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1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此行,她是上次听姜主任推荐后微微心动的——以何省长和姜主任的身份一年到头参加多少宴会,吃多少山珍海味,说句不怕闪了舌头的话,就算国宴吃在嘴里也不是滋味。可在农家乐随便吃的几道海鲜,就能让他们赞不绝口,可见真正的佳肴在民间。
  无独有偶,她那几位战友在军中都颇有声望,走南闯北尝遍各地美食,要拿不出地道独特的东西真别想堵住他们的嘴。双江省东面临海,过来当然要吃海鲜,要论海鲜宴,省城遍地都是,但容上校清楚,真正的海鲜风味必须到海边,由渔民亲手烹制,那才是原汁原味!

  然而若没有靠谱的人引导,找到靠谱的酒家,就算在海边,味道跟省城没有两样。
  唯有象方晟这样,在海边生活过一段时间,如今又主政一方,既熟悉当地风土人情,又没人敢忽悠他。再加上跟女儿不清不白的关系,敢不尽心尽力?
  事实也是如此。
  打完电话方晟立即调了辆车直奔夹子沟那家农家乐——即上回何省长等人吃的地点,紧急吩咐一番,强调要拿出看家本领。老板最近正申请景区特许经营牌照,又看出书记一脸郑重,知道客人非同小可,胸脯拍得震天响,保证不会掉链子。

  方晟到厨房和水池、冷藏柜看了看,又交待些具体注意事项,并要求中午集中精力忙这一桌,其余客人一概婉拒,老板满口答应。
  之后方晟立即驱车过去迎接。
  经过大半年施工,观光大道至高速公路已有半面贯通,但工程队出于安全以及施工需要,沿途设置了很多路障,不准通车。方晟下令立即撤除路障,禁止沿线岔道通行,保证省城来车通行无阻。
  下达一系列指令后,他未免有点心虚:这算不算以权谋私?可容上校是白翎母亲,自己的便宜丈母娘,不把她哄好,将来怎么面对白家?
  又想,容上校特意把战友带到三滩镇,也许就是给面子,不好好表现一番怎对得起白翎?
  坐在车里胡思乱想,时间很快飞逝,十点四十六分,三辆吉普鱼贯下了高速,看到方晟的车子仅闪了下灯,并没有停车。他知他们到地方保持低调,不喜抛头露面,遂直接在前面引路。
  按常规吃饭前总得逛几处景点,容上校却说战友们就是专程吃海鲜,不要在景点上浪费。方晟暗笑都跟白翎一个脾气,直来直去,豪爽得很。
  四辆车径直来到夹子沟农家乐,老板已准备妥当,正吆喝伙计布置凉菜。
  容上校一行八人,为首的姓黄,由于都身穿便衣看不出军衔,估计起码是少将,大家都称他黄将军;三名大校,剩下四人都是上校。

  容上校介绍方晟是三滩镇书记,老板站在旁边补充说现在还是管景区的主任——这就是副处级了,战友们见他如此年轻就身兼重责,不禁有些动容。不过谈及两人关系时,容上校只含糊说是“小朋友”,并未多说。
  方晟深知他们最烦繁规琐矩和虚伪客套,直接要老板上菜,上酒。没有酒杯,每人面前一只粗瓷大碗,斟满当地农民酿的粮食酒,芬香四溢。紧接着一条热气腾腾的红烧大黄鱼端了上桌,大家不由得一惊:
  从鱼头到鱼尾竟有一米五左右!
  方晟先提议大家为鱼王干杯,然后微笑道:“领导们觉得厨师怎么烹煮这么长的鱼?”
  有位上校女军官道:“起码得直径一米的大锅吧?”
  宁大校摇头:“一米不够,佐料只浸到很少部分,其它部位无法入味。”
  方晟笑道:“就是普通饭店用的铁锅。”
  容上校都不信:“那怎么煮?”

  “厨师拎着鱼尾,在锅里一段一段烹煮,煮到鱼尾时则勾住鱼头,”方晟道,“所以做这道菜首先要腕力,由始至终将鱼身悬在半空,不能晃动;其次要耐力,整个过程需要一个多小时,;还有就是丰富的经验和火候,待会儿领导们品尝就知道,尽管是分段烹煮,但味道完全相同,不过怎么吃呢,也有讲究,”见他们举着筷子急不可耐的样子,方晟又道,“筷子是夹不住的。”
  容上校和那位上校女军官毕竟是女性,不必象其他战友那么矜持,笑着轻轻一夹,果然鱼肉如豆腐般碎落。
  方晟拿起调羹,道:“海边烹煮海鲜讲究嫩,鱼也不例外,所以这道菜外焦内嫩,必须用调羹舀。”
  经他生动的讲解,战友们食指大指,没多久便将鱼瓜分干净,干掉一碗酒。
  第二道菜仍是鱼,比前一条小些,大概八十公分左右,鱼身浑圆。容上校见它并无出奇之处,正待询问。方晟却拿卫生筷在鱼腹处一拨,里面居然藏了条鱼;再拨,鱼中有鱼,战友们啧啧赞叹,饶有兴趣看方晟一层层拨到第六层,里面有条遍体金黄的小黄鱼。
  方晟笑嘻嘻将它夹出来,故意问:“这位将军贵姓?”
  “黄将军。”容上校道。
  “巧了,这条鱼就叫黄金万两!”
  战友们大声叫好,纷纷嚷着跟黄将军干杯,黄将军脸上笑开了花,按方晟要求接过那条黄金万两当众吃下去,并仰头喝掉一碗!
  容上校暗笑方晟有心计,居然临时安排这出戏:倘若将军姓张,里面自然是条小红鱼,叫张灯结彩;倘若今天自己是主客,肯定换成小白鱼,叫银光万丈了。
  仅两道主菜就将气氛推到**,至此容上校彻底定当下来,放开情绪和战友们说说笑笑,好不惬意。
  席间方晟接到个电话,竟然是方华打来的,说他和父母亲三人刚坐车到了黄海汽车站!
  “什么?为啥不早点说?”方晟头都大了。
  这会儿赵尧尧正在县城,但一来不知与她母亲见面是否结束,谈得如何,二来就算有空也不敢让她单独与方家人相处,方池宗说话不知轻重,肖兰言多必失,难免不扯出与白翎有关的事,而且赵尧尧不能碰的话题太多,偏偏却是方家急于想知道的,方晟不敢冒险。

  由谁接他们过来?朱正阳等人都在三滩镇,临时赶过去太迟,想来想去只有打给严华杰。作为白翎离开前最后一个要求,邱组长很是下了番功夫,成功将严华杰从派出所调到刑警队任副队长。
  方晟本意请严华杰找辆车送一下,严华杰听说是他父母亲和哥哥,当即表示亲自前往,并开玩笑叫他备好酒菜。方晟暗想幸亏上午要求老板不接待别的客人,否则仓促间根本来不及再整出一桌高质量海鲜宴。
  酒过三巡,战友们开始琢磨容上校和方晟的关系了,一番试探和盘问,方晟支支吾吾承认和白翎是朋友。
  这就对了!关于白翎的娃娃亲,这些级别的军官都有所耳闻,也清楚容上校的苦衷,所以这事做得,说不得,遂不再深究,但频频向方晟敬酒,含沙射影说什么“幸福如意”“抓住爱情的真谛”等等,容上校看出方晟能说会道但酒量平平,怕他抵不住能征善战的战友,少不得帮他挡了几杯,又被以“什么越看越喜欢”为话题多喝了两碗。
  整个海鲜宴他们吃得尽兴,见识了地道的海边农家做法,又喝得尽兴,在方晟引导下难得放开情绪,到最后除了方晟和两位女军官,都酒意熏熏,嗓门比刚来时大了几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