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11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这番话是借同情方晟揭露本地派多年来的打压,是指桑骂槐,是痛快淋漓的宣泄,饱受的欺凌和委屈一古脑倾诉而出!

  陈冒俊脸色愈发阴沉,肖治雄和刘华则紧紧握拳,似乎随时扑上去拚命,童彪也眉头紧锁。
  童彪仍希望与本地派保持某种程度合作,不愿成为陈冒俊的死敌。
  更关键的是,由于庄彬突然冲本地派发难,使原本均衡的各方势力再度发生变化!
  本地派侯宫升态度暧昧,摇摆不定;县长系杭真心怀异志;如今再加上誓言为年轻干部保驾护航的庄彬,陈冒俊已不敢要求投票表决!

  方晟这根刺,使本地派在常委会一次次交锋中遭遇失败,而且势力日渐式微,面临彻底崩盘的危险。
  会议室气氛压抑,韩书记干咳一声,作总结性发言:
  “同志们……”
  韩书记道:“同志们,今天常委会讨论很激烈,也很成功,我是赞成把不同意见摆到桌上的,指着鼻子吵架也好,骂娘也罢,工作矛盾就在工作中解决,实在解决不了暂时放一放,最终还是要解决,但不能搞阴谋诡计,台上一团和气,台下暗地里掏刀子,这个我明确反对!”
  会议室寂静无声,丨党丨委们各怀心思,脑中急剧盘算,分析黄海今后政局走向。

  “景区管委会要不要设?肯定设,但不是现在,眼下硬件软件都不具备条件嘛,更关键的是,我们要保证干部队伍稳定,不能人心浮动,不利于工作开展!大家想一想,突然间冒出十多个干部位置,几十个公务员编制,恐怕在座各位手机都得响个不停,各路亲戚朋友全部上阵轮番轰炸吧?”
  一阵轻笑。
  韩书记说的是实情,早在几个月前景区管委会八字还没成一撇,常委们笔记本里就记满各种名字,被千丝万缕的关系搅得头昏脑涨。
  “不能那么干,常委会主要精力应该讨论黄海经济发展大事,规划中长期目标,而非左一轮右一轮地商量人事安排,不停地吵架,不停地博弈,不停地妥协,不知各位常委什么想法,我是觉得厌倦,觉得无聊,”韩书记喝了口茶,继续说,“因此暂时不设管委会,由三滩镇代管,下设景区管理办公室,人员实现最低限度配置,由目前领导小组成员组成,实现无缝对接,今后根据实际情况逐步增加人手,”说到这里他突然抬高声音,“这个方案已得到市主要领导肯定!”

  所有常委大惊,包括童彪在内不少常委都心怀不满,暗想市领导都同意的方案,你煞有其事提交常委会讨论个毛啊!这不是政治苍蝇是什么?
  童彪和陈冒俊又想,以后开会真得多个心眼,防止被姓韩真真假假的手段迷惑了。
  韩书记自然不把他们的反应放在眼里,翻开笔记本逐句逐字如实转达市委书记和市长指示,当听到许玉贤说的“要发挥负责对接工作的领导小组成员作用……成为景区管理主力军”那段话,均恍然大悟:
  闹了半天,无论管委会还是三滩镇代管,副处级位置早就内定给方晟!争也没用,处级干部任免权归梧湘市,黄海顶多只有推荐权,可话又说回来,就算你黄海县不推荐,市里照样能提拔!

  肖治雄不甘心,嘀咕道:“又破格提拔?都成惯例了。”
  方部长正色道:“肖主席在装糊涂吧?方晟同志任正科级已达两年,符合提拔副处级条件。”
  这会儿故意不提刚刚由镇长转任镇书记的事,不过硬要考量组织原则,镇长任书记还真不属于提拔,而叫由政转党,行政级别上是平级调动。
  看着高深莫测的韩书记,呆若木鸡的童彪,恢复斗志的庄彬,瞬间陈冒俊觉得心灰意冷。在官场斗了几十年,一度以为能掌控黄海,到最后连丨党丨委会都赢不了,人生在世到底为了啥?
  轰轰烈烈的常委会,以偃旗息鼓的方式草草收场,爆出的最大新闻就是庄彬与陈冒俊公开决裂,本地派又多了一名劲敌。
  人事任免有时说快就快,十多天后省里批准了黄海县关于三滩镇代管沿海观光带景区的报告,接着梧湘市组织部履行考察程序后,发文宣布关于方晟同志提拔为副处级干部的决定!
  紧接着县里决定由三滩镇暂代沿海观光带景区管理职权,镇里成立景区管理领导小组:
  组长方晟;副组长朱正阳。
  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主任程庚明(正股级待遇),副主任范晓灵——纪委书记凡镇宇的远房表妹,原先在黄桐镇计生办,副股级待遇,为结婚调回县城审计局不惜丢掉副股级,闲了两年又颇为后悔,遂找表哥设法进入领导小组以谋求发展。方晟虽觉得那双水汪汪的杏仁眼过于风情万种,但她身上有股基层妇女干部的泼辣劲,是景区管理不可或缺的人材,遂顺水推舟向凡镇宇卖个人情。
  原领导小组十多人经征询本人意见后,绝大多数进了景区管理办公室,作为筹建期第一批骨干,将来必定是管委会管理层。肖翔因为妻子身体不好,主要承担家务并照料孩子,仍想留在县城。经过多方协调,任财政局国库中心副主任,算有个相对安逸的位置。

  一系列变动让方晟忙得连轴转,从早到晚泡在办公室,一天接待二十多批人,不停地说话,不停地抽烟喝茶,嗓子嘶哑干涩。赵尧尧瞧得心疼,干脆把电脑搬到三滩镇,收缴香烟,监督吃药,并负责他的生活起居。只是她依然脸皮薄,不肯光明正大住到他宿舍,在快捷酒店包了间房,且要求方晟天黑后才过去,早上天微亮就把他赶走,怕别人说闲话。
  两个月后难得有个双休,方晟打算陪赵尧尧到景区逛一圈,刚准备定当,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脸色很不好看,呆呆坐在桌前。
  “谁的电话?”他问。
  “我妈……”
  “啊,你换了号码,换了住处……”
  “他们真想找人,这点困难算什么?”她深深吸了口气,“我得回县城见她。”

  方晟点点头:“我陪你。”
  “不必,她这次来无非威胁我跟你分手,你露面反而不好。”
  “但是……”
  赵尧尧笑笑,紧握他的手道:“别担心,从辞职那天起我已扔下所有包袱,不在乎他们的态度,等我好消息。”
  她很快驱车离去。
  话虽如此,方晟还是觉得心慌意乱。他早猜到那个家族不可能因为赵尧尧辞职而善罢干休,不仅出于利益考量,更重要的是他们习惯于发号施令然后无条件服从,不能容忍背叛。
  这回她母亲会施出什么杀手锏?
  正想得出神,手机响起,居然是“未知”,难道是白翎?他赶紧接通,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是白翎的妈妈……”

  “容上校……不,阿姨上午好……”他额头冒汗。
  “是这样,我带了几位战友到你那边品尝海鲜,马上出发,大概十一点半到,连我在内八位……”
  方晟定定神,脑中高速旋转,然后说:“阿姨,没问题,我立即去安排,保证奉上一桌原汁原味的海鲜宴,十点半我会在沿海观光大道与高速公路连接处等候,车牌号待会儿发给您。”
  “好,再联系。”
  容上校没多说便挂掉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