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匠师——昭陵铜雀台紫禁城....暗藏在砖瓦间的古老秘密可以撬动世界》
第10节

作者: 鸿七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07 07:36:01
  “不要捡!”惜雪又看了一眼腿上的平板电脑,泰然自若地说,“胖子,司马迁的《史记》中有一句话叫‘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胖子摇着脑袋,用力呼吸了一下,控制着自己惊恐的情绪,由于呼吸得过猛,他开始头晕,又捂住脑袋。
  “胖子!”惜雪异常冷静地拍了拍即将崩溃的胖子,“任何一个建筑中,都包含着文化、历史、科技、艺术,任何一个建筑都是一部立体完整的书。京派建筑的历史绵延3000多年,宫殿、寺庙、陵墓、宅邸几种建筑各具特色。地上建筑讲究的是结构、雕饰、彩绘,地下建筑讲究的是风水、理法、机栝。”

  “你究竟要说什么?”胖子满脸惊慌和恐惧地问。
  惜雪握住胖子冰凉的手,继续讲:“爷爷说过,京派机关,是京派匠人的绝活,神秘莫测的机栝保护了很多陵墓,至今没有被猖狂的盗墓者进入和盗掘。京派机关,也有完整的理论体系,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木匠的祖师爷鲁班本人就是机栝设计的大师。一直发展到现在,两千年间机栝的技术不断发展,无人能敌。如果这京派四合院的建筑里使用的是京派机栝,那么就我们这点儿京派建筑的知识,还真的是自身难保了!”

  胖子张了半天嘴,也没发出声音来。半晌,他猛吸了一口气说:“那么,既然已经到了如此境地,我有件事,必…必须告诉你…”
  “留着一会儿说吧。”惜雪的脸上露出一丝恶作剧般顽皮的微笑。她用手翻弄着草地中的暗线,一本正经起来。
  “我们身边的这个,应该属于线类机关。在京派机关之中,线类机关,大概有两种。一种是立发式的机栝,就是碰上就触发。比如陵墓里的自来石上的机关。另一种是迟反式的机栝,碰上的时候不反应,离开的时候反应。最典型的代表是金刚墙上的机栝。现在我们触发的时候并没有反应,所以这些钢线应该就是迟反式的,也就是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才会触发。”
  胖子听到这儿,突然屁股不再胡乱扭动,整个人坐得僵直,生怕自己触发了迟反式机关。惜雪看着他的样子,扑哧一笑,继续说:“你这坐姿比军训时候还好呢!胖子,还有一个问题,你注意到这小院里的影壁了吗?影壁下面的底座好像宫殿、宝塔的地基一样深深连接到地下。影壁的顶部是马鞍脊,这些还算是符合京派匠人的古法。但是这影壁心又大大地怪异�6�6了。”
  “什么?我们踩了地雷还不算最倒霉?影壁心又是什么鬼?”此刻胖子连脖子都不敢动弹一下,眼睛瞥向惜雪哆嗦着问。
  “影壁心本来分为硬心和软心两种。硬心影壁,就是使用水磨的斧刃方砖,按照45度角形式,在影壁上对缝斜砌镶嵌,但是花纹与图案有许多种变化。软心影壁,是用白色抹灰的壁心,中间露出砖雕图案或者汉字。你看这个影壁心,如果它出自京派工匠之手,那这京派工匠肯定是神经错乱了。因为那根本不是硬心做法,也不是软心做法。
  “还有,一般的影壁心虽然内容五花八门,但基本都是钩子莲、凤凰牡丹、荷叶莲花、松竹梅岁寒三友等等。常用的汉字,也就是迪吉、迎祥、鸿喜等词。你再看这个影壁心!”

  惜雪仍坐在地上,举手将手电筒的灯光打到影壁上,胖子听得入神,扭头向影壁看过去,又是“妈呀”了一声:“丫头,这影壁上的图案,这…这不是爷爷说过的那幅逆天的《麒麟戏春图》吗?”
  “不错!正是!”惜雪点了点头,脖子上的小歪龙文身又变红了。
  日期:2018-07-07 07:36:28
  《麒麟戏春图》,也许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在京派匠师圈里却众所周知,那可是在京派历史上曾掀起轩然大波的大事件。

  说到这风波的起源,不得不提及唐朝艺术工匠世家—阎氏家族。自北周时起,阎氏家族世代高贵,属于历史学家所说的“关陇集团”的一分子。
  到了唐太宗时期,阎氏家族出了个光宗耀祖的人物,阎立德。他不但是久负盛名的大工匠,还是著名的画家。阎立德当时主要负责兴建宫室、陵墓,主持修建翠微宫、玉华宫以及献陵(高祖李渊墓)、昭陵(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合葬墓)等重大工程,深得太宗赞许和重用,曾官至工部尚书。
  这《麒麟戏春图》,与阎立德的工匠技艺并没太大关系,却与他的画艺有关。阎立德不但匠艺了得,对绘画的造诣也颇深,曾主持设计帝后所用服饰。贞观三年(629年),东蛮谢元深到长安朝觐,阎立德奉诏画《王会图》记其事,以歌颂唐帝国的强大兴盛和与边远民族的友好关系。他还画过《古帝王图》《文成公主降番图》,后者形象地记录了贞观十五年太宗命文成公主赴吐蕃与松赞干布联姻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他的绘画以人物、树石、鸟兽见长,李嗣真在《续画品录》中称其画为上品。后世之人对其画作珍品甚为珍视。

  到北宋年间,宋徽宗不但本人是著名画家,生平也喜欢收藏画作。一日,蔡京投其所好,敬上阎立德坊间流转的画作真迹《麒麟戏春图》。
  这画作上的麒麟,四蹄生风,收臀耸腰,尾巴上翘,鬃毛飘拂,目嗔口张,还被精巧地饰以犀角、宝珠、古钱、珊瑚。麒麟腾云驾雾,脚下是万里辽阔的江山。宋徽宗大喜,遂将之精心收藏。
  后来,宋徽宗成了金国的阶下囚,珍藏的画作也被金国发现,包括这一幅《麒麟戏春图》。阎立德是京派技艺高超的大匠师,他的画作也是远近闻名,金人无比敬仰。但是,仔细膜拜这幅画以后,金人都开始嘲笑起宋徽宗来。因为这麒麟脚下的万里江山,竟然暗自形成了一条龙的形状,而那麒麟威风凛凛的脚下,正是隐藏在山河之间的巨大龙头。原来麒麟戏的不是春,而是九五至尊的龙,这是大不敬的画意,怎么可能出自精通风水之学,一直在为皇族服务,还修建了著名皇陵的阎立德之手�6�6呢?

  宋徽宗又气又恼,怎奈人为刀俎,己为鱼肉。无可奈何之下要撕了画作,却被金人中一名学识渊博的军师拦下,那军师说了一句震惊全场的�6�6话。他说这画作的确为京派大匠师阎立德所作,而画作上除了完全不合规矩的麒麟踏龙头,还藏有更多的秘密。
  全场一片哗然,有人反驳说这等大逆不道的画作,根本不可能是阎立德所作。也有人说阎立德可不是一般人,既然画出这样一幅逆天画作,那么就应该继续仔细研究画作里面藏着的秘密!
  《麒麟戏春图》保留了下来,金人却始终没有找到这麒麟踏龙头的奥妙,而这极其不符合风水学,可能会惹得人神共怒的画作,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也许因为阎立德是京派大匠师的缘故,此画在京派匠人中却是耳熟能详,广为流传。
  京派匠人都对此画的意图讳莫如深,就连画的最终去向也莫衷一是。麒麟影壁后来也很少被用于京派匠人修建的普通人家之中。

  “用麒麟踏龙头做影壁,把门开在阴气很重的西南角。这是要惹得人神共愤啊?”胖子脸上的表情已经惊讶到夸张的程度。
  “爷爷曾说,《麒麟戏春图》中暗藏玄机,每一寸山水中都藏有机关陷阱和启动办法,这是能推翻一个朝代、毁灭一个国家的一张图,这是一张真正的机关图!至于这张机关图是什么用意,龙是什么麒麟又是什么,阎立德为什么会画出这么一张怪异的机关图来,爷爷也没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