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师——昭陵铜雀台紫禁城....暗藏在砖瓦间的古老秘密可以撬动世界》
第11节

作者: 鸿七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了这句,惜雪收起平板电脑,竟然在腰板挺直纹丝不动的胖子身旁,大大咧咧地站了起来。在胖子惊愕的目光下她又在草地中肆意地行走了几步,胖子刚要发问,四合院正房那边祖宗灵牌的后面,又传来咯噔一声…
  日期:2018-07-09 12:15:10
  “走,过去看看!”惜雪毫无顾忌地大踏步向四合院正北的那古怪的堂屋走去。
  “你,迟反式机关,这?”胖子有些犹豫地站起来,活动着自己僵麻的手脚,突然大喊一声,“好啊,你个臭丫头,真是坏透了!你耍我!是不是平板电脑早就证明这里没事了?”胖子嘴上放松,行动却仍不敢怠慢。他履着惜雪的脚印一步一步地跟到她身边。
  惜雪看着胖子的模样,咯咯一笑,一把推开了刚才传来响动的堂屋。之后,两人都愣住了。
  这里面跟外面简直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世界。
  堂屋里干净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错落有致,有一种近乎完美的工�6�6整。

  惜雪看着那祖宗灵堂上的灵位,上面写着“韩墨”两个字,想到再也找不到踪迹的韩老,他也姓韩,心里一紧。
  堂屋内的家具很少,只有一个堂桌,两把堂椅,东西两侧摆放着高至横梁的黑胡桃柜子,都挂着金玉龙凤锁。堂桌的后面是八扇屏风,屏风上是简单的斜纹图案,上面写着“福禄寿喜,四季平安”。
  惜雪绕着堂桌小心翼翼地走动了几步,这堂桌上摆放着一只茶壶和六只小茶杯,从每个角度看都是近乎完美的构图。她心生奇怪,走上前去拿起茶壶,向着地上倒出几滴凉茶,她把茶壶凑近鼻子闻了闻余香,然后将茶壶放回原处。接着又去抚摸黑胡桃的明式座椅,上面被擦得油光发亮,没有一丝灰尘。
  “茶还是温的。”
  “刚才有人在这儿?”
  “嗯,你看这里干净得简直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不可能没人住。而且我估计这人还有洁癖。还有,这堂桌上茶杯和茶壶之间的角度完美,摆放的时候应该是转着圈,用逐一构图式做的,也就是从每个角度看过去,都符合一种结构美学。这本是苏派匠人的习惯,只是这人做这件事的态度实在有点儿奇�6�6怪。”
  “哪里奇怪?”
  “好像有一种很难得的心境。不好说,我道行不够,品不出来。对苏派,我也不是很懂。”
  惜雪所说的“品”,其实也是京派匠人的行话。一手触摸草木金石,一手直抵宋元明清。匠人能从家具和摆放的物件中品出其中的态度甚至背后的故事来,这是一种特殊的本领。每件老家具、老木作、老建筑,一个屋檐、一根额枋,小到细节,大到整体,在平常人的眼中,是没有生命的东西,而在匠人的眼中,却能看出鲜活的与众不同的意义来。
  日期:2018-07-09 12:15:43
  制造家具的匠人们,在生活和工作中,慢慢对作品融入了自己的情感,渗透着自己的审美、品格和意志,他们是用自己的修养与眼光去看待生活和工作,用自己的全部理解滋润手中的物件,使它们焕发出独特的光彩,并且不知不觉注入自己的思想痕迹。这份匠人之间息息相通的领悟,就是“品”。
  惜雪以匠人的眼光,看着这似乎是匠人做出来的细节,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胖子却打断她的思绪说:“我看这茶杯也是很蹊跷,电视剧里的机关通常都在茶杯上。就这么一转…”胖子用手碰了一下茶杯,没承想那堂桌很小,下面的茶盘也不稳,突然茶壶倒了,胖子想要抓住,因为太紧张,一下带掉了茶杯,一声清脆的响声,茶杯落地摔成了碎片。
  惜雪瞪了眼胖子,对他挥了挥拳头。两人戳在那儿竖着耳朵等了半天,没听到什么动静。
  胖子跟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耸了耸肩膀。惜雪突然举起右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警惕地在堂屋内转了一圈。
  “惜雪,我闯祸啦?”
  惜雪警觉地看向四周,说:“胖子,我觉得这里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6�6方!”
  惜雪绕到屏风那儿仔细端详,又摸了摸屏风后面的墙,看了看屏风上下,突然表情严肃起来。“胖子,刚才那院里的机关的确是假的,但是这儿…”惜雪又仔细看了一眼两边的柜子,“这儿根本就不是正屋!”

  “啊?北房是正屋,这不是天经地义吗?怎么这里不是正屋?”
  惜雪没有回答胖子,突然跑了出去,她十分自信地对着刚才东厢房门上的那把金玉龙凤锁,轻轻鼓捣了一下,那锁年久失修,吧嗒一声就被弄开了。惜雪打开锁,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胖子大惊失色,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惜雪手电筒灯光下的情景吓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这东厢房根本就不是一间房!屋里的另外三面墙都没有了,放眼望过去,里面破壁残垣,乱砖碎瓦,看起来好不悲凉。
  “还真是阴宅啊!”胖子看着满屋碎瓦片,半天吐出了一句话。

  “我们被障眼法骗了。这四合院本应该是个大三进,这里本来也不是东厢房,刚才正堂的那间屋子更不是北房,而是大三进院的垂花门!”
  什么是大三进,大三进院的垂花门又是什么?为什么这小四合院的结构竟然能骗过京派匠人世家出身的惜雪?
  这整件事,还要从京派四合院的形态说起。
  日期:2018-07-09 12:16:30
  京派四合院按照建筑的形态可以分很多种,一进四合院、二进四合院、三进四合院…依次往上,越富丽堂皇,进数越多。

  口字形的四合院是一进院落,也是最简单的四合院。结构特点是一进门就能看到口字结构,正南是倒座,也就是他们刚才进来的小门楼的方位。正北是正房,东西有厢房。这小四合院,从外表来看,完全符合一进院落的结构设计,所以把惜雪这种行家里手都给骗了。
  日字形的四合院是二进院落。
  目字形的四合院是三进院落,也就是惜雪刚才猜测的这里的真实结构。
  唐朝至清朝,四合院在每个朝代都有所不同。唐代前窄后方,宋代廊院渐少,元代到达顶峰,明清逐步完善。明清时期,最标准的四合院结构就是三进院落。因为这种布局合理、紧凑,所以民间也大量采用。三进四合院,顾名思义,是要经过三个院子,才能到达四合院最里面的后罩房,这三个院子,分别是外院、内院和后院。
  惜雪之所以看出这不是一进院,而是三进院,这个房间不是正堂,而是垂花门改装的,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因为这房里的檐柱。垂花门的檐柱不落地,距离地面一尺多长,垂吊于屋檐下,最下面的柱头,做成吊挂形式,有圆有方。两个不落地的檐柱之间,是镂空的木雕装饰,正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被称为垂花门。

  这里虽然被伪装成正屋,但是下面的两根檐柱没有改变不落地的形态,那镂空木雕在门槛的后面隐藏得虽然精巧,却哪里逃得过惜雪的眼睛!
  第二个原因,是这伪装的小屋里灵堂后面的屏门。垂花门屋顶下的空间,通常都有一房间那么大。垂花门内有屏门,通常是6扇或者8扇,与垂花门组合在一起,像极了一个房间。通常,垂花门在南侧,屏门在北侧。
  一般情况下,屏门是不开的,这样来到四合院前院的人,因为有屏门遮挡,看不到内院的情况,所以具有很好的私密性。只有重要客人到来时,才会打开屏门,这样贵宾可以长驱直入,显示出主人的热情和对客人的尊敬。屏门可以拆卸下来,所以家里有喜事或丧事,花轿、棺材,都方便进出。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里的屏门虽然被伪装成屏风,并且惟妙惟肖,但毕竟与屏风还是有差距的,屏门后面的墙壁砖,也比外墙的要新一些,根本就不是同一时间所建。这又怎么能瞒得过深谙京派四合院建构的匠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