手,然后特别叮嘱“记得我刚才说的话”,这才告别而去。
  看着三辆吉普远去,方池宗激动地搓着手,显然能跟上校军官说话并握手,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荣誉。肖兰多问了一句:
  “小晟,你怎么认识这么大的军官?”

  方晟略一迟疑,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你们别乱传……她是白翎的母亲。”
  方家三人当场震撼住了,半晌回不过神来。
  此次黄海之行还是方池宗的主意。他一直怀疑儿子以及白翎和赵尧尧在吹牛,一个没后台没背景的大学生村官,凭什么被组织多次破格提拔,四年时间从办事员到副镇长再到镇长,最近听说成为镇书记。他要求儿子把任免决定的红头文件带回家,儿子却说爱信不信,始终不予理睬。
  会不会儿子撒了个弥天大谎,并串通两个女孩子骗自己?方池宗的疑问始终堵在心里。恰巧任树红带聪聪回娘家住段时间,方池宗心想横竖没事,索性悄悄去黄海来个暗访,看儿子到底混得如何,肖兰自然一口答应,方华担心父母亲没出过远门,决定陪同前往。

  本想直接转车到三滩镇,谁知在车站一看傻了眼,从县城到三滩镇居然有不同线路:三滩镇区、三滩景区、三滩森林公园、三滩经济区。他们又不知方晟平时在哪个地点,不得已才向方晟求助。
  谁知开车送他们的竟是辆警车,司机竟是刑警队副队长,一路上交警见到这辆车纷纷敬礼,方池宗等人头都晕了。严华杰在路上说方晟刚刚兼管景区,已被梧湘市组织部明确为副处级,这下他们更晕。
  严华杰还说,认识方晟前自己不过是派出所普通民警,正因为他大力提携,才一跃升为副所长,如今是刑警队副队长,仕途前景一片光明!
  可方池宗却想人家也许只是客套而已,儿子哪有这么大能耐?然而当站在容上校面前时,才意识到儿子真的不是以前的儿子,他接触的层次已将自己远远甩出十万八千里!
  就在愣神间,朱正阳、楚中林和程庚明也开车赶到。他们接到严华杰通知,觉得方晟家人从未来到三滩镇,必须隆重接待,不约而同扔下手边工作会合后过来。
  方晟刚才已酒足饭饱,只能陪坐在一边喝茶,由朱正阳等人盛情款待。
  席间朱正阳等人说了很多方晟的逸事,都是方晟从未在家人面前提起的,或是避免自夸,或是篇幅太长,或是怕家人担心。这几位口才好,又在基层锻炼出酒桌经验,将方池宗等人听得既惊心动魄,又扬眉吐气,情绪被调得紧紧的。严华杰、楚中林酒量过人,又擅长劝酒,方池宗和方华哪吃得消他们又是着力奉承,又中猛灌**汤,好言好语迷得团团转,很快就喝得醉熏熏。
  方晟坐在旁边只顾喝茶,其实跟刚才容上校一样高兴。
  兄弟们铆足劲陪家人,就代表他的面子,从这个角度讲,他宁愿父亲和哥哥大醉一场,凸显朱正阳等人的诚意。
  快结束时赵尧尧打来电话,她已回到三滩镇,没见到他,朱正阳等人也不在,以为参加活动。方晟试探问有没有陪母亲吃饭,她冷冷道都没胃口。他心一沉,暗想又是不欢而散。遂叫她立即过来,下午陪肖兰逛逛景点。她愣了愣,责怪地问是否上午来的,为何上午没通知她?方晟笑道怕影响你们谈话嘛。
  下午方池宗父子俩呼呼大睡,朱正阳等人在屋外边打牌边照料。方晟和赵尧尧则陪着肖兰到龙王庙、海河桥、十里滩涂等景点游玩,一路上主要是方晟滔滔不绝,赵尧尧表情淡然,亲密地挽着他胳臂,很少说话。
  肖兰终究忍不住,道:“小晟,你也老大不小了,要是关系定下来,哪怕先办个订婚仪式,双方家长熟悉一下,心里踏实些。”
  方晟苦笑。
  问题就出在这里:白翎压根不能结婚,赵尧尧家里坚决反对,婚姻大事看来一时半刻解决不了。
  “嗯,尽量吧。”他含糊其辞。
  肖兰很不满意。上午从严华杰嘴里打探到赵尧尧好像已不上班,这段时间就住在三滩镇,她在县城也有套房子,那是两人回城时住的。也就是说,两人早就公开同丨居丨了,却迟迟不结婚,那算什么?
  她不跟儿子啰嗦,索性冲赵尧尧说:“赵姑娘,你认为呢?”
  赵尧尧淡淡道:“我们就这样在一起很好啊。”
  白翎跟儿子在一起也很好啊!傻丫头,哪知道男人的心说变就变,没张结婚证拴着怎行?

  肖兰道:“婚姻不仅仅是你俩的事,还关系到两个家庭,婚前彼此不熟悉,婚后呢大家还能走动走动,再说你们早晚要生孩子,总不能未婚先孕吧……”
  “妈!别说了!”
  未婚先孕四个字触动了方晟敏感的神经,当即沉下脸打断肖兰的话。
  赵尧尧觉得他态度不对,连忙歉意道:“伯母,我们会考虑的。”

  见她一付不食人间烟火、冷清孤僻模样,哪里象能生孩子的样子,肖兰不由叹了口气。
  回到夹子沟,方家父子已醒来,朱正阳等人正陪他们到附近景点闲逛。坐着喝了会儿茶,等到快天黑才回来,当下商议一番,决定回三滩镇。
  一路经过沿海观光带,风电配套企业厂区,以及重新规划后的数条经济带,连不懂经济的方池宗都看得出生机勃勃的景象。而当朱正阳介绍说这都是方晟数年来的规划和心血,方家人均为他发自内心的骄傲。
  晚宴在三滩镇最好的九隆酒家,肖翔也特意从城里赶过来,还带了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爱妮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